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八十章 风波又起(一)

    再加上霍家那也算是顶尖上的家族了,能用强权压人的人家,霍家怎么可能不关注,内里的那些事,没证据,也多多少少能知道些。(www.k6uk.com)

    两厢叠加在一起,霍家当然要为将来的霍小二媳妇出力,维护她了。

    白玉虽然不知道这些,但是想着霍云霆的一贯作风,也能想到一二,便朝他点头,“嗯,我知道了,霍二哥。”

    两人一路说话,白玉还分神跟朱雀说说自己的事,当然幻境肯定是瞒着的,毕竟朱雀也没有完全坦诚。辟如说,它自愿进入玄天牌的原因,或者玄天牌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些朱雀都没有告诉白玉。

    不过朱雀跟白玉一样几百年没人能与它交流了,虽然爱炸毛,但是也很爱跟白玉说话。

    就算是从山上下来,路不近,霍云霆和白玉也在天黑之前赶到了医院。经过重重检查,白玉总算再次回到了霍长安的病房。正好是晚饭时间,程秀云和萧纪澜婆媳正在霍长安的高干病房里的茶几旁边吃饭。

    只是两人都是满脸愁绪,有一筷子没一筷子的胡乱吃着饭菜,看得出来都很担忧,神色疲惫又憔悴,特别是程秀云。她一向是雍容华贵的、温婉端庄的打扮,可是现在发髻有些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有些皱巴。白净温婉的脸上,皱纹更深了,眼睛浮肿、黑眼圈厚重,看着就很久没休息好了。

    房门推开的时候,两人同时抬头看过来,看到白玉,萧纪澜把碗筷一放,上前来拉白玉的手,“阿玉啊,不是说要准备十天吗?怎么来医院了?”

    现在霍家人的全部希望都在白玉身上,之前几大国手本来就说束手无策,之后萧云雷亲自接来萧家爷爷奶奶和他们相熟的大夫也过来了,检查也只说是老了。这就是没治的意思。

    程秀云也是眼含泪水,病床上是陪她走过风风雨雨五十多年的人啊。年轻时候崇拜他、爱慕他,这五十载春秋,他早就化作自己身上的血骨,失了他就是失了命。

    怎能不伤心,怎能不痛呢?

    虽然霍云霆一向内敛,感情很少外露,看到奶奶这样,也走过去安慰的握住她的手,“没事的,奶奶。爷爷一定会好起来的。”

    白玉也没回答萧纪澜的话,当她进入病房的时候,朱雀就悄悄的把霍老爷子的一魂一魄送回到了霍长安的身体里。

    一团常人看不见的浅金色的光晕没入了霍长安的胸口,白玉上前,拿出金针,低头敛目,神色沉静专注,很快长短不一的金针落在霍长安的头顶、胸口。这次不一样,白玉微微注入灵力,最后微微一弹,帮助霍长安的魂魄融合。

    拔针之后,白玉给霍长安喂了一颗安神丸,“霍奶奶,霍伯母,等霍爷爷睡一觉醒来,再补充营养,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真的?!”萧纪澜走到霍长安的病床前,握住老伴儿的手,柔情似水又饱含担忧的看看霍长安,然后又看着站在病床边的白玉一眼。

    “嗯。”白玉点头微笑。

    萧纪澜立刻抚掌而笑,又揽住程秀云的肩头,“妈,爸爸没事了,你总算可以放心了。”

    “哎呀,不行,我去告诉成邦还有你姑姑一声,也告诉一下我爸妈还有云雷他们,免得他们担心。”萧纪澜兴冲冲的离开了病房,去打电话。

    这时候哦程秀云是怎么也不肯离开霍长安的,霍云霆照顾奶奶坐下,给她端了杯热水之后,才和白玉离开了病房。

    “阿玉,你午饭都没吃,我带你去吃饭。”确定了霍长安清醒的时间,霍云霆心里轻松了许多,想着白玉一整天都在奔波,一口水一口饭都没得着,心疼的不得了,打算带她去吃好吃的。

    到了常去的餐厅,正好碰到了侯俊彦和李鹤鸣他们也来吃饭,进门看到霍云霆几人都很惊讶。进了包厢点好菜,服务员离开之后,在霍云霆面前从来不讲沉住气这回事的侯俊彦,直接就问,“二哥,霍爷爷的身体健康也没什么人能随便打听出来,你能带白玉来吃饭,是不是没事了?”

    都是从小长大的发小,他们几个都很关心霍长安的身体健康,只是家里长辈们就算知道什么,也不会跟他们这些人说,觉得他们不可靠。毕竟霍长安这个年纪还在,已经算的上是国宝了,他的身体健康关系到的是国家大事。一旦他不在,霍家还有霍家的政治集团,全都会经历重大变革,不能不引起注意。

    霍云霆哪能就这么让人看出来,眉毛都没动的,给白玉烫碗筷,给她倒茶。

    见他这样,几个人就知道,肯定是打听不出来了,也或者是他们不应该打听,就默默的闭嘴了。

    在饭桌上,白玉着重的看了李鹤鸣好几眼,霍云霆本来打算忍着的,只是醋意真的憋不住,他一把握住白玉放在桌面上的左手,皱着眉毛问,“李小八有什么好看的,你怎么一直看他?”

    早就发现的于志楠、明耀光、张正看着霍云霆这小气吧啦的样子,都捏着筷子闷笑。作为当事人的李鹤鸣哪能不知道,他是最先有感觉的,倒不是因为白玉看他,而是发现白玉看他的霍云霆看自己的那阴森森的眼神,直接让人从脚底板开始发凉,一直凉到心里好不好?

    没见李鹤鸣的头越来越低,只敢夹自己面前的两盘菜,埋头拼命扒饭吗?

    “没有,只是……”想了想,曾经那个自己还抱过的小娃娃,她凑到霍云霆耳边悄悄的说,“小娃娃有危险。”

    还来不及感受因为白玉呼出的热气,加速的不再在节奏上的心跳感觉,就被白玉说的内容给惊了一跳。

    他目光如电直射李鹤鸣,“囡囡呢?”

    这一拨几个人里面,目前只有李鹤鸣有孩子,他们几个当叔叔伯伯的没有不疼的。逢年过节,见了面,红包礼物那是雪片似的往小囡囡怀里飞。霍云霆当然也是喜欢囡囡那个可爱乖巧的女孩子的,今年她可只有两岁半。

    “啊?”李鹤鸣被货运挺突然的问话,给惊住了,这不是说吃醋的事吗?跟小囡囡有什么关系?

    “啊什么,囡囡呢?”霍云霆沉声呵斥。

    李鹤鸣被他的威势吓住,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脸涨得通红,吭哧吭哧、结结巴巴的说,“二、二、二哥,囡囡在,在家里啊?怎么了?”

    得了回答,霍云霆什么都没说,直接到了饭店前台借了电话,给李家打电话。

    响了很久才有人接,话筒那边,女佣的声音小小的还是破碎的,“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是霍云霆,囡囡呢?”霍云霆浑身戾气,他想不出来,什么人能到李家去伤害囡囡,关键是她还是个小宝宝。

    “二少,二少,我们小小姐不见了,她不见了。”女佣本来被家里突然发生的状况给吓住了,突然听到霍云霆的电话,她想到了与自家少爷一直关系很好的霍二少很厉害,忙把囡囡石总的事情告诉了他,希望能尽快找回小小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