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九节、挑拨离间

    昏暗的墓室中,只有高脚铁架上的蜡烛照耀着,一排排的石头棺材中躺着的都是洛克家族历代的男爵,在最新的一副石棺材前面,韦恩爵士跪在石棺前,他紧握着双手祈祷状。(看啦又看小说)

    “爵士,你在这里已经两天了。”贝墨西公爵从墓室外走了进来,他看着韦恩爵士一直跪在詹姆斯的石棺前,不由的出言说道。

    可是,韦恩爵士仿佛没有听见一般,他维持着祈祷动作并没有动弹,也没有回答贝墨西公爵。

    贝墨西公爵叹了一口气,韦恩爵士对洛克家族的忠诚引起了他某种程度的恻隐之心,但是作为一名统治整个公国的统治者,他却知道自己不能够有任何个人感情。

    “我真是愚蠢,我应该让詹姆斯早点离开格林顿的。”韦恩爵士此时却开口说道,他在二天二夜中都是在遗憾和悔恨中度过的,作为洛克家族的守护骑士,他认为自己辜负了洛克家族,没有保护好男爵。

    “没有人能够防备这种事的,詹姆斯在格林顿呆了那么久,如果想杀他的话,对方肯定有很多办法。”贝墨西公爵在韦恩爵士的身旁走过,他看着石棺上的詹姆斯浮雕,这浮雕是用整块棺材盖子雕刻而成的,詹姆斯穿着盔甲将一柄剑放在身体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威严的武士。

    “没错。”韦恩爵士将头从手中抬起来,公爵的话提醒了他。

    “可惜啊,原本詹姆斯可以成为我重要的家臣,洛克家族原本能够在他的手中复兴。”贝墨西公爵将手放在了石棺上,冰凉的大理石棺材盖,他假装感慨的说道。

    “公爵大人,你有什么想法?”韦恩爵士对贝墨西公爵问道。

    “恩,洛克家族的继承法是直系血亲继承法,詹姆斯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那么男爵的头衔会自动的落在詹姆斯的头上。”贝墨西公爵站在了墓室中的窗户前,这里是唯一透出微弱光亮的地方,背对着光亮他就像是躲在阴暗之中般。

    “没错,布鲁斯已经是合法的男爵了。”韦恩爵士听了扶着石棺站了起来,他点头说道。

    “一个杀害了自己亲哥哥的男爵,贵族们是不会承认的。”贝墨西公爵插着腰,他故意挑动韦恩爵士说道。

    “贵族们不会承认吗?”韦恩爵士听了若有所思的看着公爵,对他反问道。

    贵族们之间虽然表面上都表现的仁义道德,但事实上面对继承权和财富以及土地,别说杀害自己的兄弟了,就连父母都下的了手。但是贝墨西公爵却给了韦恩爵士一个口实,这个口实可以让韦恩爵士成为篡夺男爵头衔的机会,目前詹姆斯身死之后,统治洛克的庄园和土地的实际统治者是掌握军权的韦恩爵士。

    “韦恩爵士,你是一位伟大高尚的骑士,如果你能够振兴洛克家族的话,相信詹姆斯在天堂也会感激你的。”贝墨西公爵走到韦恩爵士的身后,用手摁在了爵士的肩膀上,继续对他劝说道。

    “公爵大人,您的意思我怎么听不懂?”韦恩爵士皱起眉头,对贝墨西公爵询问道。

    “好吧,我也不绕弯子了,韦恩爵士你是一个聪明人,我作为贝墨西的公爵虽然拥有很大的权利和实力,但是我需要一位强力的封臣,帮助我实现更伟大长远的计划和目标,我相信你可以成为这个人,怎么样我们去灭掉布鲁斯,我会亲自将男爵的头冠戴在你的头上的。”贝墨西公爵靠近韦恩爵士,在他的耳边说道。

