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九十七节、领主杰弗瑞

    格林顿的相邻的是嗜亲者杰弗瑞的领地,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河流缓缓的经过整个领地,茂密的森林和富饶的良田围绕着坐落在山岗上的一座城堡周围。(www.k6uk.com)

    杰弗瑞在城墙上走动着,他戴着一顶红色呢绒帽子,帽子上插着一根美丽的翠鸟羽毛,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精美的红黑贵族华服,他的腰间有一根镶嵌着各色宝石的腰带,脚上的靴子也是小牛的皮制作的。

    “领主大人。”这时候一名杰弗瑞的家臣急匆匆的跑上城墙,这名家臣带着一名低眉顺眼的年老农奴。

    “出什么事了?”杰弗瑞傲慢的转过身,他的嘴唇下是两撇夸张卷曲的金色胡须,配上华丽服装显得很威严。

    “领主大人,城堡下村庄中出现了逃奴。”那名家臣看了一眼杰弗瑞,便立即低下了头,对于这位威严的领主他心中很畏惧。

    “逃奴?”杰弗瑞的好心情被这个消息弄得很糟糕,他立即说道。

    一阵狂风刮过了杰弗瑞城堡上空,黑红色的杰弗瑞家族旗帜在城头上飘扬起来,杰弗瑞的面前的长老农奴弯着腰瑟瑟发抖起来。

    “呜呜呜。”长老农奴只觉得两腿抖动的几乎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汗水从他的额头流淌下来。

    “咕,领主大人确实有人逃离了村庄,应该有十个人,非常抱歉。”即使是家臣也畏惧杰弗瑞,他连忙单膝跪下,向杰弗瑞道歉道。

    “你过来。”杰弗瑞眯起眼睛,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对长老农奴说道。

    “啊,是。”长老农奴战战巍巍的走了过去,只有杰弗瑞的家臣才知道,当杰弗瑞摸自己胡须的时候,那就是他动了杀机。

    当长老农奴走到杰弗瑞面前的时候,才发现这位有着各种各样可怕传闻的领主个头很高,站在这样一位领主面前,他觉得压迫感十足。

    “你是村庄的长老,说,为什么他要逃走?”杰弗瑞俯看着村庄长老农奴,对他说道。

    “抱歉领主大人,我,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逃走?”长老农奴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他发着抖向杰弗瑞解释道。

    “是我那里做的不好吗?”杰弗瑞的语气突然和缓起来,他伸手拉起了长老农奴,对他询问道。

    “领主?”看着杰弗瑞的举动,长老农奴感到很惊讶,传闻中这位领主是一个杀死了自己老婆,获得这片领地的冷酷统治者,但是现在却和颜悦色,难道以前的传闻都是无中生有的诽谤?

    “世人都四处传播关于我的坏话,但是他们都误解了我,其实我只是想守着自己的家人,平静的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对于我来说在领地中的人民就像是自己家人一般。”杰弗瑞对亲切的对长老农奴说道。

    “是,是的领主大人。”长老农奴的情绪变得平静下来,看起来真的是传闻果然是错误的,也许他们真的是误会了自己的领主。

    “那么告诉我,他们为什么逃跑。”杰弗瑞伸手搭在了长老农奴的另一边肩膀上,悄悄的靠近农奴的耳边,继续低声对他说道,“我一直怀疑自己被一群小人包围着,那些贵族家臣将许多消息阻拦,让我一无所知,在城堡中我听不见自己领民的声音。”

    杰弗瑞一边说一边扭头看了一下,单膝跪在一旁的家臣,长老农奴恍然大悟起来,难道从前都是有人假传领主的命令。

    “领主大人,是赋税,您新订下的赋税实在太高了,很多人都承受不住,所以不得不逃走。”长老农奴放松下来了,他对杰弗瑞说道。

    “哦,是这样吗?该死的,我竟然不知道。喂,该死的笨蛋,去拿两杯葡萄酒过来。”杰弗瑞一脸惊愕的表情,他扭过头一脸愤怒的对跪下的家臣吼道。

    “是,领主大人。”家臣连忙站起身来,匆忙的走下了城墙,不过他并没有亲自去取酒,而是对着一名站在城墙下等候的小侍从传达领主命令道。

    “那么,他们逃到那里去了,你可以传达给他们我的意思吗?我希望他们回来,毕竟这里才是他们的家,没有比离开家更悲惨的事情,对吗?我的朋友。”杰弗瑞继续对长老农奴说道。

    “呃,有一些旅行商人在村子里停留过一段时间,他们告诉我们邻村格林顿来了一位新领主,是一位非常仁慈的领主,格林顿人以前比我们还有贫困,但是现在却人人有吃有穿。”长老农奴连忙对杰弗瑞回答道。

    “哦,格林顿是吗?真的那么好吗?你为什么没去呢?”杰弗瑞听了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继续对着长老农奴询问道。

    “我,我还有老婆孩子,我放心不下他们,更何况格林顿到底怎么样,也只是商人们的传说,您知道商人们总是喜欢说谎的。”长老农奴耸了耸肩膀对杰弗瑞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明白了。”杰弗瑞若是有所思的点点头,他直起身体,又摸了摸自己的胡须,接着面对着长老农奴打量了起来,那眼神变得让人不寒而栗。

    “领主,呃啊~~。”

    突然,杰弗瑞毫无征兆的一把推向长老农奴,农奴的身体一下子翻出了高耸的城墙,城堡是修建在山岗之上的,从这里坠下去有二十多米高才能掉落在地上,然后变成一滩肉泥。

    “领主大人,您要的酒。”家臣这时候端着两杯葡萄酒走了上来,将酒递给了杰弗瑞,自己端着一杯抿了一口。

    “该死的笨蛋,你们竟然连一群农奴都看不住。”杰弗瑞将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他对自己的家臣骂道。

    “抱歉领主大人,问出农奴逃到哪里去了吗?”家臣连忙低头认错,比起被从城墙上扔下去,他宁愿被责骂。

    “格林顿。”杰弗瑞将目光投向以前从不愿意花费一点时间凝视的领地方向,那个被称为帝国流放地,穷的连裤子都要轮流穿的地方。

    “要我派人去质问吗?”家臣连忙询问道。

    “派人去询问?那是我的作风吗?”杰弗瑞一连问了家臣两个问题,他的脸上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明白了。”家臣点头转身而去,杰弗瑞喝完了杯子中的酒后,深吸了一口气,将空杯子从城墙上扔了下去。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