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76章:有情道VS无情道?

    虫族就像一个灾难性的族群。(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他们依靠为数不多的母虫掌控无尽大军,悍不畏死,所过之地寸草不生。

    因吞噬法则而凝聚,灵魂法则操控一切。

    幸好凡界规则所制,凡界星空的虫子最高也就真仙层次。

    但是,经不住数量多。

    三界黑夜,对于星空来说,依靠恒星的星空来说,其实影响不大。

    否则凡界星空的生灵都要绝种了。

    太初刚考虑好‘魔道无极’,就遇到了一帮肆意的虫子,还在吞噬一个星球。

    凡界每一刻星球,都有属于他们的本源,虫子靠吞噬这些本源来壮大自己。

    正值三界黑夜,不知道将臣怎么想的,竟然这般明目张胆的吞噬星球。

    太初可没答应将臣让他如此做,哪怕太初小题大做,纯属找事。

    看着迅速被虫子吞噬了一半的星球,太初一皱眉,旋即神念散开,横扫整个凡界星空。

    “三千母虫,无尽大军,真是个灾难性的族群。”太初瞬间探查到了整个凡界星空。

    在凡界星空最尽头,是一片肆意的风暴,因三界大体成椭圆形,也就是说凡界星空和仙界的星空,在最边缘是接壤的。

    虫子们横跨两界,此混乱的边缘就是大本营。

    “不过,也是个缺陷很大的族群,只要动用强大的神念,就能瞬间杀死母虫,母虫死了,虫子们就没了大脑,没了大脑后就会自我争斗,产生新的母虫。”

    “嗯,也好!”

    “嗖——”

    只见太初神念扫过,隐藏在凡界星空的三千母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其灵魂意识被抹杀了。

    刹那!

    整个凡界星空的虫子顿时静止了。

    因没了母虫的操控,他们顿时成了无主造反的士兵。

    所有在吞噬或行动的虫子,全部没了智慧,虫子们开始自相残杀了,直至出现新的母虫。

    ——

    “是谁?”

    在两界星空的混乱之地,这里隐藏着将臣。

    他被太初坑了一顿后,就一直在此地。

    前不久发现三界黑暗,感觉日子终于有奔头了。

    此前洪荒是太初和鸿钧说了算,可三界黑夜他发现,将是正魔两立的势头。

    这说明自己完全可以找罗睺合作,没必要看鸿钧等人的脸色了。

    这般一想,高兴的将臣有了计划,暗中联系罗睺和罗睺合作。

    他相信,和同为不见光被人打压了很久的罗睺合作,远比和太初合作好。

    世界不乱,坏人怎么会有机会。

    现在三界黑夜,他们的机会来了。

    将臣开始给自己的孩子们松绑,让他们开始成长,趁着混乱的这段时间,正好凝聚实力。

    但是!

    万万没想到,自己安排的三千虫母,本想着靠这段时间发展呢,结果自己感应到了什么?

    全死了!

    “是谁?”

    将臣一声怒吼。

    看似三千真仙虫母被毁灭,问题不大。

    但关键是要看作用,三千真仙层次的虫母在仙界很渺小,可在凡界星空,就是决定性的力量。

    毕竟有该死的凡界规则限制,这三千虫母是他发展了很久才凝聚出来的。

    这次三千虫母死去,破坏了他整个凡界星空的计划。

    “轰——”

    然而更难受的还在后面。

    刚发出一声怒吼问:是谁?

    接着一道星辰之力凝聚的手掌,向着他来了。

    将臣何等修为?

    自上次攻击洪荒失败后,他就步入了混元无极的层次,比扬眉都要早一点。

    而且还是混元无极金仙的三层。

    他属于恢复,只要本源充足,时间足够,就能恢复的很快。

    洪荒的是他的分身,真的本尊,在未知小世界吞噬本源恢复中。

    但是,哪怕是个分身,也有混元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为。

    只见这一掌拍来。

    “是,是太初!”

    “嗡——”

    “太初你个老混蛋,你说话不算话。”

    “轰隆,哗啦——”

    只见将臣奋力反抗,终于抵抗住了这道攻击。

    不过他这具分身受伤了,损失还不轻。

    “本尊说话不算话?”太初出现了。

    “那你倒是说说,本尊什么时候让你吞噬星空了,将臣你是不是和罗睺达成了什么协议,说?”太初质问道。

    这点将臣有点理亏。

    他还真是和罗睺达成了协议,罗睺说:两界星空都是他的,只要他和自己站在一起就行。

    此外让他无需顾忌,因为这是天地大势,太初都没办法。

    将臣信了,所以暗中凝聚力量。

    仙界星空是,凡界星空也是,这才有了虫子吞噬星空的行为。

    “我是自由人,我为什么不能和罗睺达成协议,你凭什么管我,何况我的孩子们吞噬星球,凡界规则都允许,你真是多事。哼!”将臣反驳道。

    “哦?我记得我们曾经说过,你可以来洪荒,也可以把你的族群带来,但是不能肆意的破坏。虫子和生灵的较量本尊不管,生死有命,毕竟对他们来说也是考验,但是?”

