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七章谋士

    苗义军和苗义齐两人无时无刻不在警惕着这个弟弟,他们一直觉得苗义秦会夺走他们的继承者的位置,时下的情况,是他们谁都不想看到的。(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大少爷,二少爷。”

    这两人早就有自己的家室了,但是他们因为还没有继承家业,所以底下的这些仆人一直用大少爷以及二少爷这两个称呼来称呼他们。

    “怎么了?”

    “有人说想要跟你们见面。”

    “啊?这么晚了,还有人来拜访我们?”

    苗义军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这个时间点居然还有人过来?

    “不见。”

    这个点,苗义军并没有心情会客,他还要想办法去对付苗义秦呢,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也不看看时间是什么时候。

    “好的。”

    下人在接到指令之后,立刻转身离开了。

    但是,才没过多久,他就又走回来了。

    “怎么又来了?”

    苗义军有些不耐烦起来,这还有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那人说,如果你们想要对付邱家的话,就必须见他一面,否则会后悔的。”

    “什么人?说话这么嚣张?”

    苗义齐有些不乐意了,这些话简直就像是在说他们兄弟俩不靠谱一样。

    “不知道,但是他说,只要二位少爷听到了这话,就肯定会让他进来的。”

    “这话他是说对了,就让他进来,听听他所谓的高见吧。”

    仆人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一名青年便被带了进来。

    这青年的年纪大概二十出头,长得还算比较英俊,至少是大众意义上的帅哥,不过现在,容貌什么的都已经是无关的事了。

    “你说我们如果不见你一面,就没法对付邱家?”

    “是。”

    青年自信地笑着,那笑容仿佛在诉说着他的底牌有多么雄厚。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

    “当然是,因为这个。”

    青年从自己携带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样东西。

    “云白膏?”

    “是的,正是云白膏。”

    这名青年就是莫斌,只不过,现在他可不想让这些苗家的人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

    “但是你带过来的也是成品,就算拿给我们成品,也没什么用,而且就算我们想要这云白膏,去洛南县买还买不到吗?”

    莫斌笑了笑,果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并不要紧,莫斌有的是方法让他们相信自己。

    “成品是成品,但是如果我告诉你们,我已经还原出了相同功效的云白膏,不知道你们信不信。”

    “还原出?”

    苗家的两兄弟面面相觑,这是何等厉害的手法,他们也是从事这一行业的人,怎能不知道根据药品还原出配方是一种多厉害的本事,实际上,恐怕就算是真的分析出了药品的成分,也没法做到吧,毕竟这药品的制作也是有工序的,不同的工序最后带来的结果也是截然不同的。

    “你到底是不是在骗我们。”

    “就是啊,怎么可能光是看到药品就能够还原出配方啊,你别不是在口糊我们吧。”

    两兄弟这个时候的意见竟然格外的一致。

    “我为什么要冒着得罪苗家的危险,来骗你们?”

    这也是苗义军心里头在怀疑的一点,其实当莫斌说出他能够调配处云白膏的时候,他已经是信了。得罪他们苗家,在h市是没有人敢这么做的,所以他不认为这样的一个家伙会是那样的傻子。

    “那你要怎么证明?”

    “很简单,让我给你们现场调配一份云白膏出来,不就得了?”

    这对莫斌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而且在调制过程当中需要用到的巫术,也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手法将其隐藏起来。

    “不用了,我已经信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这苗义军要是再表现的不大度一点,反倒有些得罪人的意思了。现在被逼急的可是他们两兄弟,而不是这个找上门来的青年。

    “真的不用了?”

    “至少现在不用了,时间这么晚了,也不好准备什么工具,你只要能帮助我们击败邱家,并且不让那个家伙从小黑屋里出来,那么报酬什么的都好说。”苗义齐显然不像他哥哥那样想的这样多,他觉得还是要看看莫斌的配药过程才放心。而苗义军也没有制止,他不是不相信莫斌做不到这些,而是想要亲眼见识见识这云白膏到底是怎么配出来的。

    “那个家伙?”

    莫斌从苗义齐的口中听到了有些在意的四个字。

    “啊不,没什么,反正我们就等着你明天的表现了,这天色也已经晚了,你要不要在这里暂时住一晚上?”

