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七节、领地争端

    “是一场平叛,难道你不知道叛军盘踞在贝墨西公爵东部领地上的事情吗?”利奥波特男爵好奇的问道。(www.k6uk.com)

    “哦,这件事我好像听说过,不过我们的土地虽然临近东部领地,但其实与东部领地的人并不常来往。”伊格纳斯淡然的对利奥波特男爵说道。

    其实这种事情也很正常,在这个时代的人们,信息和交流并不发达,许多人一生都没有离开过自己的出生的地方,如果不是刻意去打听消息的话,人们对于不牵扯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兴趣。

    伊格纳斯盛情的款待着布鲁斯和利奥波特男爵,在宴会中布鲁斯明显感觉到了这位庄园主和他美丽夫人欲言又止,难道他们是有什么事情要央求自己吗?

    就在这顿晚餐变得气氛有些诡异的时候,伊格纳斯端起了酒杯,布鲁斯和利奥波特男爵也连忙端起了酒杯,他们知道按照贵族礼节,此时是主人致词的时刻。

    “尊敬的两位男爵大人,你们是我的庄园中所招待的最尊贵的客人了,尤其还是两位从战场上回来的英勇之士。”伊格纳斯对利奥波特男爵和布鲁斯说道。

    “亲爱的,你让两位男爵大人太紧张了。”伊格纳斯的夫人握住自己丈夫的手,对他说道。

    “哈,伉俪情深。”布鲁斯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很羡慕这位庄园主,这两人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父母,虽然过着普通平凡的生活,但是却非常幸福。

    “多么美妙的一个词,也许我们应该记下来,请石匠为我们雕刻在庄园壁炉的墙壁上方。”伊格纳斯夫人轻声赞叹,她从没有听过如此准确美丽的词汇。

    “真是不错,不过亲爱的夫人,还是让我继续讲下去。”伊格纳斯宠溺的对自己的夫人笑了下,但是布鲁斯敏锐的发现他的嘴角的笑有些僵硬。

    “不用担心,长夜漫漫,我们有的是时间。”利奥波特男爵也笑了起来,他拿起桌子上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伊格纳斯大人,你似乎是有什么事要告诉我们,对吗?”布鲁斯却对伊格纳斯说道。

    “呃,是的,其实是有一件事。”伊格纳斯坐了下来,他咽了口唾沫,妻子伸手紧紧握住他的手,此时仿佛烛台上的蜡烛火都开始凝固。

    伊格纳斯开始向利奥波特男爵和布鲁斯讲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其实当布鲁斯等人敲响他庄园门的时候,伊格纳斯还以为是自己邻居雇佣的恶棍找上了门。

    “邻居?”利奥波特男爵好奇的问道。

    “是的,我们的那位邻居拥有的庄园和土地比我们多,而且血统也非常高贵。”伊格纳斯的妻子苦笑着对布鲁斯和利奥波特男爵说道。

    “是谁?”利奥波特男爵接着问道。

    “扎克。贝内特。”伊格纳斯砸巴了一下嘴,他将自己的酒杯前往前挪动了一下,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的盘子。

    “扎克。贝内特,是他吗?”利奥波特男爵吃惊的说道。

    “是谁?”布鲁斯疑惑的看向了利奥波特男爵,他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你不知道吗?扎克。贝内特是公爵大人的堂哥,原本是公爵爵位的第四继承人,但如果贝墨西公爵大人没有子嗣的话,毫无疑问他将是下一任的公爵大人。”利奥波特男爵对布鲁斯解释道。

    “公爵爵位的顺位继承人?”布鲁斯听了利奥波特男爵的话后,也感到非常吃惊,谁能料到,在这里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位高贵血统的人。

    “没错,说实在的,同这样一位血统高贵的大人做邻居是非常有压力的,不过幸好这位大人平常是呆在南方,他很少回来。”伊格纳斯夫人叹了口气说道。

    “可是在七个礼拜日前他回来了。”伊格纳斯轻声咳嗽了一下,他对布鲁斯说道。

    “有什么问题吗?”布鲁斯摸了摸下巴,对伊格纳斯问道。

    “其实我们的领地和扎克大人的领地之间有一片沼泽,在从前这片沼泽是事实上我们共有的,我家的仆人有时候会去那里采摘蘑菇,在此之前我们从没有任何的问题,可就在一年前,那片沼泽的水干涸了,肥沃的土地使得我的佃农种植了一些小麦和果树。”伊格纳斯对布鲁斯说道。

    “啊,我明白了,结果扎克大人回来的时候,他要把这片土地收归自己所有。”利奥波特恍然大悟的说道,这种事情在领主们之间很常见,土地争端甚至会引起私战。

    “没错,其实如果是平时的话,我并不愿意与这位尊贵的大人引起争端,我们的血统不足以与这位大人争执。”伊格纳斯的脸上带着苦涩,看得出来他是真心不想引起争端。

    “可是,我们家族的债务有点沉重,如果扎克大人收走了我们的那片土地,以及那上面的庄稼,恐怕我们就只能抵押庄园度日了。”伊格纳斯夫人沉重的说道,她将目光落在了壁炉旁的孩子身上。

    “但是那片土地是你们共有的,你可以上诉公爵那里,请公爵大人定夺。”利奥波特男爵有些生气的站起身说道。

    “呃,可是。”伊格纳斯和他的妻子脸上露出了艰难的神色,布鲁斯有些理解,其实当他是村官的时候,也常常面临这种事情,这从来是一个困难的事情,更何况牵扯的是公爵的亲戚,公爵很可能会倾向于自己的堂哥。

    “那么您想要我做什么?”布鲁斯对伊格纳斯询问道。

    “事实上,我希望两位大人能够帮助我们做一个仲裁。”伊格纳斯充满希望的对布鲁斯和利奥波特说道。

    “可是我们并没有仲裁的权利,我们既不是您的封君,也不是公爵大人。”利奥波特男爵摇了摇头,他很想帮助这一对善良的乡绅,但是他也知道其中的艰难,谁会和公爵家族的人作对,更何况扎克大人的名声一向不是很好。

    “我们只是想扎克大人推迟收走那片土地,等我们收割完了上面的小麦和果实,我们就能够买掉还掉商人公会的债务。”伊格纳斯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可以试试。”利奥波特对布鲁斯说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