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零九章 唯恐天下不乱

    听到外面汽车发动的声音,西装男子叫着保镖:“跟我出去看看,记住车牌号。(www.k6uk.com)回头一定把他抓出来好好算账!”

    两人赶紧跑出小院,等他们出来时,萧鹏已经开车离开,只留下一个车尾留在两人视线中。

    西装男子一愣:“乔治巴顿?我没看错吧?”

    保镖点了点头:“老板,是乔治巴顿,是四海公司的那辆。车牌号我记得很清楚。”

    西装男子咽了下口水,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鲁总,我今天看到千里岩渔场的人了。”

    电话那边的鲁总一听,急忙问道:“小林,你碰到的是谁?是叶总么?”

    被叫做小林的男子答到:“不知道,没见过这人,年纪不大,但是开着他们四海公司的乔治巴顿,这是认不错的。”

    鲁总沉默一会儿:“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你没跟他发生什么冲突吧?”

    小林道:“我就是在咱们刚入手的养殖场碰到他的,他和养殖场的老钱是朋友,直接把老钱带走了。”

    鲁总追问道:“你把事情的所有过程都跟我说说。”

    小林于是把所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鲁总汇报一遍。

    鲁总听后,冷哼一声:“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让你办成这样!你今后就给我留在那养殖场吧!”

    小林一听,急道:“鲁总,我们为什么要怕千里岩渔场?我们早晚要干掉他们不是?”

    “是,你说的没错,但是不是现在!四岛镇那么多包海养鲍鱼的,除了千里岩还有谁有吉品鲍?你以为买下个养殖场就有琴岛吉品鲍了?他们的鲍种你有么?你怎么知道是不是普通吉品鲍?养殖技术你有么?”鲁总一连串的发问,问的小林一愣一愣的。

    “现在我们只能和他们搞好关系,你呢?你干了些什么?你给我老老实实的看好那养殖场再说吧。”鲁总直接挂断了电话。

    小林彻底傻眼了,看了看老钱的旧房子,欲哭无泪。

    让我看着这个养殖场,那不是就要住这破房子了么?这房子还有法住人么?

    “玛德!”小林气的一脚踹在墙上“这样的破房子还是人住的地方么?千里岩渔场就那么可怕?老子这就带人去弄死你!”

    哪知这一脚踹上去后,房子竟然开始晃动起来。

    “老板小心!”他的保镖还是很尽力的,直接把小林推到一边,小林一下没站住,跌倒在地。

    “你特么的想干什么?”小林对着自己的保镖怒吼。

    刚吼完就听到哗啦啦的巨响,老钱的老房子竟然瞬间倒塌,沦为一摊废墟。

    小林和他的保镖傻眼了。看着一地碎砖你看我我看你。

    “老板,咱们还去带人弄死他们么?”保镖问道。

    小林咽了口口水:“这个,二狗子还躺在那里呢,咱先去把他送医院去吧。”

    恩恩,保镖拼命点头。那个叫二狗子的保镖听了差点流出泪来。

    你们两个人,终于想起我来了。。。。。。

    萧鹏带着老钱两口子到阿拉蕾号的时候,杨猛和潘佩宇还都没回来呢。

    萧鹏小心翼翼的把老钱背到船上:“钱嫂,现在也不早了,你帮我个忙吧。”

    钱嫂一听,忙道:“萧老板,有什么事您吩咐。”

    萧鹏指着冰箱说道:“冰箱里有肉有菜,你去准备一下,冷藏舱里有条鮟鱇鱼,你把鱼肉切片处理下,鱼肝千万别扔。咱们一会儿吃火锅吧。”

    萧鹏特意嘱咐钱嫂留下鮟鱇鱼肝。在华夏,鮟鱇鱼由于样子丑陋,很少有人去买来吃,但是鮟鱇鱼的鱼肉之细嫩确实是平常鱼类无法比拟的。但是,华夏人处理鱼的时候,都会把内脏清理干净,十人里有八人会把鮟鱇鱼肝当垃圾扔掉,白白糟蹋了人间美味。

    钱嫂一听,急忙点头:“好的,萧老板,我这就去弄。”

    “多准备点,别怕浪费,一会儿还有俩大肚汉来吃。”萧鹏嘱咐道。

    “没问题,交给我您就放心吧。”钱嫂说道。

    萧鹏走进船舱:“钱嫂,我给老钱治治病,总不能我一直背着他吧。”

    “啊?”钱嫂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惊异之色。

    萧鹏挥挥手:“钱嫂,你就放心好了,我说到的事情肯定要做到的,你帮我看好门,谁也别让进来。”说完萧鹏直接走进船舱,关上舱门。

    之所以关上舱门,是不想让钱嫂看到自己的治疗方式。

    因为老钱体内血管淤积严重,治疗方式自然也就骇人听闻了。

    “老钱,我现在帮你治病,不过你这病有点严重,我必须下重手才行,不知道你能不能受的住?你怕疼么?”萧鹏问躺在床上的老钱。

    老钱凄惨一笑:“我现在还有什么受不了的?哪里疼能赶得上我心疼?”

