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七节、童谣

    顺着自己家臣指着的方向,贝墨西公爵看见了一位骑着白色骏马的骑士,在人群中脱颖而出,不仅仅是他的坐骑,就连骑士的盔甲也是洁白的,更让公爵心惊的是骑士背后的旗帜。(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

    “白色塔楼,多少年没有见过了。”贝墨西公爵看着在白骑士身后,随着风猎猎展开的旗帜。

    当白骑士出场的时候,他的剑如龙卷风一般刮过战场,胯下的战马踢飞了企图挡在他前面的持盾军士,白骑士犹如一位伟岸的战神,见到领军者如此的英勇,农奴们也士气大涨,纷纷跟随在他身后朝着贝墨西士兵们的阵线发动猛攻。

    “哦哦哦~~。”不过真正打开缺口的却是一群隐藏在农奴们中间的狂战士,他们在上战场之前会痛饮一种古怪的来自于黑森林的液体,这液体味道难闻,入喉如同火燎,但是北方战士们普遍认为,这种液体是战神所赐,喝了能够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乒~~。”喝了战神酒的狂战士,抡起手中的大锤猛击在盾牌上,顿时坚韧的木盾被砸出了数条裂缝,原本持着盾牌的军士只觉得自己的手腕被震的疼痛无比,而身体也整个向后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身后的同伴盾牌上。

    “该死的,是狂战士,为什么这里有北方狂战士?”看见那些在阵线上砸开一个个缺口的高大的北方战士,贝墨西公爵只觉得额头冒汗,他的嘴角冒出白沫,口沫四溅的对身旁的谋臣问道。

    “公爵大人,我建议您立即离开战场,这里太危险了。”谋臣看着被不断逼退的步兵阵线,他连忙对贝墨西公爵说道。

    看着战场上厮杀震天,一名贝墨西士兵被从同伴中揪出来,狂战士抡起手中的战锤,狠狠的敲击在了他的脑袋上,铁头盔中迸出血浆和白色的脑浆,但很快便会踩进了泥土之中。

    “只有神恩骑士才对付的了狂战士,主神在上。”贝墨西公爵面色煞白,他看着那些还不在乎长矛刺进身体,继续挥舞着战锤作战的狂战士,不由的喃喃自语起来。

    “别忘了那个童谣,我的公爵大人。”谋臣小心的走到公爵身边,对他说道。

    在大陆上流传最广的一个童谣,也是所有的孩童所知晓的。

    “十个农奴不敌一名剑士,十个剑士不敌一位骑士,十个骑士不敌一位狂战士,十个狂战士不敌一名神恩骑士,十个神恩骑士不敌一名马穆努克,但他们统统倒在紫衫长弓兵手下。”

    这个童谣虽然有些夸张和不实,但也反应了人们心中战士们的力量对比,神恩骑士是由教会祝福的战士,只有他们能够发挥出强大的力量,对抗狂暴的来自黑森林的狂战士。

    但是这一次贝墨西公爵原本以为只是平息一场农奴叛乱,所以根本就没有向教会申请神恩骑士的使用,携带的最强的精锐也只是公国骑士,而且在第一波公国骑士们就被人阴了一把。

    “公爵大人,您的贵体不能够受到伤害,快回到城堡中去吧,我们在那里立即向教会申请神恩骑士的支援。”谋臣看着血肉横飞的战场,咽了咽吐沫向公爵提议道。

    “你说的对,我现在就会城堡,召集神恩骑士们消灭这群混蛋。”贝墨西公爵点点头,他有些紧张的在侍从的服侍下蹬上马,不过在他离开的时候却有扭头对谋臣说道。

    “你留下指挥战斗。”

    “呃,是,公爵大人。”谋臣哭丧着脸,他劝公爵返回城堡就是为了让自己也脱身,但是没想到竟然被公爵留在了这里指挥。

    贝墨西公爵拨转马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可是在战场上还留着他的士兵继续奋战着,白骑士在马背上左右挥砍着,不过他敏锐的抬起头看着旋而远去的旗帜。