    “那倒不用,我在附近有住宾馆。”

    莫斌婉拒了,一上来就住进苗家,虽说莫斌的最终目的是来救自己的那个小舅舅苗义秦出来的,但是他怎么会听不出这两个舅舅说出这话只是一个客套话而已?这要是就这么顺势留下了,反倒会让他们对自己产生膈应。

    “还未请教你的大名。”

    “文武。”

    这是把自己名字的后一个斌字给拆开了,文武这名字,听起来也比较大众,但要想真的追查身份,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好在这俩兄弟暂时已经信了自己,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对了,我还有东西要送给二位。”

    莫斌话音刚落,苗家的保镖们便提着一箱东西走了进来。

    “这是什么?”

    苗义军没想到这文武过来投奔自己,还带了礼物过来。

    “想必,你们也听说过那王青集团,不仅仅是在贩卖云白膏,更是有在贩卖另一样可靠的产品吧?”

    莫斌的语气变得有些神秘起来,而这苗家兄弟,才刚一听到,就立马明白过来莫斌的意思是什么。

    “是那传说中的金郎酒吗?”

    “正是。”

    虽说莫斌作为这两个可以算得上是苗家掌权人之一的外甥,平日里跟他们并没有什么接触,但是在通过自己之前来h市安插的棋子,也就是苗义为那里,莫斌就了解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两个舅舅那方面的功能并不怎么好的事实。

    苗义为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彻底底地变成了莫斌的傀儡,早日种进他体内的蛊,此刻已经彻底占据了他的身体,而本来的苗义为,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只是一个半死不活的状态了,本身就是个花花公子,也没有什么所谓的精神力,被蛊轻而易举的攻下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不过,莫斌可还不打算暴露自己的这颗棋子,他知道苗义为跟自己的这两个舅舅关系都还不错,还能用苗义为的身体来替自己办好很多事情。

    莫斌当然不是不能直接杀光苗家的人,但那样一来,自己打开h市的计划就破灭了,他现在需要的是苗家的人脉以及苗家的一切支持,才能够让王青集团打开在h市的一席之地。

    所以,他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把亲近自己这一脉的那个小舅舅给扶持起来。苗义秦本来就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只不过是因为太担心母亲这边的状况,才被苗义军给算计了。

    两兄弟有些惊喜地接受了莫斌送出的礼物,他们早就已经年过五十,但是玩女人的心思还没断,奈何身体支持不住心里的想法,无可奈何之下才收敛了自己,但如果有了金郎酒,那一切就不太一样了。

    其实,他们本来就打听到了金郎酒的消息,正打算购买呢,结果正好遇到有人送货上门,还一分钱都不用花,那心底里肯定还是乐意的啊,金郎酒的价格,虽说在这两兄弟眼里并不算什么昂贵的价格,可是到底那还是一笔钱啊,能免费,为什么还会不乐意呢?

    “还希望两位能够尽情的享受,那么,我就告辞了。”

    莫斌见自己的目的已经算是达到了,就立马告退了,他的计划,就是以一个谋士的身份暂时混入苗家,但他要做的,可不是简简单单地解救自己的小舅舅而已。

    他要把整个苗家,都给握在自己的手里。

    苗义军自然是没有察觉到莫斌的这些想法,在他眼里,莫斌就是一个看中了苗家富贵投奔而来的有一技之长的家伙,这样的能人异士,任何家族都是欢迎的,虽说最开始还因为莫斌的一些言语而有些不满,但如果这个家伙真的能够帮苗家解决掉邱家这个大患的话,那之前被得罪了几句,又有何妨呢?

    你们就继续沉浸在这快乐之中吧,临走时,莫斌还不忘看了两个一直嬉笑着看着金郎酒的苗家少爷一眼,虽然他们已经是年过五十的人了,但生活阅历的缺失,使得他们还只能称得上是少爷而已,尽管他们在外面有公司,在外面也有房子,但那些东西都是谁在打理,莫斌当然是清楚的很。

    以前你们给我们这一脉造成的伤害,我莫斌一定会加倍奉还的,当初你们对我们有多绝情,现在,我都要一并还给你们。

    莫斌本来还想易容一下再进苗家,但是苗家的这些人又何时关心过莫斌的状况呢?更何况他还进过监狱,所以这些人最多也只会觉得莫斌眼熟,却绝对想不到他的真实身份是那个被苗家赶走的女儿的孩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