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十四节、倒霉的斯图科夫

    宴会虽然很热闹,但是布鲁斯却知道自己绝不能大意,自己杀死了托德又击败了詹姆斯派来的是士兵,他的这个哥哥是绝不会放过他的。(www.k6uk.com)

    “韦恩爵士不是答应不会带兵前来吗?”爱德华听了布鲁斯的忧虑,不以为意的说道。

    “韦恩爵士也许不会,但是派别的骑士不一样吗?”布鲁斯不以为意的说道,他原本就对那种誓言没放在心上,更何况韦恩爵士的誓言是有bug的。

    布鲁斯当然不会坐等敌人上门,这一次他要为自己准备充足的准备,而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修建工事,但是修建工事一方面很缓慢,另一方面缺乏资源,木头寨子防御力太差,修建石头城堡格林顿没有采石场。

    “我们再去一次主教区。”布鲁斯对爱德华、女猎人伊芙、梅维丝和安妮等人说道。

    “去主教区?”几人听了布鲁斯的话都吃惊不小,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到底要做什么。

    不过布鲁斯却不再解释,他知道在那里有一个人必须要雇佣过来,那个懂得航海的男人,也只有他才能帮助布鲁斯实现加强领地防御。

    第二天一大早,布鲁斯便带领着四人踏上了路途,因为路途已经熟悉的缘故,布鲁斯等人很快便进入了主教区,这里依旧很繁荣,来来往往的旅客和朝拜者拥挤向城镇中,因为上一次布鲁斯与女伯爵同行的缘故,卫兵们看见布鲁斯的旗帜没有阻止他们。

    “我去为大家找个住的地方。”回到了主教区城镇爱德华熟门熟路起来,他自告奋勇的向大家说道。

    “不着急,爱德华先帮我们找一个恶棍,我有些事要问一问他们。”布鲁斯却给了爱德华一个任务,听见这个任务爱德华有些懵。

    “找恶棍,大人这是为什么?”爱德华有些不明白,而且他和主教区的恶棍们有点小过节,但是布鲁斯却没有让他废话,让女猎人伊芙也一起去,爱德华只好在街头巷尾四处寻找。

    在街角一个脏兮兮的小混混靠在墙壁上,他无聊的打着哈欠,露出一口的烂牙,他的手中拿着一根短棍,别小看这个短棍,里面却灌了铅,是街头斗殴最好的武器。

    “嘿。”可是当小混混转过头的时候,却看见爱德华冲他微笑着摆摆手。

    “你有什么事?”小混混皱起眉头看着爱德华,他掂了掂手中的短棍,恶狠狠的对爱德华说道。

    “我的大人有点事想问你。”爱德华笑嘻嘻的说道。

    “去你的大人,呸。”小混混冲地上吐了口口水,一脸不屑的说道。

    爱德华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耸了耸肩膀,他侧过身体,女猎人伊芙捏着双手拳头关节走了过来,拳头的关节发出了咯崩咯崩的声音。

    布鲁斯找到了旅店,在第二层安顿下来,梅维丝和安妮坐在窗户旁边,开心的看着街道上的人们,出门总是会让女孩们感到高兴。

    “彭。”客房的木门打开了,一个浑身是伤的小混混被扔进了简陋的客房,布鲁斯坐在木凳上,看着这个被扔到自己脚边的人。

    “大人,您要的小混混呃~~。”爱德华得意的走进了,向布鲁斯行了一个宫廷礼,不过行礼行了一半,就被身后的女猎人推倒了一边。

    “恩,很好。”布鲁斯低头看了眼这个被打成熊猫眼的小混混,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唔,你们到底要做什么?”那个口齿不清的小混混,抬起头看见贵族摸样的布鲁斯,他从地板上偷偷看了眼伊芙,这个强壮的女人出拳又快又狠。

