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二十三节、新旗帜

    韦恩爵士口中念诵着祝祷词,尤尔家族的人们都感到震惊了,没想到韦恩爵士竟然是教会的神恩骑士,当然尤尔家族的人震惊不单单是韦恩爵士的身份,神恩骑士据说是经过宗教洗礼的骑士,他们不但信仰坚定在关键时刻还能瞬间拥有神秘的力量,教会僧侣们相信这是直接来自天堂的力量。(www.k6uk.com)

    “我可不相信床边童话故事。”希尔顿爵士却皱了皱眉头,胜利已经伸手可得,而且对于自己的武力希尔顿爵士十分的自信,他大吼一声握紧大剑冲向韦恩爵士。

    大剑夹杂着罡风劈砍向韦恩爵士,锋利的剑反射着寒光,所有人都相信要是被这剑劈中的话,肯定会被劈成两半。

    “钪~~。”

    但是让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是,韦恩爵士毫无畏惧举起手中的剑硬生生的磕了上去,一声巨大的金属碰撞声,让人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同事一柄剑飞到了半空中,转动了数十个圈后插在了河床上。

    “这怎么可能?”希尔顿爵士的右手手腕被震的发麻痹,他看着自己被击飞的大剑,不相信有人能够比自己的力气还要大,更何况一开始明明是他占着绝对的优势。

    “原来这就是神恩骑士的实力。”女伯爵看着希尔顿爵士被震飞的大剑,感慨的说道,那些传说竟然都是真的,神恩骑士竟然能够在一瞬间就提高了数倍的力量,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嗷呜~~。”

    希尔顿爵士被激怒了,他抽出了腰间的短剑,准备再搏杀一番,可就在这时候从身后传来了女伯爵的声音。

    “住手,希尔顿爵士我们已经输了。”女伯爵对希尔顿爵士说道。

    “女主人,我还能够战斗。”希尔顿挺起胸膛,骄傲的对女伯爵说道,他认为此时退缩有辱自己的荣耀。

    “服从我的命令。”女伯爵却皱了皱眉头,用坚定不可动摇的声音命令道,听见自己女主人的命令,作为家族骑士希尔顿爵士必须服从,他只得将短剑插入皮革剑鞘之中。

    “女伯爵。”韦恩爵士将剑插在面前,看向了尤尔家族的军阵方向,他的内心十分的担忧,虽然决斗是贵族间按照神的旨意进行裁决的方式,但如果女伯爵不愿意遵守的话,战争还是有可能爆发。

    “今年的水源归你们了。”女伯爵只是淡淡一笑,她细长的眉梢挑了挑,拨转马首后对韦恩爵士说道,接着便退回了自己的军阵之中。

    “士兵,后撤,后撤。”胖总管叹了一口气,举起自己的右手大声的命令道,只见黑蜘蛛旗帜在半空中旋转了一下,朝着自己领地的放下缓缓移动,手持武器的军士们也转身撤退。

    “呸。”希尔顿爵士朝着韦恩爵士的脚下吐了一口口水,走到河床边拔出自己的大剑,将大剑扛在肩膀上也跟着撤退了。

    “爵士。”韦恩爵士的两名侍从连忙跑上前,看着矗立在河中央的韦恩爵士。

    “我们也可以撤退了,告诉农奴们今年的水源不用担心被截留。”韦恩爵士对自己的两名侍从点点头,对他们说道。

    农奴们听说自己村子的水源不会被截留,顿时都举起手中的木叉和木棍欢呼起来,有了水源就可以浇灌农田,农作物生长良好的话,给领主交足税收后自己也能够留下部分过冬。

    “唔。”就在人们欢呼的时候,韦恩爵士的额头却不经意的留下了汗水,他的脸颊肌肉跳动了一下,缓缓将手中的剑插入了剑鞘中,同时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剑柄上那红色的宝石一眼。

    而此时的格林顿也在举行一件很隆重的事情,那就布鲁斯这位新领主在确定自己的家族纹章和座右铭,对于贵族来说家族纹章是非常重要的,是表面贵族身份的象征,同时在战场上也能够标示出具体部署和位置的信息。

    “领主大人,您的家族一直是用主神十字为标志的,您可以在十字旁边加上月亮或者猛兽之类。”小萝莉安妮歪着小脑袋对布鲁斯说道。

    “原来这个世界也喜欢用十字架啊!”布鲁斯站在木桌前,看着桌子上展示的一面旗帜,那是他父亲的旗帜,白底蓝十字,据说叫做圣马歇尔旗帜。

    “请快决定吧,决定好之后我和女仆们好为您绣好旗帜。”安妮对布鲁斯催促道。

    虽然被安妮催促,但是布鲁斯却很发愁,他对于贵族的纹章文化一无所知,可是又不想使用封建主义的十字架和野兽之类的图案,这样怎么能昭显他大天朝村官的精神面貌呢,想来想去布鲁斯突然灵机一动,他用手沾了沾木碗里的白灰,在旗帜上画了起来。

    “这,这是什么?”当布鲁斯心满意足的画完之后,安妮和梅维丝看见了顿时目瞪口呆起来,这是迪亚斯大陆上从未出现的旗帜。

    “这是干。”布鲁斯得意洋洋的说道,他用白灰在十字架上方加了一横,立即腐朽的封建迷信的十字架变成了一个干字,干这个字生动的体现了我朝劳动人民的聪明和智慧,苦干、实干、大干、特干,全都体现在这一个字上。

    “那您的家族座右铭是什么呢?”安妮张了张小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个古怪的符号她真的无从评判。

    “当然也是干字啊!”布鲁斯微微一笑,拍了拍手上的白灰,对瞠目结舌的众人说道。

    一面蓝底的干字旗被挂在了领主的屋宅之上,随着微风飘动着,这旗帜下布鲁斯宣告了新的统治在格林顿开始。

    “多么古怪的旗帜,多么古怪的领主。”疯修士怀中抱着空酒杯,用手背揉了揉自己通红的鼻头,嘟嘟囔囔的说道。

    “不知道他会把我们带往何方。”这一次女猎人伊芙也没有讥讽疯修士,她砸巴了一下嘴,对布鲁斯也是捉摸不透。

    “希望主神能够垂怜我们,赐予我们平安和祝福。”长老沃伦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叠加,举在胸前祈祷着说道。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