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01 我在重新追你

    九月三号,帝京大学新生开始报道的时间。(手机阅读请访问m.goalkeeping-museum.com)

    快要立秋的时节,天气不见一丝转凉,燥热不堪,阳光照耀着地面,大团大团白光,晃人眼。

    方玫一手遮在额前,眯着眼睛找方位。

    不远处有块彩色的牌子,上面画了全校的方位图。她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过去,汗水浸湿了刘海,脸蛋被烤得红扑扑。

    站在方位图前,她从左至右寻找宿舍楼,旁边立刻插过来一道男声,“学妹哪个系的?我送你过去吧,你的箱子看起来很重。”

    方玫放弃在茫茫图标中找宿舍楼,侧目看过去。

    男生皮肤白皙,戴着一顶志愿者的小红帽,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脖子上还挂着一条蓝色的绳子,下端坠着透明的挂牌。

    “你好,我是法学院的。”方玫不拘地说。

    边上几个勾肩搭背的男生笑起来,嚼口香糖的男人踢了踢板鞋前面不小心沾上的脏东西,漫不经心说,“小武,你们院的!带走。”

    原来他们学生会内部分了工作,哪个系的新生就由该系的学长带领。

    男生挠了挠头,自然地接过沉重的行李,“很巧,我也是法学院的。”

    “谢啦。”

    方玫转头对那帮插科打诨的男生们挥手。

    男生们亦挥手告别。

    他们看起来都挺好相处的。方玫对第一学府的印象就是景美、人好。

    名叫小武的男生一边拖着箱子,一边说,“今年改规定了,你们新生比较多,宿舍楼分了好几栋,所以要先到系楼那边登记,然后分配宿舍楼。”

    方玫点头,表示知晓,“谢谢学长。”

    “对了,我叫武乐声,大二学生。”小武学长自我介绍。

    “五月生?”方玫在齿间咀嚼这三个字,下意识便回复,“你是五月出生的?”

    小武学长:“……”

    他已经习惯了每次自我介绍都产生这样的误解。

    他将胸前的挂牌翻过来,正面朝外,“喏,是这三个字。”

    方玫摸了摸额角,跟她说的那三个字相差巨大。

    学长一点都不介意,带领她从有树荫的小道绕去系楼。

    一楼大厅熙熙攘攘,都是过来报道领宿舍分配单的新生。

    小武学长说,“明天后天过来报道的人会更多,你提前来有福利了,可以选宿舍。”

    问清楚法学院分配那几栋楼以后,在学长的建议下,选了3号楼,出了宿舍大门左拐就是食堂,吃饭方便。

    小武学长亲自送她到宿舍楼下,为表感谢,方玫给他买了瓶饮料。

    他笑着拒绝,拗不过方玫坚持,只好接受了。

    宿舍在四楼,是方玫自己选的,楼层太矮冬季会潮湿,太高爬楼梯会累,四楼正合适。

    本以为她来得早,宿舍里会没人,谁知里面居然来了两个妹子。

    一个身材高瘦,穿着果绿色的棉布长裙,衬得皮肤白皙通透,另一个稍微矮一点,留着可爱的齐刘海,穿着粉色t恤衫配牛仔背带裙。

    见到有人来了,两人同时扭头。

    “你好你好,欢迎欢迎。”齐刘海女孩过来握住方玫的手,笑容甜甜的。

    进来前,方玫见她们俩在聊天,“你们认识?”

    还是齐刘海女孩答话,“认识,刚认识。”她指着瘦高个女孩,“她叫陈芝雪,我叫谢莹。”

    瘦高个女孩点了下头,笑起来露出编贝般整齐洁白的牙齿,高高在上的女神气质瞬间变得平易近人。

    方玫是个大大咧咧的性子,面对陌生人并不会局促,把背包往空椅子上一搁,“你们好,我叫方玫,以后大家要在一起相处四年啦,互相关照。”

    “方玫!”谢莹听到她的声音就捂住了嘴巴。

    方玫被她吓了一跳,“你、你认识我?”

    女孩摇头,不过看向她的眼神明显多了炽热和崇拜,她嗷呜一声抱住她胳膊,“方玫,我们法学院新生界第一名,我看到榜单的时候还在想是何方神圣呢,没想到是我们宿舍的。”她双手抱拳,“大神,请受我一拜!”

    方玫被弄得哭笑不得。

    陈芝雪殷勤地拿出买来的水果分享给她,“期末时期的大复习就靠你了,听说帝京大学没有划重点一说,我从开学起就有点方。”

    方玫:“……”

    能考上帝京大学本来就是学霸好吧,她们一个个居然……谦虚起来了。

    女孩子的友谊建立起来很简单,三人收拾好床铺就约定一起吃饭,然后去逛街,买点生活用品。

    ——

    顶着不输于盛夏时节的暑气,三个女孩从饮品店出来,一人手里捧着杯冷饮。

    方玫包里的手机铃响起来,是父母打电话过来关心她的,得知她安顿好了才放心。刚准备把手机放进包里,另一个电话就响起来了。

    边上的两人见方玫脸色陡然一变,互相对视了一眼。

    方玫换了个手接通电话,声音不似刚刚跟父母通话时悠扬,渐渐低了下去,“喂。”

    “你换号码了为什么不告诉我。”沈浩峥的声音从那边传来,一同传进耳朵里的是嘈嘈嚷嚷的杂音,方玫判断出他此刻应该在校园里。

    她没吭声,对方讨伐的语气顿时没了气势,甚至有点可怜,“我还是从班群里问出来的。”

    “没来得及告诉你。”

