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三教再聚

    玉鼎真人对姜子牙说道:“前面乃是万仙阵,集截教万仙之力所设,非你我之力所能。(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可请武王在此停兵著营。你先领人马往前面要路上,先命人造起芦篷席殿,恭迎三教师尊。我等只此一举,以完劫数,便可了此红尘之杀运。”

    姜子牙不觉大喜,忙命李靖,哪吒等人去造芦篷。

    第二日,姜子牙同二位真人与诸门人弟子,前至芦篷上,但见悬花结彩,香气氤氲,迎接玉虚门下之客。

    不一时阐教众道人,齐齐驾祥云而来;广成子、赤精子、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清虚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灵宝师、道行大尊、惧留孙、云中子、燃灯道人,众道人见姜子牙稽首说道:“子牙师弟,不曾想几日光景,我等又再次相聚。”

    姜子牙告罪道:“劳烦诸位师兄师姐了,子牙是在羞愧。”

    “师弟哪里话,今日之会,正完其一千五百年之劫数,乃是我等分内之事。”

    姜子牙迎接上篷坐下,先论破阵原故。燃灯说道:“只等天尊前来,自有安排。”

    众皆默然端坐,这万仙阵,他们也是不知。

    金灵圣母在万仙阵中,见远处各方仙气缭绕,已知玉虚门下众道者来了。手心雷光一闪,震开十里云烟,出现万仙阵来。

    芦篷上众仙一见,睁目细看数番,见截教中高高下下,攒攒簇簇,俱是五岳三山四海之中,云游道客,奇奇怪怪之人。

    燃灯摇头,对众门人叹道:“今日方知截教有这许多弟子,吾教不过屈指可数之人!”

    内中有黄龙真人说道:“众位道友!自开天辟地以来,惟道独尊;但不知截教门中,一意滥传,遍及匪类。真是可惜工夫,苦劳心力,徒费精神,不知性命双修,枉了一生清苦,却不能免生死轮回之苦,实可悲也!”

    道行天尊说道:“此一会,正是我等一千五百年之劫难逢难遇,今我等先下篷看看如何?”

    燃灯摇头说道:“不必去看,只等师尊来至,自有会期。”

    这万仙阵听其名变凶险异常,他们区区几人又岂是截教万仙对手。

    广成子说道:“我等不与他争论,也不破他的阵,远观又有何妨?”

    众道人皆赞成广成子之言,燃灯阻不住,众人只得下篷,一齐来看万仙阵。只见门户重叠,杀气森然。

    众仙摇首道:“好厉害!人人异样,个个凶形;全无了道修行意,反有争持杀伐之心。”

    “万仙阵,万仙聚,万阵现,虽数有夸大,但此阵之凶,不亚于诛仙阵。复杂玄奥还在诛仙之上。”燃灯说道。

    众仙细看却也看不出阵中三昧,转身欲回。只听得万仙阵中一声雷鸣,一道人出大喊道:“贫道马遂,玉虚门下,既来偷看我阵,可敢与我见个高低?”

    燃灯说道:“你们只贪看恶阵,致多生此一段是非。”

    黄龙真人上前一步:“马遂!你休要这等自恃;如今吾不与你论高低,且等掌教圣人来至,自有破阵之时。你何必倚仗强横,行凶尚气也?”

    马遂跃步仗剑来取,黄龙真人手中剑急忙来迎,只一回合,马遂祭起金箍,就把黄龙真人的头箍住了。

    金箍收缩,黄龙真人头痛不可忍,坠下云头。

    众仙大惊,急忙救回黄龙真人。正欲动手,只见阵内万仙攒动,阐教诸仙只得回芦篷上来。

    黄龙真人急除金箍,除又除不下,只箍得三昧真火从眼中冒出,抱头与地上打滚。众仙虽急,却拿此金箍毫无办法。

    正着急间,元始天尊来会万仙阵,先着南极仙翁持玉符先行;南极仙翁跨鹤而来,云光缥缈,马遂抬头见是南极仙翁,急驾云光,至半空中来阻住去路。

    南极仙翁笑道:“马遂你休要猖狂,吾阐教掌教师尊来了,快快让开。”

