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四十六节、骑兵队

    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上,一支军队正在缓慢前进,他们打着的旗帜上的图案是一个古怪的十字,十字上方加了一个横杠,只是这古怪的图案中增加了一条缠住十字喷火的黑龙。(www.k6uk.com)

    “我记得我的旗帜上没有这个大蜥蜴。”布鲁斯骑在马上,有些不满和郁闷的对马库斯说道。

    “那不是蜥蜴,是黑龙我的男爵大人。”马库斯对于布鲁斯那古怪又低劣的审美简直无语,亏得他还把那面难看的旗帜堂而皇之的打在了公爵封臣们中间。

    “哦,龙,对了,是你们的龙。”布鲁斯用手指塞进头盔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毫无直觉的说道。

    “是的,男爵大人,我觉得黑龙自古是权利和武力的象征,漂亮的旗帜可以激发士兵们的奋斗信心,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的旗帜,呃,比起以前更加的壮丽吗?”马库斯跟在布鲁斯坐骑旁边,他一边走一边向布鲁斯解释道。

    “好吧,好吧,你高兴就好。”布鲁斯摊开双手,这些艺术家就是喜欢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男爵大人,贵族和骑兵们已经集合起来了,你打算做什么?”这时候,爱德华纵马上前向布鲁斯禀报道。

    “爱德华,你继续带领军队前进,我要和骑兵们一块行动。”布鲁斯听了爱德华的禀报顿时来了精神,他用脚后跟的马刺踢了踢坐骑,纵马上前朝着骑兵们集合的方向走去。

    “什么,您要把军队交给我带领?”爱德华一听大吃一惊,这支军队可是格林顿全部的力量,布鲁斯就这样交给他统帅,这未免也太草率了点。

    “是的。”布鲁斯头也不会的说道。

    “请稍等男爵大人,至少你应该带上家臣。”爱德华有些担忧的提醒道,骑兵们大部分是贵族,他们可是杰弗瑞的旧臣,若是某个人意图不轨的话,布鲁斯很有可能会被中途干掉。

    “不是有肯和菲比吗?他们也是我的家臣。”布鲁斯拨转马头,对爱德华说道。

    “可,可是他们。”爱德华一听简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肯和菲比同样是杰弗瑞领主的旧臣子,说起来有可能比贵族们更加危险,尤其是肯,那个一直都没有投降的骑士。

    “放心好了。”布鲁斯却摆了摆手,他并不是认为自己有主角光环,而是通过长期对肯和菲比的观察后,心中有了一个相对准确的判断。

    菲比可以说是贵族中审时度势的代表,他在杰弗瑞领主处于劣势的情况下,立即判断出自己旧主人即将灭亡,而很快的投靠了新的势力,这对于贵族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可耻的,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家族的存续,任何手段都是为了所谓的家族荣耀。

    可是爵士肯却是另一个极端,他固执和不识时务,为了虚幻的所谓骑士荣耀而战斗,就算旧主人杰弗瑞死亡了,他也依旧在内心保持着忠诚,做着自认为正确事情,可以说相对于菲比的投靠,其实布鲁斯在内心更加欣赏有原则的骑士肯,这也是他敢于把自己的安全交给两个人的原因。

    作为菲比来说,此时没有背叛自己的理由,他的家族存续和发展已经离不开格林顿,而骑士肯绝不会做出偷袭背叛的卑鄙行径。

    “灰律律~~~~。”当布鲁斯来到草地上的时候,一片战马嘶鸣声响起,贵族们披甲骑在马上昂首等候着布鲁斯的命令,而自耕农轻骑兵们则站在坐骑旁边,用手牵着缰绳。

    “男爵大人。”

    “男爵大人,为什么让我们在这里等候?”

    贵族们看见布鲁斯骑马前来,他们连忙向布鲁斯询问原因,虽然他们早就缠着肯和菲比问东问西,但是两人其实对此也毫无所知,因此只能在这军队旁边的草地上耐心等候。

    “诸位大人,这里距离伊格纳斯的庄园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如果跟着步兵前行的话,我们恐怕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堆尸体,所以我将骑兵们集合在一起,我们先行出发。”布鲁斯骑马来到了贵族们和轻骑兵们面前,向他们解释了自己的行为。

    “抛下步兵前行,男爵大人,这太冒险了,没有侍从和步兵的保护,我们可能会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的。”可是有的贵族却不同意,他们习惯了与步兵在一起,习惯了有侍从帮助穿戴盔甲,如果脱离了自己的侍从和仆人们,这些贵族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倒觉得不错,没有了步兵的拖累,我们可以很快抵达战场。”可是另一名年轻的贵族却同意了布鲁斯的决定,步兵行动缓慢,骑兵行动迅速,常常骑兵需要等待步兵,这让年轻而渴望战斗的贵族十分不满。