    “……”那边的人像是被她的话噎到了,半晌不出声。

    两个互通电话的人不出声,电话里就剩下模糊不清的杂音,像午夜时分的电台。

    方玫拎着东西那只手往下坠了坠,似乎不堪重负,两个眼尖的舍友帮忙提了一下,她扭头露出感激的神色。

    对方直接帮她拎着塑料袋,比口型说,“不客气。”

    “你现在在哪儿?我来学校报道了,你应该也是今天报道吧。”语气好像更委屈了,因为找不到她人。

    方玫望了一眼四周,“我已经办好手续了,现在在外面逛街,你先忙你的吧。”

    她先挂断了电话。

    握着沁了汗渍的手机,方玫垂下了眼睑。

    两人整整一个暑假,将近三个月没联系,毕业前的一幕幕重现,恍如昨日。

    “男朋友啊?”谢莹贼兮兮地凑过来,下巴搭在她肩膀上。

    方玫没隐瞒,“不是男朋友,已经分手了。”

    谢莹噎了一下,没话说,只好跟陈芝雪交换眼神,陈芝雪耸耸肩,刚认识第一天,不了解对方的情况,没办法说什么。

    方玫呼出口气,从她们俩手里接过自己的东西,“不用小心翼翼,没事啦,已经分开很久很久了。”

    分开很久还保持联系,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恐怕不是“分手”两个字能概括的。

    陈芝雪握住挎包的链子,有些感概地说,“还以为跟我一样,一毕业就分手了。”

    谢莹看看两人同款批发的表情,怎么你们的青春里都有丰富的故事,就我一个人成天除了学习就是嘻嘻哈哈追剧追星,还没谈过恋爱……

    ——

    宿舍里最后一个空床位在报道第三天填满,女孩叫廖星辰,表面看着文静,互相熟识后也是挺能疯的。

    在得知其他人都是九月三号报道后,她不淡定了,“卧槽,你们都来这么早?我还想在家多呆几天呢,我妈拿扫帚赶我来的。”

    三人扑哧一笑。

    “真的!”廖星辰重重点头,“我想把军训期熬过去再来,我体质太差了,经常中暑,特别不想参加军训。”

    她说出了她们都担心的问题——军训。

    学校论坛上发布了新生军训相关规定,军训期共26天,截止到国庆节前一天。

    陈芝雪倒在床上,“真忧伤,忘了买防晒霜。”

    “买了也不一定能扛得住,26天,白豆腐也给你晒成黑煤碳。我还期待一下会不会遇上帅帅的男生吧。”

    自从知晓方玫和的陈芝雪的感情事后,谢莹就天天幻想谈一场恋爱。

    不过很可惜,她白天在校园各条道上散步都没遇上帅哥,就算远远地发现一枚长得帅的,可是人家太高冷,她不敢上前搭讪。

    她们讨论着各种各样的趣事,以及未来二十几天军训的应对之策。方玫抱膝坐在床上,背后抵着墙。

    手边是嗡嗡震动的手机,声音不大,湮没在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里。

    蓦地,几人停了下来。

    廖星辰好奇地看过来,说,“玫玫,你手机是不是响了?”

    方玫抬起头,点了两下,避无可避,她拿起来接听,“喂。”

    “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吧,我知道校外有家特别好吃的烤鱼店,我们一起去吃。”沈浩峥呼哧呼哧喘着气,电话里充斥着他的喘息声。

    “你在干什么?”

    沈浩峥撩起衣服下摆擦擦脸颊的汗水,对她主动关心他的生活感到高兴,“刚跟舍友打完一场篮球。他们太菜了。”

    “喂喂喂,老沈,你搞毛啊,讨好妹子没必要拿我们当陪衬吧。”

    “还玩不玩了?”

    “兄弟们,把他给我绑过来,挂篮球架上!”

    那边男生们笑着闹着,尽情挥洒汗水。

    方玫听得好笑,想起正事,她说,“晚上我没时间,新来了个舍友,我们约好一起吃饭的。宿舍第一次聚会,不好缺席。”

    她也不晓得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解释这个。

    沈浩峥略有失望,单手拎起一瓶矿泉水,推掉上面没盖严实的盖子,仰头灌下几口,“那好吧,我们下次再约。”

    “嗯。”

    他抢在她挂电话前面说,“你看得出来吧,我在重新追你。”

    方玫:“……”

    这一次,是他先挂了电话,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方玫抽了抽嘴角。

    望了眼显示已挂断的手机屏幕,她肩膀一垮,歪倒在床上,脸埋进被子里。

    能看不出来吗?

    他做事一向张扬无忌,当初就是他写情书追的她。

    她其实是在自己跟自己较劲,当初的分手,不完全是他的错,她也有责任。她不该在对他有好感的阶段,还没确定是否真心喜欢他就答应当他女朋友。

    她第一次暗恋的那个男生带给她的记忆太深刻,以至于影响了她的判断,一开始错把沈浩峥当成那个男孩子。当她终于意识到过去的记忆已经封存在过去,她真正喜欢的人是他时,又横插进来一个方唯。

    那一天,他说了分手后,她忽然就觉得谈恋爱这种事很累,在紧张的高中学习生活中,要想维持一份感情谈何容易。

    分手那段时间,她心很痛,过得很难受。

    时间会愈合伤口的话不假,一个人的日子久了,她反倒觉得现状很好,轻松自在,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走自己喜欢走的路,不必考虑另一个人的感受。

    她喜欢这样肆意洒脱的自己,所以高考完她没有主动联系他,没有提及过去,没有想过复合的事。

    不同的是,沈浩峥一如既往,喜欢打篮球,喜欢张扬地大笑,现在还多了一样,喜欢追求她。

    ------题外话------

    时间线不是接着上个番外,而是倒回几年前,大一新生开学。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