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一十四章长生膏

    在得到莫斌的许可之后,雪儿便把来者放了进来。(www.k6uk.com)

    “文先生,”这名苗家的家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对莫斌的态度并不是很客气。莫斌当然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过莫斌,至少是暂时的,不会对此说些什么。

    “家主让你过去。”

    哦?莫斌冷冷地看着眼前的家仆,这个家仆的话竟然采用的是命令的口气。这可真是,失去了程允支持的现在,苗仁杰明明只能跟自己合作,为什么还这么不走心?看来他到现在为止,都还觉得自己的地位仍是高高在上的样子?

    哼,真是一如既往的态度啊,当年,就是因为你们这样,才让母亲受了那么多的苦。不过,虽然内心有很大的波动,表面上莫斌还是没有任何不满。

    “知道了。”

    莫斌只是这么说到,他早就习惯于忍受这些了,甚至当初在监狱里的时候,比这过分的事情他都能忍受下来,但是在忍受之后,那些让他承受了这些事情的人,无疑会受到更强烈的报复。

    莫斌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正直的人,凡是谁惹到了他,必然是要为此付出代价的。很多时候虽然并不会动手,但是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这时,莫斌忽然注意到墨儿手中似乎在摆弄着什么。还未来得及开出神念来,站在莫斌跟前的家仆就一下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啊,我这是怎么回事?”

    家仆大惊,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怎么就跪倒了?努力想要站起来的家仆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根本就不听自己的使唤。

    莫斌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是墨儿动手了,看来她对这个无礼的家仆很是不爽快,在墨儿的一侧,莫斌看到墨儿不满地嘟起了嘴。

    这个妮子,莫斌还没有生气,她反倒先不满起来了。看来墨儿是已经完全站在替自己考虑的角度了。

    莫斌对墨儿用眼神示意了下,让她放过这个仆人,毕竟,这仆人之所以会采取这样的态度,也只是因为苗家的人在背后都是这样看待他莫斌的。真没想到,明明自己带来的东西是能够帮助苗家战胜邱家的东西,却还这样对待自己,看来苗家也是活该该亡了。

    收到了莫斌讯息的墨儿解除了施加在这个可怜的仆人身上的巫术,他立刻就像是如释重负一般站了起来。

    “你,你们,你们做了什么!”

    然而莫斌只是笑呵呵地看着他,家仆也没法发脾气,毕竟他也不知道这两人对他动了什么手脚,他用手对两人指指点点了一通之后,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指责,而且,要是这家伙再对自己做些什么,那岂不是又吃一个大亏,邪门,真是邪门。

    这就是一个哑巴亏了,毕竟他也不知道到底这俩人是做了什么来让他跪下的。

    “也罢,你们赶紧给我去家主那里,这次我就放过你了。”

    一边说着,家仆一边在往后退去,在退到门口之后,直接转身一溜烟逃走了。墨儿看着他慌忙逃走的样子,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在看到莫斌严肃的神情之后,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做错了。

    “墨儿,你过来。”

    墨儿在听到莫斌的话后,乖乖地走了过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的话,谁会成为那个仆人所认为的下手者?”

    墨儿也意识到了什么。“是,是师父您。”

    “没错,被认为动手脚的人只会是我,虽说对于我来说这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但是如果说因此让我惹上了不必要的麻烦的话,你说该怎么办?”

    被训斥了的墨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辩解些什么,的确,莫斌所说的话全都是有道理的,她这么做是太意气用事了,反倒给莫斌惹来了不小的麻烦。

    “墨儿知错了。”

    莫斌叹了口气。

    “我知道墨儿你是觉得我这样被人欺负很不爽,但是你真的以为你师父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人吗?”

    “诶?”

    墨儿本来以为莫斌是打算忍下这口气,才没有动手,但是莫斌忽然的一席话,又让她疑惑了,所以师父其实也还是打算制裁那个人吗?

    “是的,不过既然选择了动手,就不要让人猜到是谁下的手才行,否则不必要的麻烦太多了。”

    “不知道谁下的手?”

