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百一十五节、返回领地

    公国东部平叛结束,贝墨西公爵解散了整个的军队,让封臣们率领各自的军队返回自己的领地,很快这片原本平静的土地上,只留下了尸体和战火的痕迹。(wWw.goalkeeping-museum.com)

    “老凯文。”布鲁斯作为西奥多郡的郡守,他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但是在临走之前,他将战场商人老凯文叫来。

    “男爵大人。”老凯文恭敬的站在布鲁斯的面前,他打量着面前的这位年轻男爵,原本以为布鲁斯让他承包所谓的清扫战场任务,不过是为了讹诈自己的手段,但是经过这几日的实施后,他发现其中竟然让自己赚了不少油水。

    “我现在已经是西奥多郡的郡守,所以除了将整个战场上的剩余物资打扫的任务之外,我希望给你再加一项任务。”布鲁斯对面前这个秃顶的商人说道。

    “当然,尊敬的男爵大人。”老凯文连忙低下头,他准备洗耳恭听。

    “战场上的尸体全部要埋葬起来,并且要深深埋葬,绝不能就任由这样丢弃。”布鲁斯对老凯文说道。

    “要把所有人都埋起来吗?”老凯文有些发愁,贵族们自己的士兵肯定是自己打理的,可是那些叛军农奴就没有这么好运气,尸体被任由的丢弃在旷野中,任凭乌鸦和老鹰啄食。

    “是的,全部埋葬起来,否则会发生瘟疫的。”布鲁斯知道这些**的尸体,很容易滋生细菌,大战之后闹瘟疫的事情,古今可不乏例子。

    “瘟疫吗?”老凯文并不清楚这种事情,但是他又不敢违抗布鲁斯的命令,只好答应了下来。

    布鲁斯在安妮等人的陪同下骑上了马,率领着格林顿民兵团离开,看着军队的背影,老凯文有些发愁,布鲁斯将整个战场打扫工作交给了他,意味着他又可以有一笔不小的收入,但是要埋葬尸体却需要雇佣人手。

    贝墨西公爵派出使者,向自己领地各处的郡守和贵族们宣传平叛的消息,白骑士的尸体也被绑着一辆马车上,随着军队前行,每经过一处的领地,当地的贵族和平民们都蜂拥而至,他们都想看看这个将整个公国搅得天翻地覆的叛军头目长什么样子。

    “死了?”黑执事此时正在靠近海边的一处屋宅中,他穿着一件来自遥远东方的丝绸睡袍,空旷的客厅中唯有四根穹顶列柱,角落里有几尊大理石雕塑。

    “是的,贝墨西公爵已经将尸体带回了城堡途中,沿途的贵族和平民们都见到了。”得到白骑士死亡消息的告解神父,连忙骑马来到了这座属于教会的海岸华宅。

    “这个没用的混蛋。”黑执事听了大怒,他将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顿时银杯子中殷红的葡萄酒洒了出来,漂亮的杯子出现了裂纹。

    “战场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凭借一支农奴组成的军队,能支撑这么久也不容易了。”告解神父看着盛怒的黑执事,他站在这宽敞的客厅中大气也不敢出。

    “我给他的钱,还有布鲁国王支援的钱足以雇佣一支精锐部队,可是这个混蛋非要聚集农奴,声势虽然浩大,但是也肯定会招来公爵的忌惮。”黑执事用手扶着额头,白骑士的死使得他失去了一张可以控制的筹码,为了培养这一张筹码,他可是费了不少心血。

    “但是幸好教宗霓下交代的任务已经完成,一年一度的枢机主教选举就要开始了,大人您有什么计划?”告解神父皱着眉头,对黑执事说道。

    “哼,这件事无非是花钱的事情,那些老狐狸没有一大笔钱是不行的。”黑执事叹了口气,既然白骑士已经死了,虽然感到遗憾,但是继续生气也无济于事。

    “枢机主教的选举极为重要,没有枢机主教的支持,教宗霓下的宏伟计划可能会受到阻碍。”告解神父有些担忧的对黑执事说道。

    “那是当然,放心好了,教廷已经为我派来了几名得力助手,他们应该在路上了吧!”黑执事拉过一张苹果木座椅,他坐在了木椅上,对告解神父说道。

    “得力助手?”告解神父有些迟疑,目前黑执事最缺的是钱,这些助手难道能够帮助黑执事在最短的时间内聚集起钱财吗?

    “嘿嘿,他们会帮我做到的。”黑执事似乎看出了告解神父的疑虑,他笑着说道。

    “嘎吱~~。”此时,客厅的侧门打开了,一个穿着洁白白色围裙,面庞美艳的女仆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她有一头棕色的秀发,五官如同最娴熟的雕刻大师的作品,牛奶般白皙的肌肤,红润小巧的嘴唇,这是一个端庄秀丽的少女。

    女仆将盘子放在了黑执事面前的木桌上,盘子里晶莹剔透的葡萄非常诱人,放下了盘子后,女仆便恭敬的后退准备转身离开,告解神父看着这位端庄的少女,心中说这一定是位有贵族血统的女仆,也只有黑执事这样高贵的大人,身边才会有如此训练有素血统高贵的女仆。

    “瑟琳娜。特雷西等一下。”正当女仆准备离开的时候,黑执事却叫住了她。

    “大人。”女仆瑟琳娜转身,低下了头面对着黑执事。

    “你的弟弟死了,我是一个慷慨的主人,今天你可以休息半天,向主神祷告宽恕你那可怜卑微弟弟的灵魂。”黑执事对女仆瑟琳娜说道。

    “呃?”告解神父一听,心中吃惊不小,他没有想到这女仆竟然是白骑士的姐姐。

    “呜~~。”瑟琳娜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开始发白。

    布鲁斯的军队顺着蜿蜒曲折的小径,向着自己的领地前进,这一次他们行军的速度要慢得多,不仅是拉着几车的战利品,还有便是一些伤兵。

    “行军的速度再慢点。”布鲁斯骑在马上,看着一瘸一拐跟着队伍的伤兵们,虽然安妮和梅维丝用干净的亚麻布,以及草药包扎起了伤口,但是马车的缺乏,使得只有一部分重伤的伤兵才能有马车可以乘坐。

    “放心吧男爵大人,梅维丝的草药很有效,没想到她竟然对草药知识如此的娴熟。”斯图科夫来到布鲁斯身边,对他说道。

    “恩,下一次我们应该准备更多的马车。”布鲁斯有些感慨,看来不光是工业时代的战争,对于后勤需要专门的统筹,就连这种生产力低下的时代,同样考验后勤支援。

    “啊~~。”忽然,一声尖叫声响起,让原本平静行军的格林顿民兵们紧张起来,一些经历过战场血腥的伤兵,甚至恐慌的也发出了尖叫声。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