    “你太年轻了,战场上绝不是这样的,我们还没有弄清楚敌人的人数和位置,贸然的摆脱步兵的保护,很可能是一头熊掉进了沼泽之中。”战争经验丰富的贵族,却不屑一顾,他们认为着不过是年轻的人鲁莽而已。

    “够了,这是男爵大人的决议,你们作为封臣只需要服从命令就是。”这时候,菲比站了出来,他呵斥了贵族们的争论,布鲁斯看了菲比一眼,眼神中露出些许意味深长。

    “诸位大人们,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争论,就这样决定了,我们骑马赶往伊格纳斯庄园,当然我不会冒然的进攻,但也不会退缩不前,如果战机合适,你们将与我一起并肩作战。”布鲁斯在马背上抬了抬屁股,他大声的向贵族们说道。

    “唔,那只能如此了。”贵族们相互看了看,他们也知道此时无法反驳布鲁斯的命令,毕竟他们是按照封君命令前来作战,如何战斗可是封君的决议,更何况布鲁斯在对战杰弗瑞领主的时候,杀伐果断,一举攻克百年世家的城堡,这点就足以让贵族们敬畏。

    “那么所有人上马,我们出发。”布鲁斯摁了摁自己的头盔,他拨了下马首,朝着伊格纳斯庄园方向纵马上前,轻骑兵们连忙翻身上马跟在他的身后,贵族们用脚后跟的马刺踢了踢坐骑,也紧跟了上前,顿时盔甲摩擦声和马蹄声轰然而起。

    “菲比,布鲁斯到底在搞什么鬼?”只有故意落在后面的肯向菲比询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们尽好自己的职责就是了。”菲比皱着眉头,他也摸不准布鲁斯的想法,只能在心中祈祷不要出大篓子。

    就在布鲁斯率领着骑兵队先行一步的时候,伍尔夫抬起头看着乌云压顶的天空,他的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而白骑士却一脸茫然,不明白伍尔夫为什么会这样的苦恼。

    “今年的雪来的太早了。”伍尔夫的脸色便的煞白,倒是将白骑士吓了一跳,他知道这位北方战士在面对敌人进攻的时候,都从没有害怕胆怯过,可是现在他竟然会如此的恐惧。

    “咦,确实如此。”白骑士扬起脸,正好一片雪花飘在了他的脸上,冰凉的雪花瞬间化成了水珠。

    “糟糕。”伍尔夫脸色大变,他迈开大步走向了葛兰伯爵的领主屋宅方向,白骑士也连忙跟了上去。

    葛兰伯爵站在领主大厅中,他的身旁是刀疤脸和另一名手下,他们一脸狼狈的向伯爵禀报着事情经过,葛兰伯爵的脸色渐渐的变得铁青,他不耐烦的发出了一声低吼,昏暗的大厅中只有铜火盆中的火焰跳动着,即使是白天北方的天气也十分的暗淡无光。

    “乒。”领主大厅的门被推开,伍尔夫和白骑士大步的走了进来,葛兰伯爵诧异的转身,而他的手下紧张的退后几步。

    “啊,我的朋友伍尔夫。”但是葛兰伯爵的反应极快,他的脸上马上挂起了笑容,一副一切与自己无关的表情。

    “伯爵,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出去看看天气,或者你忙着让自己的手下找我的麻烦,而没有注意到今年的冬天来得格外早。”伍尔夫并没有理睬葛兰伯爵虚伪的笑容,他大声的说道。

    “冬天,冬天总是来得很早。”葛兰伯爵耸了耸肩膀,他走到了自己的领主宝座前坐下,一名女仆连忙给他倒上了酒。

    “你是说连续几年都是这样?”伍尔夫的眉头紧皱起来,他疑惑的问道。

    “没错,连续三年了,不过冬天离开的也很早。”这时候巴奈特走了进来,他对伍尔夫说道。

    “恩,仓库的粮食和物资没有问题吗?”伍尔夫连忙转身向巴奈特问道。

    “这可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你这个外来人。”葛兰伯爵的手下,刀疤脸盯着伍尔夫对他说道。

    “哈。”葛兰伯爵抿了一口酒,他发出了一声轻快的笑声。

    “外来人?小子我从小生长在这里,这里就是我的家,连续三年冬天都来的如此早,可你们竟然还视为一切正常,葛兰你忘了老爹的话了吗?”伍尔夫被刀疤脸激怒了,他怒吼道,那声音在大厅中震的嗡嗡直响。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