    “我想问问你们的头,斯图科夫在那?”布鲁斯对小混混问道。

    阴暗潮湿的牢房中,一只肮脏的手拿起石块,在满是污渍的墙壁上划了一个白色的痕迹,随着他动作铁镣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呜,主神请饶恕我,救救我吧!”一个凄惨的声音从下面传来,拿着石块的男人看过去,只见牢房中央地板上有一个a4纸张大小的铁栅栏,一双手从里面伸出来乞求着。

    “地牢,该死的。”男人看着那只留下喘气的洞口,他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想要尽量距离那个洞口远一点,地牢是一个只能容纳一个成年人的特殊牢房,在那里面人根本无法自立,也没办法躺下,在潮湿充满了臭虫的地牢中犯人会逐渐被折磨致死。

    “哐当。”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那是牢房铁门打开的声音,男人连忙凑上前去,猛然的亮光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这时候才发现他的一只眼睛是瞎的,并且泛着古怪的白色。

    “怪眼有人来看你。”狱卒提了提自己的腰带,总是喝啤酒让他有一大肚腩,他冲牢房中喊道。

    “有人会来看我吗?”关在牢房中的正是斯图科夫,他的绰号是“怪眼”。

    布鲁斯走入了牢房之中,一股发霉的臭味直冲鼻腔,他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停止脚步,在监牢中放着一些可怕的刑具,看来即使是主教区,这些暴力工具也是必不可少的。

    “是你?”斯图科夫看见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布鲁斯,这个年轻的领主曾经想要雇佣他,但是被他骄傲的拒绝了,没想到现在他们却出现在这个地方。

    “尊敬的船长,你这是怎么了?”布鲁斯看着被关在牢房中,看上去有些狼狈的斯图科夫,嘴角微微上翘的说道。

    “不过是被关进牢房,很正常的事情。”斯图科夫从铁栅栏旁边挪开,他有些确定这个小贵族是来看他笑话的。

    “听说他们明天要绞死你。”布鲁斯歪着脑袋看着怪眼,对他说道。

    “什么?不可能,我不过是醉酒斗殴而已,怎么可能会被判处绞刑?”斯图科夫听了连忙站起身,他不相信布鲁斯的话,认为他是在虚张声势。

    “没错,被你殴打的那个人死了。”布鲁斯有趣的打量着斯图科夫,这个被关进牢房,却还是一直努力试图维持尊严的船长,就像是溺水的蚂蚱拼死挣扎。

    “就算是打死了人,我会支付赔偿的,我甚至愿意向教会购买赦罪劵。”斯图科夫将脸凑到铁栅栏前,对布鲁斯说道,大概因为没有刷牙的缘故,斯图科夫的臭味让布鲁斯忍不住退后了一步。

    布鲁斯砸巴了一下嘴,他摇了摇头用可怜的目光看着斯图科夫,决定掐灭他最后一丝的希望。

    “你打死的是一个贵族,来这里朝拜的贵族。”布鲁斯对斯图科夫说道。

    “什么,贵族?怎么可能,那小子完全不像是贵族。”斯图科夫听了吃了一惊,他那天喝实在太多了,只记得调戏一个客人身边的漂亮女人,接着便是爆发了冲突,自己情急之下用酒罐砸了对方的脑袋,但是他发誓只是一个酒罐子而已,平常根本不可能杀死人的。

    “没错,你打死的是哈里森家族的人,现在主教已经决定要绞死你,好给哈里森家族的人一个交代。”布鲁斯对斯图科夫说道。

    哈里森家族虽然只是乡绅阶层,是属于贵族中的最低一级,但就算如此也依然是贵族,一位贵族被平民打死,在封建法中是很严重的罪行。

    “真是该死?”斯图科夫彻底崩溃了,他坐在地上不知道如何是好,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如此不济,想到这里他终于放弃了。

    斯图科夫此时也无所求了,他向布鲁斯请求,在他绞刑的时候为他找一位牧师做临终忏悔。

    “不,我不会这样做的。”但是布鲁斯却摇头拒绝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