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九章再见钱茅

    莫斌想要使用的咒术并不是什么太过强大的咒术,只是让人受到些折磨罢了,不像对待莫寒池那样一上来就下了死咒。(wwW.goalkeeping-museum.com)虽说这文林的态度确实挺让人不爽的就是了。

    但是就在莫斌要动手的时候,听到骚动的经理跑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

    一见经理来了,保安全都不再说话了,他们本就不是很愿意蹚这趟浑水,尤其是还牵扯到了文林这个出了名的官二代。这人要发愣起来,他们一个个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王经理。”一名保安上前给经理解释了事情的大概。经理先前还有些得意的表情,在听到莫斌的名号的时候,脸色骤变。

    “莫先生,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她慌忙跑到莫斌面前,弯下身来道歉,她可没想到猫哥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招待的人,竟会就这么直接出现在这家会所里。

    “我不在意。”莫斌收起了自己准备施加在文林身上的术法,既然经理知道自己,那么事情就好办许多了。

    文林也不是傻子,在一听到经理不是对他恭敬,而是先向自己发难的人道歉时,他就立马收住了自己的泼洒。但是,自己接下来可能就不会有好果子吃了。欺软怕硬的他哪能不知道这些势利的人的想法,换做是他,也是绝对不会放过这敢向自己叫嚣的人的。

    “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王经理的身姿低的更低了,从莫斌的视角,甚至能看到她衣领中若隐若现的雄峰。

    当然莫斌不会因为这点小场面就激动,他仍然用着那镇定的神态看着王经理,想要看看她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

    王经理见到莫斌那饶有兴趣的眼神之后,立马明白过来莫斌的想法。为了不怠慢这位猫哥的贵客,王经理不得不准备放弃掉另外一人了,也就是文林。

    “王姐,好久不见啊。”文林的酒到了这时已经醒了一大半了,他连忙上前去跟王经理打招呼,可是王经理哪是吃这套的主。

    “文先生,请您离开这里,并且永远不要再踏进这扇大门一步。”很轻的惩罚,这是顾忌到了文林的父亲,所以文林得到的也仅仅只是这么一些轻微的惩罚。

    在做出这惩罚的时候,王经理的目光悄悄瞥向一旁的莫斌,却见莫斌没有丝毫动作,一直看着两人,表情跟先前的表情完全没有两样。

    这——他到底是对这处罚满意,还是不满意啊。王经理一时失了主意,她们这种混迹于这类行业的人,最擅长的便是察言观色,仅仅数眼,便能从一个顾客的表情中看出这个顾客到底是不是对自己的服务感到满意。

    但,若是碰到扑克脸的客人,那他们就有点麻烦了,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让顾客满意,而莫斌,显然就是这其中的一位。

    王经理这下有些慌了,她根本不知道这是应该轻拿还是应该重判。见莫斌还是一动不动,她咬了咬牙。

    “王姐,给您造成麻烦了真是抱歉,我这就走。”文林并不知道莫斌和王经理两人的心思,但是想溜走的心情却是不变的,得罪了猫哥的客人,若是自己还呆在这里,恐怕一旦被猫哥知道,那自己就会被毒打一顿,现在就走,猫哥可能还会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饶过自己。

    说罢,便扭动着肥大的身躯,快步向门外走去,因为还喝醉着酒,身体还摇摇晃晃的,但出人意料的是,这竟然丝毫没有妨碍到他的速度,文林以就连莫斌都会惊讶的速度,离开了会所。

    在文林离开了之后,王经理才咬着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让云叔他们的人,狠狠地打这个官二代一顿。”

    “可,这,经理——”听到王经理话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要知道那可是洛南县有名的纨绔子弟,王经理虽说是猫哥手下的人,却也终究只是一个小小的经理罢了,这要是打了他,日后他那个护犊心切的父亲找上门来,王经理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一时间,竟无人答应,王经理哪里还不清楚这些人都在想些什么,无非就是怕来自文林的报复。真是一群笨家伙,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心里咒骂着这些木鱼脑袋的部下,但王经理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文林。

    “按我说的去做。”这一次,王经理的口气有了变化,看来她是真的打定主意了。

    莫斌对这个经理的做法还是挺满意的,虽然此刻他脸上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情变化,但在他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那些个保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点了点头,才四散而去。得罪文林,是这些人都有些不情愿的,但得罪猫哥的贵客,这点更是完全想都不敢想。两权相较取其轻,显然是认同了王经理的做法,他们才领命而去。

    也算是文林的运气好,莫斌心想,还好这王经理拿定了主意,否则莫斌肯定是会催动自己刚刚下在那文林身上的咒术,让他体验一下生不如死的感觉,在一段时间之后,如果那个时候他还记得这回事的话,才会收走这个咒术。冒犯到他头上来的人,怎么能不吃一点苦头?否则人人岂不是都会拿他当软柿子捏?

