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53章 冰雪聪明

    周铭泽紧紧的盯着宫诗尧,继续乘胜追击:“宫姑娘,在下东阳国周家周铭泽,不知可否与姑娘认识?”

    宫诗尧看向周铭泽,红着脸轻声说道:“可以!”

    “不过!”

    宫诗尧话锋一转:“在那之前我要试试周公子的胆量!”

    “嗯?胆量?”周铭泽露出疑惑之色。(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宫诗尧微微一笑,露出几分古灵精怪之色:“如果没有足够的胆量,将来遇到危险公子如何保护我?我又如何安心?”

    周铭泽眉头微皱,点点头问道:“姑娘想如何试?”

    “简单!”

    宫诗尧开心的笑着,美丽的不可方物。

    “你站着别动,让我再刺一枪!”

    周铭泽没有注意到,宫诗尧亮晶晶的大眼睛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像极了一只小狐狸。

    周铭泽眉头微皱,心底隐隐觉得哪里不妥。

    他看着容颜清丽无双,一脸天真烂漫之色的宫诗尧,最终笑着点头:“只要宫姑娘愿意与我交朋友,莫说刺我一枪,便是杀了我,我周某也绝不含糊!”

    “是吗?”

    宫诗尧的神色突然一冷,寒声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杀了你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宫诗尧周身强大的灵力激荡而开。

    “一点寒枪万丈芒!”

    她手中的古阙银临横贯而出,向周铭泽狠狠刺去。

    周铭泽被宫诗尧的话吓了一跳。

    他看着一脸寒意,眼中尽是杀机的宫诗尧心中大惊。

    这丫头翻脸怎么比翻书都快?

    难道她刚刚的娇羞之色都是装出来的?

    不不不!

    她说了是要试探试探我的胆量!

    我站着不动,应该也没有性命之忧!

    虽然心里这么安慰自己,但周铭泽看着向自己刺来的古阙银临,依旧忍不住眼角狂跳。

    突然,他感觉到一丝宫诗尧散发的杀机,整个人瞬间如坠冰窖。

    这丫头不会真的想杀了我吧?

    因为她的修为不如我,所以便将计就计,说是要试探自己的胆量实际上却是要杀了自己?

    眼看古阙银临即将刺入自己的眉心,周铭泽无法淡定了。

    撩妹虽然重要,但也用不着玩命吧?

    若是宫诗尧真的不停手,那自己岂不是真要被杀了?

    想到这儿周铭泽动了。

    他向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与宫诗尧之间的距离。

    宫诗尧早有准备,自然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一点寒枪万丈芒,枪芒通天破大江!”

    伴随着一声清喝,古阙银临光芒大盛,浅蓝色枪尖吞吐的炽白色枪芒陡然大盛,爆射而出。

    “什么!”周铭泽惊呼,

    他连忙催动灵力,举起手中的折扇想要抵挡,但为时已晚。

    宫诗尧皓腕翻转,手中的古阙银临横扫而出。

    炽白的枪芒在周铭泽的手臂上扫过,直接将其半截手臂斩下。

    断臂落在地上还死死的抓着那柄折扇挥动,但因脱离本体缺乏灵力灌输,折扇没有发出任何攻击。

    “啊———”

    周铭泽发出一声惨叫,捂着受伤的手臂连忙向后方逃去。

    宫诗尧脸色冰冷,几步追了上去。

    她皓腕翻转,手中的古阙银临刺出,一道炽白的枪芒脱离古阙银临飞出,向周铭泽的后背狠狠刺下。

    “师兄救我!师兄救我!”

    周铭泽看向不远处负手而立的白墨羽,高声求救。

    白墨羽冷冷的看着周铭泽,显然毫无出手的意思。

    虽然同为青岚宗的同门,但因为同样是宗门内少数的优秀的弟子,所以相互间是朋友也是竞争对手。

    周铭泽是东阳国周家的公子,有些身份地位,平日里白墨羽自然不会对他下黑手。

    但现在是宫诗尧要杀他,自己只是旁观者而已。

    周铭泽就算死了,再怎么追究也追究不到他白墨羽的身上。

    “噗!”一声闷响!

    宫诗尧一枪落下,最终还是稍稍偏离了要害,饶了周铭泽一命。

    这一枪从周铭泽后背刺入腹部刺出,直接贯穿了他的身体。

    周铭泽捂着血水喷洒的腹部,整个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苦苦挣扎着。

    青岚宗那些修为较弱的弟子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围了上去将周铭泽护在中央。

    “周师兄!你没事吧?”

    “周师兄!快服下这枚丹药止血!”

    “周师兄!别担心,你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了。”

    青岚宗这些弟子皆是一脸关切之色,七嘴八舌的安慰着周铭泽。

    当双方存在的差距在一定的范围内,双方可能成为朋友。

    如果双方处在同一地位,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利益冲突,那么除了朋友之外多数还会有另一层关系,那便是竞争对手!

    白墨羽见宫诗尧居然没对周铭泽下杀手,不禁眉头紧皱有些失望。

    刚刚自己并未及时出手施救,周铭泽都看在眼里,之前维系的表面关系怕是要就此结束了。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想要除掉周铭泽显然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日后找机会除掉对方,永绝后患。

    宫诗尧收回古阙银临,看着被人群围在中央的周铭泽,笑得仿佛一个诡计得逞的小恶魔。

    她开心的笑道:“在我面前演苦肉计,你以为冰雪聪明的本姑娘是这么好骗的吗?哼哼!”

    周铭泽脸色惨白,看着娇俏可爱的宫诗尧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的心头尽是懊恼,后悔不已。

    从宫诗尧最终饶过自己一命的举动来看,如果自己真的站在那里不动,也许会是另一种结局!

    毕竟宫诗尧这种倾国倾城的美女,一瓢便抵得上弱水三千。

    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周铭泽现在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自己对宫诗尧确实是有些好感、甚至很喜欢的,但只是男人对美女的喜欢,而并非那种深入灵魂可以不顾一切的爱。

    否则即便她刚刚露出的杀机再强烈,自己也不绝不会挪动分毫。

    一切归根结底,无非是那份喜欢的份量还不够重,自己更加惜命。

    周铭泽轻轻的叹了口气,怅然若失。

    他看向宫诗尧,一脸真诚的说道:“多谢宫姑娘手下留情!”

    宫诗尧看了周铭泽一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如果说之前修为稍稍胜过自己的周铭泽,在宫诗尧眼里勉强算个人物。

    那么现在,从他败在古阙银临下的这一刻开始,便只能永远被自己踩在脚下。

    (本章完)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