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90章 大局已定

    禁军统领高岳桥应道:“是!”

    随后众禁军将宋仁德及随其反叛的朝臣纷纷拖出宣和殿,直接处斩。(wWw.goalkeeping-museum.com)

    与此同时,天地玄黄四大密宗纷纷展开行动。

    宋家秦家等但凡与宋仁德反叛谋逆弑君行动,有牵扯的势力和人物纷纷被抹杀。

    这一日,华都及周边数百城池内,无数家族和势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平日里那些欺男霸女的富家子弟,仿佛突然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宋仁德及一些朝臣被处斩,导致华炎国一些部门的工作直接陷入停滞。

    而且现在又正是华炎国面临东阳烈光宗两大势力同时进攻的危难之际。

    解决了宋仁德等人的事情,叶无痕无暇休息。

    先是下令将宋仁德以各种莫须有罪名下狱贬谪的官员官复原职。

    同时开始让四密宗之前便侦查考验过的人员走马上任,填补朝臣官职的空缺。

    在叶无痕一条条命令下,国家机器迅速运转,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夜渐渐深了,月色朦朦。

    华炎王宫在清冷的月光下显得格外静谧。

    御书房中,叶无痕整个人靠在椅背上,长长的松了口气。

    现在的华炎国正是战时,国家正常运作必须保持。

    否则古滇城和齐鲁城的军备物资都无法及时运去,造成的后果无法估计。

    不过好在四密宗的情报网足够强大,短短的短短一日的时间,华炎国朝局国家机器便基本恢复正常运作。

    叶无痕站起身向屋外走去。

    御书房外兰亭回廊,白石桥曲。

    在清冷的月光下,宫九龄静静的立在夜色中。

    皎洁的月芒洒落在她绝美的脸庞上,静谧美好,宛若月下仙子。

    叶无痕看着这一幕,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只要能这般平平凡凡的与她厮守一生,此生足矣!

    叶无痕向宫九龄走去,听到背后的声音,她转身看来。

    发现身后之人是叶无痕时,宫九龄美眸之中闪过一丝喜色,但很快便归于平静。

    她收回目光继续看着原本所看的方向,绝美的容颜上波澜不惊。

    “为何在这里站着?”

    叶无痕走到她的身侧,看着她精致的侧颜笑着问道。

    “不然……我去哪里?”宫九龄反问道。

    “在这里,我谁都不认识!”宫九龄淡淡的说道,声音里隐隐带着几分失落。

    叶无痕微微一愣,脸上出现几分歉意:“不好意思,我忘了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忙着处理一些事情忘了安顿你了!”

    宫九龄沉默着,她静静的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她感觉身旁的人拉起自己的手,宫九龄下意识的想要甩开,但当她看到叶无痕满是温柔笑意的眸子,不知为何竟没有拒绝。

    “走吧!我带你回家!”

    叶无痕拉着宫九龄,笑着说道。

    叶无痕带着宫九龄来到她幼时在王宫居住的宫殿前。

    “这夜明宫是你小时候住的地方,还记得吗?”

    叶无痕看向身侧的宫九龄问道,星眸之中尽是期待之色。

    宫九龄看着眼前的宫殿,黛眉紧皱,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叶无痕眼中失落之色一闪而逝。

    但很快他像是想到什么,眼睛一亮,拉着宫九龄向另一个方向奔去。

    皎洁的月光下,两人一路飞奔,出了王宫回到世子府。

    世子府大门外的护卫见到叶无痕和宫九龄,连忙上前见礼。

    叶无痕没有理会那些护卫,拉着宫九龄飞奔而过,穿过曲水回廊,来到琉璃阁前。

    “这琉璃阁是你六岁之后住的地方,一直到几个月前你去望月宗拜师,你一直生活在这里!”

    叶无痕盯着宫九龄,神色郑重而又紧张的说道。

    宫九龄看着眼前的琉璃阁,黛眉微蹙,喃喃问道:“那我是从哪里来的呢?”

    叶无痕神色一僵,宫九龄看向他,一脸认真的说道:“你有亲人,宇文嫣然有亲人,尧儿也有亲人,你们都有亲人,你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我却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

    叶无痕抓紧了宫九龄的手,郑重的说道:“龄儿,你放心,等华炎国的事情结束,我就陪你去找你的家人。”

    宫九龄看着叶无痕,眉头微皱,眼中仿佛有说不清的东西。

    叶无痕拉着宫九龄走进琉璃阁,琉璃阁内的陈设与宫九龄之前在时一模一样。

    他指着琉璃阁内的一些宫九龄的东西,一样样给她讲每一样东西的来历。

    时间缓缓流过!

    当东方的天空亮起鱼肚白,宫九龄倚靠在叶无痕的身上缓缓睡去。

    叶无痕将她轻轻抱起放在床上,为她掩好被子转身走出了房间。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宫九龄缓缓睁开双眼,两行清冷无声滑落。

    叶无痕出了琉璃阁,玉珂和几人连忙迎了上来。

    “出什么事了?”叶无痕沉声问道。

    玉珂脸色有些难看,低声答道:“飞剑传信无法联系上宫元帅,一晚上了没有接到任何回信!”

    叶无痕眉头微皱,转而舒展开来,轻轻摆手:“以他的修为和战力在炽云郡鲜有敌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玉珂点点头说道:“宫元帅这边倒不担心,只是还有一事!”

    “什么?”叶无痕问道。

    “秦家长子秦风下落不明!”

    玉珂沉声说道:“这个秦风资质不凡,心机深沉,若是留下恐有后患!”

    “密宗何在?”叶无痕沉声道。

    “在!”一道紫色身形出现,对叶无痕躬身见礼,正是天宗之人。

    “为什么找不到秦风?”叶无痕问道。

    紫衣人答道:“启禀王上,在宋仁德秦博赡实施计划之前,秦博赡便让秦风离开了华炎国,计划失败之后秦风便第一时间逃离了炽云郡!”

    听到紫衣人的话,叶无痕轻轻的点了点头,问道:“古滇城和齐鲁城的战事如何?”

    紫衣人答道:“古滇城与烈光宗的战事危急,甚至密宗已经迫不得已出手了,最后望月宗境内突然崛起一股势力,据说是望月宗宗主之女宇文嫣然重建望月宗,吸引了烈光宗的一部分力量!古滇城才得以喘息!齐鲁城那边景候和王壬率军出城,倒是将东阳国打的节节败退!形势大好!”

    (本章完)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