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八十五节、费雷德图阵

    格林顿矛杵兵们冲向洛克骑士们,看着冲上来的矛杵兵们,骑士们立即弯曲双膝严正以待,可是那些矛杵兵们在冲过来的时候,竟然纷纷丢弃了手中的矛杵,看得骑士们大惑不解。(www.k6uk.com)

    “这是在做什么?”红发骑士从面罩的视线孔中看见矛杵兵们的动作,他惊讶的脱口而出,如果这些矛杵兵要投降的话,为什么各个面目却如此狰狞,那眼神充满了仇恨。

    “呜~~。”

    冲上来的矛杵兵们抱住一名骑士,双足一蹬竟然一起跳下了城墙,那名骑士还搞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口中呼喊一声坠落了下去。

    “该死的。”看见矛杵兵们不要命的打法,就连骑士们都慌了起来,他们从小培养出的贵族优越感,使得骑士们本能瞧不起农奴和平民,如果要与农奴们的贱命同归于尽,骑士们是绝对不愿意的,要知道在战场上即使战败被俘虏,骑士们只要缴纳足够的赎金就可以重获自由。

    红发骑士很快发现格林顿矛杵兵们不是一个或者两个这样做,他们就像是疯狂的敢死队,当前面的人扑倒骑士滚下城墙,另一名矛杵兵也会跟着做,骑士们拼命的挥剑砍杀,但是砍倒下一个矛杵兵,其他的人便会乘着骑士抽刀的一瞬间抱住他。

    布鲁斯看着前部后继的矛杵兵们,他的回想起了一个个朴实的面庞,这些格林顿的农奴们,将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布鲁斯只是给了他们一点理所当然的小恩惠,可是格林顿人却用全部的性命相报答。

    “你的士兵很忠诚。”红发骑士将企图抱着自己同归于尽的矛杵兵拦腰劈成两截,鲜血和内脏洒落一地,血腥味布满整个墙头,红发骑士抖了下手中的血,摘下自己的头盔向对面的布鲁斯说道。

    “领主大人请快离开吧,我还能抵挡一阵子。”那名阻拦布鲁斯的新兵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他用力咽了咽唾沫,对布鲁斯说道。

    “我来对付他,这是贵族间的决斗。”可是布鲁斯却将新兵推到身后,他的脸色凝重严肃,格林顿矛杵兵们的舍身让他内心燃起了复仇的火焰。

    “很好,这才像话。”红发骑士露出赞赏的笑容,城墙上吹起一阵狂风,他的头发像是火焰般飞舞起来,可就在他踏步准备走向布鲁斯的时候,脚却被那名被劈成半截的格林顿士兵抓住了。

    “绝不,绝不让你~~。”那名满身血污的矛杵兵,半截身体侧躺在城墙上,内脏外露的情况下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可即使如此那名士兵还是抓住了红发骑士的脚,企图阻拦他向布鲁斯走去。

    红发骑士低下头看着双眼已经失去焦距的矛杵兵,他没有伸脚踢开士兵无力的手,而是看了一会那名士兵,直到矛杵兵的手僵硬,骑士扯下自己的披风盖在了矛杵兵的身上,小心的跨过继续向布鲁斯走去。

    “我以领主的名义,命令你立即去南面城墙求援。”布鲁斯侧过头对新兵说道。

    “可是,可是领主大人这里更需要我。”那名新兵诧异的看着布鲁斯,他心中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虽然不知道这名剑术精湛的骑士到底会不会给自己这个机会。

    “快走,难道你要违抗我的命令。”布鲁斯竖眉怒吼道,在布鲁斯的怒吼声中新兵连忙顺着城墙朝着南边跑去。

    城墙上只剩下了布鲁斯和红发骑士两人,布鲁斯举起自己手中的勇气之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接着便迈出丁字步,准备迎击这强大的对手。

