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十二章埋伏

    落云村并没有什么特产,也没有任何的工厂,所以平日里就连汽车都很少出现。(www.k6uk.com)但是这一日清晨,一支整齐如一的车队驶入了落云村。

    这是村子里喧闹声音的来源,早起的村民也都没有见过这等场景,纷纷出来观看。

    当莫斌从家中出来时,村里的小路上已经聚集了许多的村民了。

    这是在搞什么阵仗?

    莫斌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今天也不是什么过节的日子,怎么村里这么热闹,难道赶集的日子提早了吗?

    这时,莫斌的电话响了,看到来电显示,莫斌似乎明白了什么。

    “宝哥?”

    “斌子啊,我已经给你派了车队过去了。”

    果然是秦国宝,今天的确是跟秦国宝约定交货的日子了,金郎酒的酿制并不是很耗费时间,只要使用从瘸老头那里继承过来的巫术,短短几天时间就能让这药酒成型。

    说到底,这也只是强身健体的药方罢了,在巫术里面,跟长生不老的仙药是完全不能比较的。不过那种仙药的炼制,就不是这么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了。

    “我说村子里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宝哥派来的大阵仗,不过这未免也太夸张了吧?”

    直到这时莫斌才注意到出现在村子里的这支车队,清一色地由宝马,路虎等一系列的名牌车组成。

    “这不是也让你长脸吗,我知道村里的人不是很看得起你,特别是你还是从监狱里出来的,所以这就让村里的那些人见识见识你的后台。”

    “是吗,呵呵。”

    莫斌干笑了两声,秦国宝的做法,不能说有错,但跟莫斌一贯以来想要低调的想法还是有些出入,至少,这不是莫斌现在想要的场面。

    “多谢你的好意。”

    “说什么呢,斌子你的事就是宝哥我的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莫斌却不能断然拒绝掉秦国宝的好意。秦国宝的做法,虽然太暴发户了,却还是能在很大程度上帮助到莫斌的,至少村里的人暂时不会瞧不起莫斌。

    “知道了,那么就让他们来取酒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莫斌也没有必要再犹豫些什么了。

    “咦?”

    挂断了电话后,莫斌看到了赵玉卉的身影。

    那个身材丰满的女人,正小步蹒跚地向他跑来。

    “莫斌,你是不是惹到了什么麻烦?”

    满脸担忧的她看着莫斌,因为这些豪车里出来的人的穿着太过黑帮化了,导致赵玉卉以为这些人全是来找莫斌麻烦的。

    “嫂子,您就别瞎操心了,这些人,是我的朋友。”莫斌笑了笑,他倒是没想到,这个赵玉卉竟然会这样担心他,看来是真的把他给当成自己的男人了。

    莫斌一时间竟有些无语,这就是被一个女人给担心的滋味吗?莫斌长久以来的心灵里,竟产生了些许安心的感觉。

    “朋友吗?可是他们——”赵玉卉有些不太相信莫斌的说法,但看到莫斌那让她安心下来的眼神,她感觉自己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如果你有把握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终究,赵玉卉还是一个女人,就像以前亡夫死去的时候一样,她没有办法左右丈夫的决定,看着眼前的莫斌,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既给自己安定感,却又会给自己一种隐隐的担忧,这担忧是什么,她又说不上来。

    莫斌明白赵玉卉的想法,但他并不会告诉赵玉卉关于自己的一切,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便带着秦国宝派来的人去取货了。

    聚集起来的村民一看到这些豪车竟都是来找莫斌的,不免各自心下都起了些心思。

    将已经酿制完毕的金郎酒全部装上车后,莫斌也跟着上了车,这次秦国宝派来的司机并不是之前的,而是一个莫斌不认识的人。

    莫斌并没有感到奇怪,毕竟秦国宝好歹也经营着那么大的一个集团,换人来负责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秦国宝好歹也是玩转了洛南县的人,按理来说应该很清楚用熟人来接待客户会更好的原则吧,怎么这次竟然派了个生人过来。

    莫斌上的是一辆路虎牌子的越野车,在他上车后,车队便缓缓地开始驶离落云村,向着洛南县的方向驶去。

    在离开落云村的时候,莫斌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赵玉卉那略带些担忧的眼神。这个女人,莫斌摇了摇头,她未免也太过操心了吧。

    在落云村到洛南县的路上,有很长一段的路是荒无人烟的山路,而这支车队,竟然在行驶到了无人的地方之后停了下来。

    “到了?”