    此时,布鲁斯手持着利剑面对四名杰弗瑞的民兵,这些民兵握着手中的长矛,将矛尖对准了布鲁斯,做出了进攻的姿态。

    “你们就是进攻村民的人,看起来不像是强盗啊!”布鲁斯用剑对准那些民兵,他看着这些人的装备,虽然这些民兵的装备很简陋,但是却出奇的一直,他们身上的粗亚麻衣服也是同样的染色,这是只有来自同一个领地的人才会出现的现象,绝不是五湖四海的强盗们。

    “废话真多,不快点抓住他,菲比大人会生气的。”民兵们抬起手中的长矛冲向了布鲁斯,而布鲁斯连忙向后退了一步,用剑进行格挡,双方很快纠缠打斗在一起。

    “挺棘手的。”在灌木丛后面观战的菲比,看着布鲁斯与民兵们打斗在一起,他没有想到布鲁斯一边战斗一边寻找了一棵大树,背靠着大树面对着民兵们,这样布鲁斯就只需要对付一个方向的敌人。

    “我可以射伤他。”身旁的弓箭手对菲比说道。

    一块领地培养弓箭手是很困难的事情,因此一般将领们都喜欢把弓箭手放在身边,一名优秀的弓箭手的待遇甚至可以比照低阶贵族。

    “能办到吗?”菲比摸了摸下巴,对弓箭手询问道。

    “没有问题。”弓箭手笑着点了点头,他可是杰弗瑞领地中最出色的弓箭手。

    弓箭手弯着腰朝着前方跑去,他来到了一棵大树旁边,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正在奋战着的布鲁斯,于是挽着弓箭对准布鲁斯。

    “咯吱~~,嗖。”弓箭手拉开了弓弦,瞄准后松开了手指,弓弦发出了绷的一声,箭矢脱弦而出飞向布鲁斯。

    “哦。”布鲁斯听见了弓弦声,他惊恐的向声音的方向看去,就在箭矢飞向他的一瞬间,只听另一个嗖的一声,另一只箭矢从另一边飞了过来,正好击中了射向布鲁斯的箭矢。

    “哚。”两支箭矢碰撞在一起,落在了布鲁斯面前的草地上。

    “布鲁斯大人,你没事吧?”这时候,伊芙冲了出来,她挽着弓跑过来,就在此时那名杰弗瑞的弓箭手又重新抽出一根箭矢,准备再次射向布鲁斯的时候,伊芙却发现了他,快速的用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啊~。”箭矢钉在了弓箭手的手掌上,将他钉在了大树上,那名弓箭手发出了惨叫声。

    这时候,其他的人也冲了过来,劈盾丹尼手持战斧如一头野猪,爱德华抽出一条粗亚麻布不紧不慢,斯图科夫反握着一柄匕首,阴狠的扫过周围的民兵们。

    “怎么这么慢?”布鲁斯皱着眉头抱怨道。

    “谁让你跑的那么快,在森林里那有那么好找你。”爱德华却对布鲁斯的抱怨怼了回去,

    “算了,累死我了,该你们上场。”布鲁斯并没有生气,他嘴角上翘了一下,走到了几人的身后,找到一块石头拍了拍灰尘坐了上去。

    “他们有增援怎么办?”杰弗瑞的民兵们看见新出现的几人,有些畏畏缩缩的说道。

    “别怕,我们人更多。”

    “上吧,难道你们想从杰弗瑞大人的城墙上当飞人吗?”民兵们深深恐惧杰弗瑞的残忍,他们鼓起勇气握紧长矛,并肩在一起朝着劈盾丹尼等人走来。

    “没想到,还挺有种的。”斯图科夫冷笑一声,对那群民兵说道。

    “让我来,他们都是属于我的,谁也别抢。”劈盾丹尼握着木盾和战斧对其他人说道。

    “请吧!”斯图科夫耸了耸肩膀,他将匕首收回了自己的袖筒中,对着劈盾丹尼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劈盾丹尼大笑一声,他大步走向了那群民兵,如半截铁塔般的身材,对于民兵们极为有压迫感,看着走过来的劈盾丹尼,那些举着长矛的民兵都后退了好几步。

    “别怕,我会好好招待你们的。”劈盾丹尼对着民兵们露出了笑容,他用战斧狠狠的一敲木盾边缘,发出了一阵声响。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