    马遂方要争持,只见后面仙乐响起,遍地异香,马遂知不可争持,按落云头,回归本阵。南极仙翁先至芦篷,率众仙迎銮接驾,上篷坐下;众门人拜毕,侍立两傍。

    元始说道:“黄龙真人有金箍之厄,快叫过来。”

    黄龙真人走至面前,元始用手一指,金箍随脱。

    元始说道:“今日你等俱该图满此厄,各回洞府,守性修心,修三花,聚五气,再不惹红尘之难。”

    众门人齐声道:“谨遵师尊教诲!”

    正静坐间,忽听得空中有一阵异香仙乐,飘飘而来,元始已知太清来至,随同众门人迎侯。太清下了青牛,与元始一起上篷。

    众门人礼拜毕;太清说道:“周家不过八百年基业,贫道也到红尘中三番四转,可见运数难逃,何怕神仙劫运?”

    元始答道:“尘世劫运,便是物外神仙,都不能免;况我等门人又是身犯之者,我等不过来此全一番劫数。”

    二位仙尊说过,端然默坐。至二更时分,只见各圣贤顶上,现有璎珞庆云,祥光缭绕,满空中有无限瑞霭,直冲霄汉。

    及至天明,只听得半空中仙乐盈盈,佩环之声不绝;群仙随通天教主和羲月离了芦蓬,亲至万仙阵来。

    金灵圣母得知,率领众仙迎接教主和羲月,进了阵门,上了八卦台坐下。

    万仙叩谒毕,金灵圣母说道:“启禀师尊,娘娘,二位师伯俱已至此。”

    羲月说道:“太清道友倒是来的快。”

    通天教主心中俱不是滋味,恨声道:“他既如此,贫道也无话可说。今摆此万仙阵,就他见个雌雄。”

    “怕是西方那二位也不见得会安生,我等还是得多防备才是。”羲月说道。

    “道友放心,贫道已然交代下去。”通天教主说道。

    羲月想了想,“贫道还有手段,道友门下可是有人选。”

    通天喊道,“龟灵何在?”

    “弟子在。”龟灵一愣,随即上前。

    羲月手掌一翻,一株通体月白的神树出现在她手中,“予你一宝,阵中弟子若有危难,便将其祭出。”

    “二十八星宿何在?”

    “弟子在。”

    羲月又拿出星辰果树予了他,他们修炼星辰神通,倒是与之相合。

    “道友,这。。。”还是留给你的弟子吧。

    通天还未说完就被羲月打断了,“贫道心中有数。”

    说着羲月又说道:“其他的贫道也没有了,只能给众弟子一个祝福,希望大家这一次都能平安归来。”

    漫天月光洒落,纷纷扬扬,落在了众仙身上,形成一枚月印,印在他们眉心之上。

    “多谢羲月娘娘。”众仙叩首。

    来自太阴的祝福,可以守护他们一次。不见得有多厉害,但有时候真的能救命。

    “道友,多谢了。”

    通天话落,随命长耳定光仙:“你且去芦篷上,见你二位师伯,下这一封书。”

    看着长耳定光仙,羲月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定光欢喜佛,佛门还真的是什么都要。

    定光仙领命,迳至芦篷下,见金吒等俱在左右站立,哪吒问道:“来者何人?”