    “卡洛斯,让所有人大喊公爵逃跑了。”白骑士纵马跳到人群,来到了正在拼命杀敌的卡洛斯身旁,对着他瓮声瓮气的喊道。

    “什么,哦,我明白了。”在白骑士的提醒下,卡洛斯猛地抬起头看见山丘上公爵的旗帜已经消失了,只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贵族旗帜,孤零零的杵在那里。

    很快,战场上传来了公爵逃跑的喊声,正在作战的贝墨西士兵们听见了声音开始还不相信,但是当他们抬头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山丘上公爵的旗帜已经不见了,这下子所有的贝墨西士兵们都慌乱了起来。

    “公爵逃走了,那我们到底在为谁而战?”贝墨西士兵们顿时士气全无,他们拼命作战不仅仅是为公爵效忠,更重要的是为了获得公爵的青睐,贵族们能够凭借战功获得采邑,普通士兵希望能够得到奖赏提升地位。

    贵族们首先转身逃跑,公爵的谋臣根本拦不住他们,当装备最精良的贵族开始逃跑后,普通士兵们根本挡不住潮水般的农奴们,很快所有人都扔下盾牌和武器,拼命的朝着城堡方向逃窜。

    “贝墨西公爵可能没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惨吧?”卡洛斯浑身沾满血迹,他看了一眼自己开缝的皮革甲,对白骑士说道。

    “不要大意,打扫战场后,我们去包围城堡。”白骑士骑在马上,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对卡洛斯说道。

    “噢噢噢~~。”而这时候,好几名北方战士用绳索套住一名狂战士,拼命的将他拉倒在地上,但是那名狂战士似乎已经杀红了眼睛,完全不认识自己的同伴。

    “狂战士,如果不能压制住他们,他们会力竭而死的。”卡洛斯遗憾的摇摇头,狂战士确实很有用,但是消耗也是巨大的,常常一场战斗下来,就要损失好几名狂战士,有些并不是被敌人杀死的,反而是因为战斗过后继续不知疲倦的挥舞武器,最终衰竭而死。

    而在格林顿与杰弗瑞的边境上,两支军队也在对峙之中。

    此时的杰弗瑞并不知道贝墨西公爵的窘境,他驻扎在边境上,还期望着能够得到贝墨西公爵的一些支援,好给这位新任的男爵一点颜色瞧瞧。

    “领主大人,我们的探子发现两支贵族引领的部队已经进入了格林顿。”一名家臣对杰弗瑞说道。

    “我没有瞎,我早就看见了。”杰弗瑞用手指了指对面的格林顿,不满的对自己的家臣说道。

    这一次的边境冲突,杰弗瑞心疼的不仅仅是手下的那百名士兵,更重要的是他的亲信家臣菲比被抓住成了俘虏。

    不过,布鲁斯并没有亏待这位杰弗瑞的家臣,当吃饭时间到了的时候,安妮走到了关押犯人的仓库之中,牵着绳子将菲比带到了领主屋宅之中。

    “菲比大人,我将邀请你共同用餐,你能用自己的名誉发誓,不会在我们伶仃大醉的时候趁机逃走吗?”布鲁斯撕了一小块面包,舔着盘子中的肉汁,对菲比说道。

    “我用自己家族的荣誉发誓。”菲比举起自己的手,对布鲁斯以及两位封臣发誓说道。

    “安妮解开绳子。”布鲁斯点了点头,让安妮给菲比解开绳索。

    菲比不像是俘虏,而是平等的如同小拜伦和华莱士爵士一样做了下来,梅维丝俏皮的笑着给他们端上了食物和美酒。

    “哇啊,男爵大人,您的女仆还真是漂亮。”小拜伦看着梅维丝美丽的脸庞,以及动人的身姿,不由赞叹的对布鲁斯说道。

    “小心点,美丽的毒蛇才最可怕,如果我是你就绝对不会招惹她。”布鲁斯笑着对小拜伦说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