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三百一十章陷阱

    “师父,这里有活的东西吗?”

    就墨儿所见,整个庄园内部全部都是死物,甚至连一株小草都没有。(看啦又看小说)

    “暂时我没有感应到活物。”

    也不知道秦岚被藏在哪里,虽说印记显示的地点是这里,可是印记能够反映出来的也只有大致上的地址,所以,到了这里就只能靠自己用神念来探寻了。

    寻人咒等等用来找人的咒术,竟然也没有办法起到效果,这倒是有些出乎莫斌的意料。

    看来这庄园里面的死气,是特意弄出来掩盖什么气息的。

    想到这里,莫斌愈发的肯定秦岚就是被藏在这里面了。

    “先四处找找吧。”

    就连神念,受到的阻力也太大了,否则就不会传回来的只有死物了。

    “恩。”

    看起来似乎是没有危险的样子,所以莫斌也放心让墨儿离开去别的地方寻找,本身墨儿也会巫术,就算碰到问题,她自己也能解决。

    两人在商议完毕之后,便分开了。

    莫斌去的是庄子内部,而墨儿,则继续在庄园里探索。

    也是因为莫斌认为庄子内部可能会有危险,所以才会让墨儿在外面待着。

    跟墨儿分开之后,莫斌便直接走进了庄园中心的庄子。

    外面看起来非常新的庄子,才一踏入大门,莫斌就发觉不对劲了。

    庄子内部,可不仅仅是墙壁早就已经残破不堪,就连里面摆放的东西,都非常老旧,这让莫斌非常意外。不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是了。

    这庄园本身就已经陷入了异常之中,身为庄园正中心的庄子,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丝的异常呢?

    莫斌一步步慢慢地走着,同时神念在不停地搜寻庄子内部的一切。

    忽然,从莫斌的背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响动,莫斌一回头,发现是那些早就已经腐朽不堪的家具倒下了。

    “是风吗?”

    莫斌很清楚,自己没有碰过任何庄子内部的东西,但是既然自己没有碰过,那么为什么这些东西会倒下?

    莫斌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回头看了看庄子的大门,如果此时大门是开着的话,或许就可以用风来解释了。

    但是,门是紧闭着的,莫斌在进入庄子的时候,就把门给关上了。

    有些不对劲。不过,莫斌可没有丝毫慌张的样子。

    他缓步走到了倒下的家具那里,开始查看起家具。

    这是一张桌子,看得出来是用了很多心思雕刻出来的桌子,甚至材质也是比较上乘的红木。

    只是,桌子早就腐朽不堪了,倒也不是桌子的全部,只不过是连接处出现了腐烂的特质,所以这才是桌子倒下的原因。

    不过,莫斌却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奇怪。

    他从来不是一个相信巧合的人,所以现在他也不信这桌子会正好在自己进入这宅子之后倒下。

    反复检视了一遍桌子之后,莫斌发现了有些怪异的地方。

    桌子上的腐烂,是持续了很久的,可是,在这上面有新的痕迹,而这痕迹,绝对是刚刚才抹上去的。

    也就是说,有人。

    墨儿还在外面,所以,里面刚刚出来的人,绝对不可能是她,那么,会是谁动了这个手脚?

    就在这时,莫斌的背后忽然又传来了一声响动。

    “谁在那?”

    出乎意料的是,仍然是没有任何生命反应。

    所以,那里存在的,绝对不是什么生物。

    而下一秒,一个似人非人的东西,忽然出现在了莫斌视线的一角。

    传说,人死了之后会变成僵尸,而僵尸过的时间久了,积攒的怨气多了,会化作旱魅,旱魅再继续下去,便会成为不入**之内的魔。

    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很可能便是那旱魅。

    那魅就这么站起了身子。

    同时,两只血红色的珠子直直地盯着莫斌。

    它要动手?

    莫斌的脑海中才刚刚划过这个念头,那旱魅就直接朝着莫斌充了过来。

    只不过,它的道行还是太低了,在莫斌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莫斌只是将手一抬,那旱魅就被打翻在地,随后,从莫斌指尖射出的雷电,结束了它还未成邪的一生。

    但是,这只不过是一只而已,莫斌忽然觉得十分的不对劲。

    这里邪气这么重,如果有条件生出旱魅,旱魅身上的邪气,可不仅仅只会剩这么一点点!

    而事实上,自己刚刚轻松解决的那只,身上的邪气异常的弱小。

    这可不应该,换句话说,这里的旱魅,绝对不止这么一只!