    想想也是,被自己儿子联合外人骗走所有积蓄,任谁谁也受不了。

    萧鹏呵呵一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放心了。”说完把老钱翻过身子,让他趴在床上。

    然后直接扬起手敲在老钱后颈上,直接把老钱打晕了。

    “老钱,这可是为你好,不然一会儿你肯定疼的受不了。”萧鹏活动了活动手腕,准备开始治疗。

    萧鹏把巫力汇聚于右拳,凸起中指关节,对着老钱的脊骨中间,重重砸去,只听到传来连续的咔嚓咔嚓声。老钱全身的关节竟然全部脱臼。

    就算老钱已经昏迷,愣是浑身冒出冷汗,由此可见承受了多大的疼痛。

    萧鹏把巫力聚于手掌,剧痛使的老钱加快了血液循环速度,萧鹏借这个机会直接把巫力注入老钱体内,顺着血液流动冲击着老钱被血脂堵塞的血管。

    当巫力在老钱体内运行了一圈后,萧鹏把老钱全身脱臼的地方全部接好。再给老钱输入了一点巫力,这样一会儿他就可以清醒过来,做完这一切后,萧鹏才走出船舱。

    钱嫂看来已经在门口等待多时了,一脸焦急的看着萧鹏。

    萧鹏呵呵笑道:“钱嫂,我给老钱的治疗已经结束了,你进去帮他换套衣服吧,他的衣服已经让汗湿透了。”

    钱嫂一听,赶紧跑进船舱,看到老钱昏迷不醒:“老板,老钱这是。。。。。。”

    “哦,没事的,一会儿就醒了。”萧鹏洗手答道。

    钱嫂急忙找出老钱的衣服,给老钱换衣服去了。

    萧鹏则不管不顾的吃起火锅来。消耗了那么多巫力,必须要补补。

    “你这家伙,自己吃独食!”萧鹏刚夹起一片鱼肉要放到嘴里,舱门外传来杨猛的声音,一看,杨猛和潘佩宇已经回来了。

    “吆,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好,快点吃,吃完了回家。”萧鹏招呼两人来吃。

    杨猛大刀金马的往萧鹏旁边一坐,捧起调料碗就开吃起来。

    潘佩宇还好,含蓄一点,但是看来也是饿得不轻。

    “警局那边怎么样?”萧鹏问道。

    杨猛还在那狼吞虎咽,指了指潘佩宇,示意他来说,潘佩宇便道:“老板,你没去真是太正确了。看来那个苏康人脉还不错,什么托人情的找关系的全去了,就想咱们别起诉他们,放他们一马。”

    萧鹏呵呵一笑:“那你们是怎么办的?”

    潘佩宇脸色一囧,指着杨猛说道:“老板,今后这样的事千万别让猛子去了。这丫的火气上来,也不管是不是在警局了,就要把那些人扔出去,直接和他们在警局争执起来了,要不然我们早就回来了,让他搞得一团糟。”

    萧鹏听了也是一囧:“那后面怎么解决的?”

    潘佩宇露出一个苦笑:“别提了,我算看出来了,别人蹲监狱脾气都能改好了,猛子是正相反的,当咱们找的律师到的时候,杨猛可算找了组织了,各种大帽子都往苏康头上扣,最后都开始控告苏康**是**组织首领了。”

    杨猛这时候正好咽下一块羊肉,听了潘佩宇的话说到:“本来就是,那么多人带着武器袭击老百姓,那不是**是什么?”

    “武器?”萧鹏不解。

    杨猛哈哈一笑:“他们的木棍那不是武器是什么?”

    好吧,城管执行任务时候,都会准备好木棍,作为拆除违章建筑用的。到了杨猛嘴里,成了武器了。

    潘佩宇倒有点担忧:“老板,那个叫苏康的看来人脉还真不错,来说情的人里面有工商的,税务的。今后能不能给咱们渔场找麻烦?”

    萧鹏哈哈笑道:“找麻烦?来么!潘佩宇你记住,咱们千里岩什么都怕,就是不怕事!男人活着,该做的事一定要做,天天瞻前顾后的,那特么的还叫爷们?挣钱为什么?就要活得洒脱!碰到事情就忍气吞声那还洒脱个屁啊。”

    杨猛在一旁点头:“没错,人生看淡不死就干,咱们不惹事,但是也不怕事。歌词里面不是都唱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么?来找咱们麻烦,他们也要掂掂自己的斤两。”

    萧鹏点点头:“这事我支持猛子。”

    潘佩宇看了看萧鹏,再看看杨猛:“得,当我白说,我算看出来了,你俩都是一样的德行,唯恐天下不乱!”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