    太初又道:“本尊何时说过,你可以随意破坏星空了?”

    “你无耻,发难没必要找这个无耻的理由,我就吞噬了无尽星辰中的少数,你,你……”

    将臣很愤怒,简直混球,自己就没有大肆吞噬。

    只是一些没有生灵没有生机的星球,被虫子吞噬了而已,太初真是无理取闹。

    “好吧,你说对了。的确不需要什么理由,最近三界黑夜,罗睺兴风作浪本尊因天地大势拿他没办法,正郁闷呢,你自己撞上来了,算你倒霉。”

    “啊——你这老东西,老祖和你拼了。”

    将臣终于明白了。

    不是自己过了,是这混蛋无理取闹。

    心想:我就说嘛,我小心的吞噬一些星球而已,用不到太初愤怒。原来是这个混蛋没处发泄,所以正好拿自己来撒气。

    智慧再高,也有气的晕头的时候,何况是这分身,将臣气晕了,打算和太初拼命。

    “嗡——”

    结果!

    自信满满的一招,换来的是对手的微笑。

    猛地!

    将臣瞬间从暴怒清醒,自己面对的可是太初啊。

    以往自己这一招,敌人已经身死道消了,可对面这人却毫无损伤。

    这难以出现的一幕,顿时惊醒了将臣,自己这是在对太初出手?

    坏了!

    果然!

    “哈哈,好。将臣,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敢对本尊出手的你完了,轮到我攻击了。”

    “岁月一刀!”

    一招斩杀了这分身太初不会这么做。

    所以控制百分之一的力度,和将臣玩玩。

    “不好,轮回一世!”

    将臣感到了一种内心的恐惧,这一刀斩断岁月,这一刀无可避免。

    看家底的手段施展了出来,借助轮回的力量,将臣瞬间凝聚了两个自己。

    一个卖命逃跑,一个被岁月一刀击中。

    “哗啦——”碎了,被击中的那个上一世碎了。

    跑出了新的一世,这是轮回的能耐,这般破解太初的岁月一刀不多见。

    “住手!”

    “且慢!”

    只见将臣瞬间一声大吼,止住了和太初的继续较量。

    虽太初没有上来就灭了自己,但自己要有自知之明。

    太初想一招灭了自己这分身,完全不用本尊前来,刚才那招星空凝聚的巨掌,就能灭了自己。

    而太初为何没有斩杀自己,这一定是在逗自己。

    “要打就打,你啰嗦什么?”

    “你,你,太初老祖认栽了,你说吧,怎么办?”将臣无比的憋屈,又被太初逮住了,见一次自己倒霉一次。

    已经很谨慎了,鬼能想到遇到了无处发泄的太初,真是冤枉啊。

    “说吧,你想干什么?”将臣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一点道心都没影响。

    “不错,很懂洪荒的规则。”太初笑道。

    “哼!”将臣一声冷哼,该死的洪荒规则就是你为所欲为?

    “说说和罗睺暗中商议的龌蹉,说出来本尊就走,不说本尊正好没事,就跟着你。”

    “你——”将臣气的脸色苍白,“你好歹是洪荒第一人,怎么这么无耻?”

    “哈哈,本尊随心无量想干嘛就干嘛,有能耐你打赢我啊?”太初笑了。

    随着融合法则越来越高,最近他都有点麻木。

    这不行啊,这不是好现象。

    自己曾经很快乐的,现在感觉心情波动的机会越来越少。

    而且,在一般生灵前装逼没感觉了,要在这种自己等同的存在前才有点感觉。

    这次罗睺的布局就引起了自己好奇,而将臣的愤怒让自己很高兴,这是难得的体会。

    “好,本祖告诉你。没你想的什么龌蹉,无非是罗睺答应我,今后仙凡两界的星空是我的,此外我可以在仙凡两界,也能让我的孩子们去立足。”

    又道:“至于条件没有。罗睺这点比你们好,没给本尊限定什么条件,本祖想干嘛就干嘛。哼!”