    长耳定光仙答道:“吾是奉命下书来见师伯的,劳你通报一声。”

    哪吒上前启知,太清点点头:“让他进来。”

    哪吒下篷领路,定光仙上得篷来,见左右立着二代门人,定光仙拜伏于地,将书呈上,太清一眼看毕,对定光仙说道:“吾知道了,明日会破万仙阵也。”

    定光仙下篷,至万仙阵回覆通天教主。且说次日,二位教主,领众门人来看万仙阵,下得篷来,至阵前一见,好一个万仙阵。

    一团怪雾,几阵寒风;彩霞笼五色金光,瑞云起千丛艳色。前后排山岳,修行道士与全真;左右立湖海,云游陀颈并散客。

    正东上九华巾水合袍,太阿剑梅花鹿,都是道德清高奇异人。

    正西上变抓髻,淡黄袍,古定剑,八叉鹿:尽是驾雾腾云清隐士。

    正南上大红袍、黄斑鹿,昆吾剑,正是五遁三除截教公。

    正北上皂色服,莲子箍,镔铁剑,跨糜鹿,都是移山倒海雄猛客。翠蓝青云绕绕,素自旗翠凤翩翩;大红旗火云罩顶,皂盖旗黑气施张。

    天花秒坠旗下万千条古怪的金霞,内藏着天上无世上少,辟天开地无价宝。又是乌云仙,金光仙,蝤首仙,神光纠纠:灵牙仙,毗芦仙,金箍仙,气概昂昂。

    七猪车坐金灵圣母,分门列定。八虎叉坐赵公明,总督万仙。

    无当圣母法宝随身;龟灵圣母包罗万象。金钟响翻腾宇宙,玉磬敲惊动乾坤;提炉排袅袅香烟笼雾隐,羽扇摇翩翩翠凤离瑶池。

    孔宣手掌七彩琉璃灯,神火腾腾,神光隐现。离尘身后明月主沉浮,月光煌煌,万兽奔腾。

    又有三宵分立,青灵在侧。云寒掌幡正仙名,公豹持笔画阴阳。

    奎牛上坐的是,混沌未分天地玄黄之外,鸿钧教下,通天截教主。

    九色鹿上,乃是天地初开太阴之上,月宫之主,羲月娘娘。

    元始一见这万仙阵:“他教下就有这些门人,据我看来,总是不分品类,一概滥收;那论根器深浅,岂是了道神仙之辈?此一回玉石自分,浅深互见,遭劫者可不枉用功夫!”

    太清说道:“这羲月道友竟然也跟着通天师弟这般行事,不见往日智慧,实让人唏嘘。”

    话尤未了,只见通天教主从阵中骑奎牛而出,羲月坐九色鹿并列而行。

    通天和羲月一齐见礼,“两位师兄,请了。”

    “见过二位道友。”

    太上说道,“羲月道友,通天师弟,这是何意,前日诛仙阵上已分胜负,只当潜踪隐迹,静思己过,以忏往愆,方是正途:岂得怙恶不改,又率领群仙,布此恶阵?难不成玉石俱焚,生灵戕灭殆尽,你等方才罢手,这是何苦定作此孽障?”

    通天说道:“你等谬掌阐教,自恃己长,纵容门人,杀我弟子,辱我截教,反作此巧言惑众。你等又请西方二圣,将加持杵打我!不知他打我就是打你一般,如若不再做过一场,如何可解?”

    太上说道:“羲月道友,你乃得道真仙,又何必入这红尘杀劫。”

    “道友,既然贫道出现在这里,那就不必多言了。”羲月说道。

    元始说道:“你二人既摆此阵,就把你们胸申学识舒展一二,我与你们做过这一场,好叫你们知晓天意终难为。”

    通天教主说道:“休要满口天意造化,我如今与你的仇恨难解,除非你我俱不掌教,方才干休。”

    说罢,通天转身入了万仙阵,羲月也随同入内。

    诸仙一动,万仙阵内仙光咋起,阵门转动,杀气冲天而起。

    隐约可见阵中万仙,个个手执灵宝,严阵以待。

    “此阵甚凶,阵中之阵,乾坤倒转,入一阵,等同入万阵。”太清说道,“若要破此阵,就须得破完阵中阵。”

    “大师兄说的是,我们这个师弟在阵法一途实乃天赋异禀。”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