    “以詹姆斯男爵的名义,以骑士的荣耀发誓,胜利或者死亡。”红发骑士亲吻了一下自己剑柄上的宝石,他右手单手握剑,双膝微微弯曲,重心下降稳住下盘,眼睛紧盯着布鲁斯。

    爱德华走到城墙下,他听见城墙上彭彭的落下了许多人,惊讶的辨认着声音,从声响听出来落下的人都有盔甲保护,即使是从十几米的高墙上坠落下来,这些被盔甲保护的战士大部分也只是受了些伤。

    “呜,可恶的家伙。”一名洛克骑士推开抓紧自己的矛杵兵,没有盔甲保护的矛杵兵大多数不是摔死就是重伤。

    洛克骑士站起身来,他痛苦的呻吟了一声,发觉自己的肋骨断了三根,忍不住脱下自己的半封闭头盔,摇晃了一下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

    “康啷。”忽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洛克骑士警觉的抓住掉到地上的剑,他抬起头看见一个蒙着双眼的格林顿人出现在眼前。

    “该死的格林顿人,我要宰了你们每一个人。”看着身边被摔断脖子的同伴,洛克骑士愤怒了起来,他忍住伤口的疼痛用剑拄着站起身来。

    “你受伤了最好投降。”站在洛克骑士面前的正是爱德华,他从骑士沉重的呼吸声和凌乱的步伐判断,对方已经受伤了,于是对他说道。

    “投降,哈哈哈,向谁,一个瞎子吗?”看着蒙住眼睛的爱德华,这位洛克骑士不屑的说道。

    “唰~~。”爱德华知道对骑士来说只有刀剑才能说通,他伸手拔出了腰间的双剑,一长一短两只剑在手。

    洛克骑士见爱德华拔出了自己的剑,皱了皱眉头,立即努力的站直身体,朝着爱德华缓缓走过去,当两人距离很近的时候,洛克骑士劈砍向爱德华。

    “钪~。”当剑快要砍中爱德华左边的时候,一只短剑出现格挡住了骑士的剑,这让洛克骑士大吃一惊,他不相信一个蒙住眼睛的人能挡住自己的剑,随即他又快速的劈砍出好几剑。

    “钪,钪,钪~~。”可是爱德华却移动脚步,躲避格挡洛克骑士的剑,爱德华的步伐好像杂乱无章,但是在爱德华的心中却是有章法的。

    “南方的剑士们将这种阵图称为费雷德图阵。”

    爱德华想起了自己剑术老师的话,所谓的费雷德图阵,指的是一位剑士以自己为中心想象出一个圆形的图阵,然后将图阵画出几个维度和方格,经过严格训练的剑士,可以通过费雷德图阵预测对手的动作。

    “不可能。”越是进攻洛克骑士的额头越是冒出汗,蒙住眼睛的爱德华就像是完全无障碍一般,甚至可以预测到自己的攻击的方向,这让洛克骑士觉得不可思议和难以理解。

    “这到底是什么巫术?”没有办法理解的情况下,洛克骑士只能归咎于巫术,可是这样想就会觉得小小的格林顿神秘莫测。

    城墙上也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布鲁斯一边后退一边拼命格挡剑,红发骑士的臂力惊人,布鲁斯觉得自己握剑的虎口发麻,可是仗着对地形熟悉,他向后慢慢退到箭塔口处,狭窄的入口限制了红发骑士的动作,为布鲁斯带来了一丝地形优势。

    “布鲁斯大人,还是投降吧!你不是我的对手。”红发骑士缓缓走向布鲁斯,他大声的说道。

    “呼,呼,呼,别废话了,有什么冲爷使唤吧!”布鲁斯喘着气,皮革甲内早已经被汗水湿透,他盯着自傲的红发骑士说道。

    布鲁斯并没有因为红发骑士精湛的剑术就放弃,他向箭塔内四处看了一圈后,忽然发现了一个可以给自己带来一些优势的地方。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