    “啧啧,真是够可以的,已经开始瓜分仙凡两界了,谁给你们两人的勇气?”太初笑了。

    这两人真是有勇气,已经暗中瓜分两界,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成功了。

    “哼!”将臣没说话。

    他算是看明白了。

    太初这是假借自己损害洪荒来历练心境的。

    这个局面他知道,是无极金仙后期甚至圆满的时候,为了自己不被同化而进行道心历练。

    记得混沌时代,自己等魔神选择是的无情、无欲,这般来凝聚道心超脱法则成道。

    他太初一直是随心无量,是有情之道。

    无情是混沌时代,他们总结的最适合的挣脱法则成道的方式,几乎都是这么做的。

    唯一有情挣脱法则成道,据传是最后出世的盘古,所以他开天辟地成就洪荒。

    有情道很危险,比无情挣脱更难。

    但也有猜测,有情似乎更强,虽然没有人真的证明过。

    不过,盘古是大家公认的有情证道。

    然而,说到底,是不是有情道比无情道强?

    这一点谁也不敢肯定。

    盘古强,似乎也非单纯的有情道,更多的是至高的凝聚,比自己等人高一个层次的法则、道。

    大道无情,大道也有情。

    无情、有情那个强说不准。

    但是,将臣却明白了。

    太初这厮是想有情成道,所以他这般戏弄自己。

    太初见他沉默,笑问:“说啊,谁给你们的勇气,就凭你们还想掌管洪荒,真是不自量力。”

    又道:“也罢,看在你这么合作的份上,本尊暂时饶了你。不过,今后给我小心点。”

    心满意足,教训了一顿将臣,太初很高兴,打算离去。

    忽然!

    “太初,本祖用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有情证道很难,你很难成功的。当然,你毕竟是太初吗,洪荒第一人,说不定你就能做到。本祖是好意提醒,怎么做还是看你自己。哈哈……”

    将臣在太初要离开的一刻,这么说了一句。

    不是他好心,是他给太初添堵,甚至其心可诛。

    因为说不定这句话,就会扰乱了太初的道心。

    让太初犹豫,自己有情挣脱法则成道对不对。

    一旦这样的犹豫和疑惑出现了,且深种了,那融合法则成道时,指定被法则同化。

    成道要一往无前,一点的大意都会功亏一篑。

    所以将臣发现,自己终于找到对付太初的办法了,这是杀人于无形的一招。

    “哼,将臣,你,其心可诛!”太初脸色变了。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是提醒,据说你混沌时代不能修炼,所以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好心告诉你而已,你不要误会。”将臣说道。

    将臣心中真的乐了,这次就是惹太初愤怒,斩杀了自己这分身都值得。

    然而……

    “哈哈……”

    忽然太初笑了,笑的将臣莫名其妙,甚至感觉不好。

    他有种错觉,自己最好立马离开,否则会有大危机。

    但是还有种感觉对自己说,不要离开,这是大机缘,不能错过。

    一时间陷入了艰巨的选择。

    而太初开口了。

    “将臣,你们所谓的无情道经验,是单纯的效仿大道无情而已,以为这是对的,但结果怎么样?你们第一次都失败了,难道还不知道原因吗?

    …此外,大道是什么?他是无意识的规则,所以他无情。但无情的极限是有情,这种挣脱的方式,适合大道、天道、世界天地意识这种另类‘修士’,不适合我们这种生灵。

    …所以你们以为对了,但事实证明你们都错了,就如此前盘古击杀了你们;

    …现在,你却愚蠢的对本尊说:无情挣脱是对的,真是可笑,我们不是大道、天道、世界意识这种‘修士’,所以无情不适合我们的,且无情证道已有大道存在,试问你们如何成功?

    …真是愚蠢的混沌魔神啊,哈哈……

    …有情才是我等生灵区别天地意识的不同点,我们要有情证道才可。……你说得对,的确艰难,比无情证道艰难,可这预示着成功,好好想想吧。”

    ……

    说完太初发现,将臣这分身被他说的气息不稳了。

    殊不知,在一处未知的小世界中。

    “轰隆——”

    只见这世界轰然大变,在本源之地,只见将臣本尊一口精血喷出。

    “不,不,太初!”

    “无情、有情,难道我们错了?”

    “嗡——”

    气息开始不稳……

    而这一边。

    将臣的分身也是如此,气息开始涣散,比太初刚才两次重伤都要严重。

    什么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将臣就是。

    想靠语言来扰乱太初的道,结果被太初反扰乱了,还导致本尊受伤,甚至开始出现怀疑,出现悖论的对持。

    因为太初说的对啊,说的句句在理啊!

    “哈哈……”

    “好好想想吧!”

    太初离开了,这次是真兴奋,比自己斩杀了这分身都高兴。

    “想扰乱本尊,你还差点,看你怎么做,嘿嘿!”太初心中得意的一笑。

    而定住的将臣分身,像是没了灵魂,对太初的离开浑然不知。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