    可是,都跑到哪里去了?

    莫斌循着被自己击杀的旱魅的邪气,往宅子的深处走去。

    结果,刚刚走进内室,饶是莫斌自以为见过了各种大风大浪,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住了。

    内室里面铺满了棺材,而且如果只是一般的棺材也就罢了,这些棺材,顶上全都透露着邪气。

    阴森森的样子,分外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其中有一口棺材,已经被打开了,莫斌自然清楚,那是刚刚被自己给解决掉的旱魅。

    莫斌一个个数了过去,棺材的总数竟然有九九八十一口。

    这么多的棺材,每个棺材里面想必都有一具魅。

    到底是什么人,他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他所图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莫斌还没有来得及想,所有的棺材,竟然都开始不约而同地震动了起来。

    “啊!”

    莫斌的闯入,给整个培养所带去了一丝生气,而这一丝生气,竟然就是启动这旱魅大阵的契机!

    随后,第一口棺材上的棺材板,忽的一下被打飞了,紧接着,第二口棺材也是,最后,全部八十一口棺材,除了最开始就打开的那一口,全部都打开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莫斌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根本就是一场彻头彻尾针对自己的算计。

    也是因为自己太自信了,自认为自己放在秦岚身上的印记不会被发现,然而,看着那在最后一口棺材上一闪一闪的印记,莫斌只能苦笑了。

    对方根本就是已经发现了自己用来追踪的痕迹了,结果还设了这么一个局来让自己钻,而因为自己的自负,还真的就这么钻进去了。

    想到这里,莫斌只能苦笑了。

    亏自己那么信誓旦旦地带着墨儿过来,结果一头就钻进了陷阱里。

    不对,如果这里有这样的埋伏,那庭院里会不会也出现了异变?

    虽说这么多的魅,在莫斌眼里还是不够看的,但是如果那个家伙在庄园的庭院里,也设置了类似的东西的话,那么墨儿此刻,岂不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跟莫斌兵分两路之后,墨儿就在庄园的田地里探索着。跟自己的师父不一样的是,墨儿可没有那么敏锐的感官来感受气息。

    所以,墨儿的搜索是地毯式的。

    她先是检查了一番在田地中枯死的植物,随后又去翻看了一遍家畜的笼子,包括鸡窝猪圈等等,全部都翻看了一遍。

    结果她却没有任何发现。

    倒也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庄园当中虽说腐烂的气息很重,不过要说是没有东西的话,也算是比较正常的。

    接下来就看师父那边的情况了,希望能够找到秦岚吧。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墨儿忽然听到了异动的声音。

    “咦?师父?你检查好了?”

    墨儿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莫斌已经检查完庄子内部出来了,可是,没有人回应她。

    “究竟是怎么了?师父?是你吗?为什么不应我的话?”

    还是没有人回应墨儿。

    “搞什么啊?”

    就在这时,墨儿忽然听到自己身后,确切的说,是贴着自己的身后,有什么东西发出了特别诡异的悉悉索索的声音。

    “都说了,不要捉弄我。”

    墨儿没好气地转过头来,却迎面撞上了一具早就已经腐烂的尸体。

    “啊!”

    墨儿惊呼一声,更加令人觉得难以置信的是,那腐尸竟然是活的!挂满了咀虫的脸,还在一上一下地抽动。

    墨儿虽说本身也算是比较胆大的女子,可是迎面碰上这种事情,也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好在她反应很快,当下就将一张符咒给拍到了那腐尸的头上去。

    只听见“滋啦!”一声,腐尸被符咒给贴到的位置竟然冒起了青烟。

    那腐尸似乎非常吃痛的样子,嗷嗷叫了两声,连着退后了好几步。它身上的衣服也已经被扯了个稀巴烂,本身就已经或多或少有些腐烂了,现在则是变得更加残破不堪。

    但,它可没有因为这样的异动而产生放过墨儿的想法,在退后了几步之后,它顿时换了一张更加震怒的面孔瞪着墨儿。脓水从腐尸身上的空洞处不断地流出。

    墨儿感到一阵恶心,在看到腐尸的样子后,自己怕是要好几天吃不下饭。

    不过,恶心归恶心,墨儿可不能在这里手软,否则的话她就要死在这里了。

    “火起!”

    一瞬间,腐尸的身上就着起了火。

    “既然你还有这么多的怨,我就在这里送你上路吧。”

    墨儿不停地念念有词,与此同时,腐尸的周围也着起了火。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