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夫请自重- 第435章 秦家的女人,都偏执-看啦又看小说网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35章 秦家的女人,都偏执

    ——————

    闻言,陈春的声音更冷蛰,不客气地反嘲回去:

    “大哥,秦家的女人,都偏执!若是,她让我妈痛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她!还有,我刚跟你说的事,你叫人警告一下刘启,不要再动濮阳家的人!”

    顾承晏看了眼对面露出痛苦神色的贵妇人,看到她脸色铁青,他无奈的唤了声:“小弟!”

    “大哥,在我最需要你们的年纪,是我爸我妈养育了我!没有他们,我可能早就死在垃圾箱里!”陈春抬头望向二楼,压了压烦躁的失态,最后冷静的说道:

    “大哥,我的身体,你是最清楚的,我唯一一次求你,护住濮阳家!我不想我的女人伤心。(www.k6uk.com)”

    “咣当”

    “……”陈春已经听到了,电话里,有个女声在倒抽气——电话那头,不仅只有大哥顾承晏。

    他眯着黑眸,想到大哥一直提起他妈……所以,他的生母又在偷听他和大哥的电话?

    “小弟,你说什么来着?”顾承晏站起来,看着贵妇人比他还急着,想要抢过电话时,却兀自又顿住。

    “顾承晏,你又阴我!哼、就你听到的那样,若是办不到,这顾家,不回也罢!”说着,陈春就忿然挂了电话。

    陈春、哦不,顾陈春挂了电话后,脸上的动怒神色瞬间收敛,眸中冷静中闪过一丝遗憾,倾刻间又平伏下来。

    被挂了电话,顾承晏心疼的看着亲妈,只见秦嬿仍是眼泪朦胧的望着只有“嘟嘟嘟”声的电话座机——

    “妈~”他有些头大的摸摸头,小弟因为顾家当年的意外,一直流落在外,好不容易找到本尊,未想小弟根本不稀罕当顾家人。

    偏他这亲妈心一急,一确认了血脉关系,就立马对外说,陈春就是顾家四爷顾陈春,惹得陈春当时就发了一通脾气,他只好对外说,顾陈春不是顾家的私生子,而是义子。

    就这样子,顾陈春还是不满意。

    可他妈的行动力惊人,只半天就让京城上等人家众所周知。

    这么一来,那些层次不够的,半懂不懂的人家,就真的当顾陈春是私生子,在顾陈春面前一一副扯高气昂的样子,背后又在后面说顾陈春坏话,直把向来就性冷高傲的小弟得罪狠了。

    “妈妈妈什么妈!”秦嬿心里那个急呀,明明先一秒还是个懦弱小妇人模样,霎时就暴躁的吼了一声大儿子后,刚刚还委屈地眼泪儿早就不知道抛到哪个角落里。

    无端被吼了一身臊的顾大爷:“……”

    “大晏,我不管,你小弟说了,要是护不住他女人娘家人,他就不回顾家了,你自己看着办,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到,我也不回顾家了!”秦嬿心里烦躁急焦,走了两步后,立马想到什么,又冲到大儿子身边:

    “对了,你小弟说,他女人姓濮阳?你有濮阳家的资料吗?我得先了解一下未来儿媳妇的喜好,只要我哄好了儿媳妇,是不是就能哄好你小弟了?”

    秦嬿一想到小儿子挂电话时说的内容,心情七上八下的,这二年下来,虽然顾陈春已经接受了他确实是顾家血脉的事实,跟大晏也有了多少血脉亲情,但是对于顾家其他人,还是能冷侧冷。

    还有……

    顾承晏额门青筋凸起直跳,头痛地想抚头,仍然看着亲妈象个热锅上的蚂蚁,只能先轻声安抚她:“妈,你冷静一下。”

    “大晏,你让我怎么冷静,你小弟说了,他不要回顾家!”秦嬿差一点就要大哭了,情绪浮动的厉害。

    “没有的事!小弟他只是在威胁我,难道一个刘家,我就压不动了吗?”

    顾承晏当即出声打断她的胡思乱语,暗叹一声,温柔地拦腰将亲妈抱起来,一边走一边安抚:

    “妈,你乖乖不要乱想,咱们先吃药,你得把情绪控制好,要不然,小弟真的不回家了。”

    “好…我吃药。”秦嬿一下子就哭了起来,搂住大儿子,可怜地哭道:“大晏,小四说,我没有当好妈妈……”

    “妈,这事不能怪你,都怪当年那些坏人手段太可恶了,大家都没有想到,他们会如此丧尽天良,对一个小婴儿出手。”

    “小四还说,我让他妈痛了,他就不认我……”秦嬿的脸上,露出了受伤的神色。

    “所以,妈,咱们要好好吃药,你不想犯病的,是不?只要这一回好好按小弟的话去做,小弟很快就会回家了,你得乖一点,不要再偷偷倒掉药,好不好?”

    顾承晏轻声的哄着,管家已经将夫人的药取了过来,看到大爷亲自喂了夫人吃药,又亲自给夫人擦脸。

    “大晏,我乖,你让小四快点回家,好不好?”秦嬿服了药,精神就不太好了,她安静的躺在床上,望着儿子,奢望的问。

    “好。妈,你乖乖的,咱们只要配合医生,将这一个月的药吃完了,你的病就好了。到时,小四要是不回家,我打断他的腿,接他回家陪你。”

    秦嬿却摇摇头,临要睡着时,还握着大儿子的手掌,弱弱地出声维护小儿子:

    “不不要打小四。是妈欠了他,大晏,咱们都欠了小四,你要护着他,不要让他伤心,就算是我,也不行。小四……”

    “好。我护着小四,妈,你好好睡。”顾承晏低声哄道。

    “看好夫人,再派多一组女护卫来,晚上看牢一点。”顾承晏看着睡着了亲妈,握着她的手坐了一会儿,确定她是真的睡牢了,这才对着仡立着的管家吩咐。

    “是,大爷。”

    顾承晏回到书房,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只一会儿,传真机上传来了动静——

    顾陈春佯装生气的挂了电话,暗里又想起还不乐意理他的小女人,不爽的咬肌,将手提丢回给程子峰,他索性围着小洋楼,跑了三十几圈,直到全身出汗,他才进屋。

    这个时候,濮阳渠已经给老爸擦好药酒,看到顾陈春走进来时,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他轻笑:“好精力。”

    顾陈春与他一道上楼,“渠哥,传授一点秘决。”

    “呵,你要追我大妹,还让我给你出主意?”濮阳渠隼鹰利目瞥了他一眼,看到他一脸郑重认真对待的神色,这才满意的勾起嘴角,拍了拍他的肩头:

    “同志,好好努力,想当我大妹夫,得有担当。记住,她要是哭了,你不会想见识我的手段。”

    说完,濮阳渠与顾陈春对视一眼,两人是第一次,开诚就着濮阳柔的感情问题对话。

    “大舅哥,她是我的了。”顾陈春气势并不比濮阳渠低,除了身高外,两个男人都有相同的雄者气势,温柔地陈述:

    “我可舍不得她哭,更不会让任何人委屈她。”

    招惹了他,又让他上了心,他怎么可能会拱手相让予别人?

    作梦!js3v3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