    墨儿似乎有些明白自己的这位师父是什么样的想法了。看起来他其实不反对自己去整人,只是反对当面整人而已。

    这大概就是师父的作风吧,可以说是很腹黑的作风了。墨儿暗自想到,不过,既然师父允许自己去私下里捉弄那个得罪师父的人,那她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本来她还没有觉得解气呢,明明师父是这么伟大的人,结果还要被这样一个无名小卒给冒犯,还不能有所怨言。

    得到许可之后的墨儿,就直接消失在了走廊里。莫斌也不去管她了,凭借她的本事,这苗家的护卫还是拦不住她的。本来就只是一个地方的望族而已,甚至规模还没有墨儿本来的那族规模大。

    所以,墨儿其实也不是很看得起这个苗家的,这大概才是她天生的骄傲吧。

    既然接收到了传唤,莫斌自然是得去的,虽说以后是必定会算计苗家的,但是现在,再怎么说他和苗家也是合作关系。

    第二次来到这个大厅的时候,莫斌注意到了坐在家主座位上的苗仁杰变得有些憔悴。果然,他一直在用着程允给他的药。现在程允没了,那他的药自然就断货了。

    “文先生,不知道你昨日是去做什么了?”

    一上来就是这个话题啊,果然苗家的人还不是很信任他。

    “我昨天去准备能够完全比肩云白膏的新药剂了。”

    直到这时,莫斌才发现,这一次,在苗仁杰身边的苗家人,只有苗义齐一人,而苗义军早就已经不见了。

    苗义军去了哪里?莫斌虽然有些好奇,但是这个问题也不是现在该关心的事。

    “哦?你说,新药?”

    “是的,这种药的名字叫做长生膏,虽说跟云白膏的功能不同,但是这种药拥有延年益寿的作用,可以说比云白膏在某种意义上更加值得使用。”

    “延年益寿?此话当真?”

    一听到延年益寿,苗仁杰就立刻两眼发亮,他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新的养生药,来让自己能够活得更加长久。所以当莫斌说出这长生膏的效果的时候,苗仁杰立刻眼前一亮。

    看得出来,苗仁杰是真的心动了。

    “当然,这就是长生膏。”

    说着,莫斌便把刚刚完成的长生膏递了上去。

    苗仁杰作为苗家的家主,自然也具备不少的医学知识,当他看到这长生膏的时候,立刻瞪大了眼睛仔细观察。

    不说别的,至少在色泽等一系列问题上,这药膏都不错,至少看起来并不会给人奇怪的感觉。

    至于功效如何,那恐怕还得试一试。

    苗仁杰可不是那种会直接自己来试药的人,他喊来了家中的一个老仆,让他来试试这所谓的长生膏有什么样的功效。

    老仆自然听命,这些仆人,因为家人都在家主的手里,干事都格外卖力,不过邵雪儿倒是是个例外了,毕竟邵雪儿的出生还是有些特殊的。莫斌在搜查了她的记忆之后,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并不是什么下人,而是苗义军的私生女。

    这一层关系就很微妙,莫斌当时发现的时候也吃了一惊,难怪他第一眼看到邵雪儿的时候就觉得很能跟她谈得来呢,原来是这个样子。

    只是,邵雪儿自己却也还不知道这件事,莫斌之所以能察觉到这事,也是因为神魂咒能够检查身体的结果。邵雪儿的遗传基因,跟苗义军简直是一模一样。

    不过邵雪儿的身世比较凄惨,她从小就是在下人当中长大的,没有母亲,也没有父亲,苗义军大概是把她给当做污点一样的存在吧,至于母亲,莫斌并不知道她的母亲发生了什么。但是就邵雪儿的情况来看,她的母亲应该是已经去世了,至于怎么死的,莫斌并不知道。

    搜集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但是莫斌一定要帮助邵雪儿查清她母亲的结局。因为在用神念来确认邵雪儿是否对他忠心的时候,莫斌发现了这是一个一直悬挂在她心头的结。若是没法客服,那么于之后的修行都会有很大障碍,至于最好的方法,莫过于探明真相。

    很快,老仆就完成了长生膏的试用,当他重新走入大厅里来的时候,大厅内所有的人都看待了。

    “喂,钟师傅。”有人不敢置信地出声喊到,因为这个差异,跟之前相比,也实在是太大了吧?在苗家的有资历的老仆,都是用师傅这一称呼来叫的。

    “是老仆。”其实就连这钟师傅自己,都不敢相信在自己身上产生的变化,在场的所有人里,也仅仅只有莫斌一人是知道会变成这样的。

    这就是长生膏的实力,苗仁杰,我就看看你这个老贼还会不会不动心。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