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一节、无尽之战

    斯图科夫等人看见了围住爱德华的士兵,他们并没有上前帮助的打算,反而是为这些选错了对手的士兵叹气。(www.k6uk.com)

    “竟然找上了那个家伙,运气真是不好。”斯图科夫摇了摇头,自从在军营训练场见识过一次爱德华的剑术后,他已经明白这个爱晕血的剑士,其实可能是格林顿最可怕的男人。

    爱德华感受着风从自己的指尖流过,他浑身的细胞都沉浸在战斗的快乐之中,蒙住自己的双眼不仅使得他不会因为砍出的血液而晕倒,除了双眼外的五官敏感度都变得很强。

    “宰了这个瞎子。”杰弗瑞的士兵们围住爱德华,用手中的长矛对着爱德华,他们决定向杀掉爱德华。

    “啊~~。”一名长矛手将盾牌挡在身前,接着双足蹬地冲向了爱德华,他准备用盾牌击倒爱德华,然后再用长矛刺死。

    手持盾牌的长矛手冲了过来,爱德华握住剑,听见了对方的脚步声,判断出距离后猛地击出手中的剑。

    一直隔着河流注视着战场的杰弗瑞,他发现了主动出击的格林顿士兵们,于是立即催动其他的士兵们通过河流上的土桥,好歼灭这一小群主动出击的格林顿士兵。

    “他们主动出击,说明我们的策略是正确的,一个一个拔掉对方的箭塔令他们恐慌了。”杰弗瑞舔了下自己干燥的嘴唇,他看着那群如孤舟般的小群士兵,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胜利的关键。

    菲比率领着士兵们尽量的想要包围歼灭布鲁斯等人,可是他们头顶上的弩矢却让杰弗瑞的士兵们手忙脚乱,腹背受敌让菲比心有余力不足。

    “噗~~,啊~~。”菲比身上鲜亮的皮革甲此时已经沾满了污泥,他听见一阵惨叫声,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看见爱德华站在人群之中,但是身旁却倒下了数名自己的士兵。

    “哇啊~~。”正想着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菲比又看见几名士兵惨叫着被撞飞,只见一个穿着皮革盔甲外面裹着皮毛,乱糟糟胡须的大汉,一手持斧头一手持盾牌,在杰弗瑞的士兵们中横冲直撞,如同一头被激怒的蛮牛,而几乎没人能够低档的住他的攻击。

    “这都是些什么怪物?”菲比咽了口唾沫,他突然发现格林顿这个不起眼的小领地,竟然藏龙卧虎。

    正当布鲁斯与杰弗瑞争斗的时候,在距离他们一百里外的一片平原上,另一场战争正在展开。

    “轰隆~~。”随着如雷鸣般的马蹄声响起,举着旗帜的骑士们骑马结队进入了战场,在他们的身后是排着整齐队列的军士们,不过不同于杰弗瑞那样的领主部队,这些军士各个身材高大,衣甲鲜亮,手中的武器也是擦拭的闪亮。

    “公爵大人,这一次出动的军队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贝墨西公爵的一名家臣好奇的问道。

    “对付叛逆,就要用雷霆一击的方式,更何况这也是我宣扬军威的好时机。”贝墨西公爵身穿精致盔甲,不仅仅是用最优良的皮革制作的,而且上面还有各种印花雕刻,胸前和胳膊上布满了繁复瑰丽的藤蔓图案,显得极为华丽,而公爵的头盔则是一位古典时代美女的摸样,高耸的绿色孔雀羽毛在脑后高高飘扬。

    “明白了,公爵大人。”那名家臣也露出了微笑,看起来贝墨西公爵是把这次行动当成了华丽的示威和狩猎,不过想想也是,对方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停。”为首的公国将军举起右手,让士兵们停了下,随着他的口令小平原上顿时轰然一声,紧接着便是寂静。

    “钪当~~。”除了骑士们在顾盼之间,盔甲相互摩擦发出的清脆声音外,几乎连鸟叫声都听不见。

    “那些叛军吓跑了吗?”贝墨西公爵打开面罩,伸手得意的摸了摸嘴唇边的胡须,笑着说道。

    “等等,他们来了。”忽然骑在马上的家臣听见了杂乱的脚步声,就像是波涛拍击海面的吵闹。

    “轰隆,嘎吱咯吱。”除了脚步声,还伴随着奇怪的车轮吱呀声。

    只见在公爵军队的对面山坡上,逐渐的出现了一支黑压压的线条,这些线条如波涛般起伏着,逐渐的越来越近,最终让公爵和他的军队看见,那是一些人头涌涌。

    “哈哈哈,这群乌合之众还想赢?”不仅仅是贝墨西公爵,就连公国骑士们都大笑起来,这些拿着草叉的农民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是衣衫不整,有些还赤着脚,更别说拿到武器,而他们还推着一些柴车,仿佛是去农田劳作而不是打仗。

    “他们应该滚回田里去耕作,战场可不是他们来的地方。”一名骑士掀开面罩,大笑着说道。

    “哈哈哈,没错,等会他们就会吓得屁滚尿流的。”骑士的同伴们也大声的附和着。

    “停下,停下。”可是那群农民们并没有返回田地的打算,在他们中似乎有一两名军官角色的人,他们举起手中的草叉和旧长矛,对身边的同伴们说道,于是黑压压的人群停了下来。

    “哗啦啦啦~~。”不过虽然农夫们停止了下来,但是他们相对于对面的公队,却显得极为喧闹,农夫们相互之间交头接耳说着话,一点都没有被军纪约束的摸样,看得公国士兵们目瞪口呆。

    “这也能叫叛军,哼,我看最多是一群土匪强盗而已。”贝墨西公爵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宫相,这个混蛋竟然报告自己公国中发生了叛军袭击事件,并且击败了好几名治安官,可是他看见的不过是寻常的强盗而已。

    “公爵大人,要不要派使者命令他们投降。”宫相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贝墨西公爵说道。

    “派使者,嘿嘿,他们难道是贵族?不过是群强盗而已,命令重骑兵们出击,击溃这群强盗,真是无聊。”贝墨西公爵有些兴趣缺缺的说道。

    “明白了。”宫相也有些后悔,自己手下那些笨蛋治安官,连一群乌合之众都打不过,不过他还是马上将公爵的命令下达下去。

    “重骑兵,前进~~。”一名手持骑兵旗帜的骑手,举着旗帜在阵前掠过,看见旗帜的骑士们纷纷举着手中的长矛和盾牌,踢了踢跨下战马,挤过人群出现在了阵地前列,他们排出了两列的横阵,准备平推向这群乌合之众。

    “大人,他们果然出动重骑兵了。”而在农民起义军中,卡洛斯看见了对面的行动,脸上带着喜悦的跑到了后方,对坐在一块石头上的白骑士说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