    因为没有睡好,一直在车上眯着眼睛的莫斌忽然睁开了双眼,因为巫术的修习,再加上身体的锻炼,使得莫斌能很快地察觉到环境的异动。

    “到了。”

    那个陌生的男子如此说到。

    环视了一遍荒无人烟的狭窄山路,莫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是谁在指使你?”莫斌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冷冷地看着这名陌生男子,同时也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不是完全没有防备,但正因为是艺高人胆大,所以才会在没有完全确认到来者身份的时候跟着上车。

    “还请莫先生稍安勿躁,我家主人是十分看好你的。”

    陌生青年向莫斌微微低头。

    “老二,你也太谦虚了吧。”

    车门外,一个粗壮的声音响起。

    “主人他并没有说要我们礼貌对待这个姓莫的小子,只是让我们把他给带去,好断了秦国宝的新生意。”

    “你可别忘了主人可是说过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能让莫先生为主人所用,能够制造出云白膏和金郎酒的人,这可是重金都求不来的。”坐在莫斌旁边的青年回话到,看来这位青年就是那个粗壮声音所说的老二吧,这两人,难道说——

    秦国宝虽然是在洛南县的一方霸主,可是长年以来一直有一个死对头,而这死对头,便是经营着数家娱乐会所的王青。据秦国宝所说,当年他入狱这一事,可能就跟这个人脱不了干系,而且当年在监狱里将秦国宝埋在土里的对头,也跟王青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你们是王青的人?”

    莫斌得到了结论后,也不隐瞒,直接当场给说了出来。

    两人显然楞了一下,他们似乎没有想到这么快自己的身份就被捅破了。

    “倒也不愧是主人看上的人,竟然已经看出我们俩的身份了。”大块头说到,虽然口头上说着像是在夸人的话,但他的眼神却开始变得恶狠狠的了,根本没有半点夸奖的意思。

    莫斌丝毫不在意他脸上的变化,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们。

    “如果你们能够好言好语来劝我,我未必不能给你们答复,可是你们既然选择了这种阵仗。”莫斌意味深长地扫视了一遍将他给围堵在里面的人。“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大块头和瘦削青年相视一眼,随后都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姓莫的小子,你看来是有点没有搞明白你现在所处的境地。”大块头先说到,紧接着,瘦削的青年也开口了。

    “是啊,现在这里可只有你一个人,如果我们真要想霸占那些酒,干脆就把你杀了扔谷里就好了,还有必要这样对待你吗?”

    “不过,可惜的是,我们的老板看上了你,所以他要求我们带回的,不是这些酒,而是你这个人,我们需要你帮忙制作一切你答应帮助秦国宝的事情,报酬双倍。”

    两人一唱一和的把前因后果都给交代清楚了,但是迎接他们的回答只是莫斌的冷笑。

    “我说过了,如果是好好说话的话,我未必不能跟王青合作,可是你们既然选择了用武力来进行威胁的手段,不得不说,很差劲啊。”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摇了摇头。

    “莫先生,既然你不肯合作的话,那么只好失礼了。”瘦削青年仿佛很抱歉的样子,但大块头已经冲上来了。

    “和他说那么多废话干嘛,直接拿下!”他一把抓住了莫斌那一边的车门,一下子打开了车门。

    但是壮汉的身子却忽然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两圈之后重重地栽倒在了地上。

    后面本来打算一拥而上的打手,看到这一幕之后都被吓了一跳,顿时不敢上前了。

    坐在驾驶座的瘦削青年也吃了一惊,他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名叫莫斌的青年,竟然是这般厉害的角色。

    他慌忙伸手去开驾驶座的车门,却吃了莫斌当头的一拳。

    瘦削青年在这个时候化作了一枚火箭,撞开了车门飞了出去。

    “真没想到,我的身体居然已经强壮到了这个地步。”

    莫斌也没想到按照瘸老头传授给自己的巫术锻炼,竟然能取得这样意想不到的成果。若是换做以前,能打倒这个瘦削青年,可能就是莫斌的极限了。

    莫斌之所以会这么欣然的就上了这些有些可疑的人的车,也是想试试自己的身手。这些人看起来都是王青手下的专业打手。

    脸上带着轻松笑容的莫斌,这时才慢慢地下了路虎。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