    钱茅的身影,终于是出现在了大厅中。

    在王经理认出莫斌之后,就有人将莫斌的名号通报给了钱茅,而这位众所周知的猫哥,在知道有人找自己兄弟的麻烦后,立马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跑进了会所的大堂。

    “猫哥好!”

    会所的工作人员看到钱茅出现后,全都低头问好。这声问好的整齐程度,甚至都让莫斌怀疑这是不是事先排练了好几百遍的结果。

    “斌子!”结果钱茅并没有理会那些手下,反倒直接向莫斌打招呼。这一声问好,直接让某些人的心底里安定了下来,果然莫斌是被猫哥看中的人,还好他们没有选择帮助那个文林来踩莫斌。

    “猫哥好。”莫斌微微点头,在来的时候,莫斌就在想钱茅是不是这家会所的主人,现在看来,即便他不是主人,恐怕也会是大股东一类的存在,不然这些人不可能对他那么客气。

    “斌子,我俩就不用这么见外了,你说是不是?”钱茅走上前去拍了拍莫斌的肩膀。“刚刚是谁在欺负你啊?我怎么没看到人了?”

    “禀报猫哥,”王经理根本不敢抬头,但她的声音打断了钱茅跟莫斌的对话。

    “你说。”敢在这个时候打断顶头上司的问话,看来这个女人是已经拿捏完毕利害关系了,她恐怕这个时候已经打算往死里踩那个文林。

    将大致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之后,钱茅沉吟了片刻。

    “原来是那个蠢货,想想也是,除了他还有谁没事干到处找茬的,你给他的教训还不够,让云叔那边的人打断他一条腿吧。”轻描淡写地来了这么一句话,钱茅这人果然是个狠角色,莫斌暗暗心想。

    “斌子,你这个时候找我,有什么事?”钱茅还在等着莫斌秦国宝他们的协商结束,只是没有想到会是莫斌先来联系他。

    “秦国宝叛变了。”莫斌上来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一下子让钱茅瞪大了双眼。

    “我们找一个房间再谈。”钱茅立刻意识到了这不是一件小事,忙带莫斌上楼。

    可以说直到这时,莫斌才领略到了这华丽的会所内部。一切装修都很完美,金色的风格遍布了几乎所有能被看到的地方,给人一种一踏进这里就仿佛置身富贵乡的感觉。

    在带莫斌上楼的时候,钱茅忽然拨通了一个电话。

    “九指,对,就是之前那事出了点幺蛾子,你赶紧过来一趟吧,斌子现在已经在我这里了,什么?你问出了什么事?秦国宝想要独吞一切的利益,背叛了斌子,还想杀掉斌子,这样的事值不值得你过来?”

    “什——么!?”就连莫斌这个走在后面的人,都可以听到从钱茅手机里传出的咆哮,莫斌开始有些心疼钱茅的耳朵了。钱茅被那一声给吓得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

    “哇,你要吓死我啊,赶紧过来吧,这事我觉得有些麻烦。”莫斌已经将事情的始末大致跟钱茅说了一遍,因此钱茅也知道这事不怎么好办。

    两人来到了会所二层最里面的一间房间,这是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一般也是提供给人用作密谈的。但别看这位置似乎不怎么好,里面的装修也足够莫斌眼花缭乱的了。金碧辉煌的墙壁,昂贵的地毯,以及市面上几乎已经绝迹的家具,全在这房间里出现了。

    虽说莫斌以为自己的见识已经跟一个普通的乡下人相差甚远了,在看到这房间内部的装饰的时候还是眼花缭乱了好一阵子。

    看来奢侈这东西,真的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做不到的。

    一名打扮漂亮的女服务生,端着一壶茶走了进来,在认真谈话的时候,很少有人会选择喝酒。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