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二十八章 开打

    出手的当然是伊古力无疑的,不过作为他的师父,达到了chuán qí境界的沃夫大湿,非王室也非护卫偏偏又从韦尔斯殿下的坦白告知中所知甚详的局外人,早就发现了事情大概的真相、看穿他们各自的想法了,即使他们突如其来地想要耍些小手段出手干涉,他也能出手拦住。(www.k6uk.com)

    不过沃夫大湿却没有这么做,他又为什么要阻挠韦尔斯殿下和伊古力呢?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们啊……

    他不仅能够阻止伊古力扔出来的杯子,还能够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将刚刚扔出了酒杯的伊古力把姿势调整回来,将自己的空杯子推到了他的面前,再好整以暇地装做出一副刚刚出手的样子,没有一个人能够发现到其中的不妥之处,所以这时的沃夫大湿还一副戏谑的模样。

    而事实上在沃夫大湿看来,这事却根本就没有像他们想的那么严重,小彼得也没有他们想象当中的那么引人注目和惹人仇视,要不然他也没法以这么小的年纪,在这么杂乱的小村子小酒馆里得到个小侍应生的活,还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好好地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而且人人都知道接济他的人是莱吉村酒馆的老板,也没有人会傻到认为酒馆的老板也是一名“少年军”。

    因为按照这个思路的话,那么正常卖给小彼得食材蔬果的商贩们,还有接纳过小彼得的教会人员们,不也都有着身为“少年军”一员的嫌疑么?而事实上,在特萨利王国的土地上,“少年军”的数量并不在少数,又怎么能够以一个寻常的少年来充当识别的标准呢。

    瑞泽尔大陆上的人只是笨,并不傻得彻底,这样的道理还是懂的,所以他们只是无视了小彼得而已,就算偶有迁怒小彼得的事情发生,人们大多都是冷眼旁观,能够做到不落尽下石就已经仁至义尽了,更不要指望会有人插手相助。

    只是以往的迁怒都因为有着酒馆的老板在而草草就收场了,没有像这次老板不在,又有酒馆侍应们的推波助澜,让壮汉佣兵德肯做的这么绝、这么过火而已。

    想要从像德肯那样仇视“少年军”的莽撞雇佣兵们的手中救出小彼得,而又不让人们认为自己这队人马是“少年军”派来为被捕的谍报同伴“收尾”来的,很简单,只要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干翻了,就没有人会这么想的了!

    让人们认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酒馆冲突,救下了小彼得也只是顺势而为而已,就能够达到救人而又不把自己搭进去的目的了,难道就非要跟对方理论出来一个对错的,难道还想要人当众跪下来跟小彼得磕头道歉吗?

    这样现实吗?可能吗?就这么屈服在武力压迫下得到的正名就真的能够为老彼得洗清冤屈、真相大白的吗?小彼得就真的愿意如此解决自己将要面对的问题吗?

    这些明显统统都不可能的,在小彼得的立场上说,这样的行径跟“少年军”的做法又有什么的不同?不符合自己等人的理念就用武力逼服,被压服的任何人不服从管教的就冷酷铲除……

    即使有人愿意为小彼得出头将事件摆平,善良的小彼得也只想整治恶首,真正的“少年军”和与之相勾结的阴谋家等等,让大家都知道事实和真相,免被利用和教唆,成为恶党手中可有可无的一张刀,或者无意中伤害到像自己一样境遇的无辜人们。

    ……

    不过沃夫大湿的这个嚣张的模样却是被壮汉佣兵德肯给误会了。

    不,应该说沃夫大湿摆出了这幅挑衅了对方之后还目中无人的样子就是特地装出来的,故意要挑起这个看上去很壮实的雇佣兵德肯的怒火,让他将目标从被欺负惨了的小彼得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哗啦!!”

    趴身在桌面上了的德肯,能够从这么多雇佣兵当中脱颖而出突破成剑师,在像莱吉村的这些小地方混得人模狗样的,当然并不是什么只会勇字当头、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寻常莽汉,察言观色、审时度势这些市井技能才是他能够以一个并不强大的剑师身份带领着他的佣兵小队,立足在这个周边小地方,还活得滋滋润润、自由自在的。

    按理说,遇到了这种恶意挑衅,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佣兵,德肯一般都能够忍得下来,再好好妥当应对的,即使要发生冲突也不会当场闹翻才对。

    不过最终还是沃夫大湿的挑衅效果更加的显著,不仅仅是因为他那特别**的表情(第一次发现自己的速度可以这么快,竟然能够在人发现之前就处理好了一切而兴奋的),骚包地还特地保持着扔杯子的动作,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出的手一样。

    而且还因为沃夫大湿的那佣兵小队的阵容,除了他一个看上去好像还比较厉害的样子之外,就是三个重伤初愈的白脸痨病鬼(他们只是痊愈了,并非完全恢复了,虽然不影响他们出手了,但是失去的气血还需要好好地补养回来,所以他们三人都脸色苍白,任谁都看得出他们受过了重伤),还有两个被忽悠做佣兵的菜鸟跑腿。

    再看他们的面容,除了菜鸟十几岁的样子外,其他成年佣兵都只是三十多岁的样子,年轻得很,一眼就看得出只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人小队而已,让人根本就提不起警惕。

    身壮心细且厮混经验丰富的佣兵“老前辈”德肯在低头趴着的时候,就已经熟练地用他的余光观察分析完了沃夫大湿他们的情况了,还熟练地自动脑补了沃夫大湿他们的狂妄、无脑的简单意图。

    ……沃夫大湿他们这个佣兵小队就是自不量力,为了更好地在他们莱吉村周边的雇佣兵圈子里立足,来小酒馆的这种同行多多的地方故意找茬激怒自己的,目的就是想要踩着他德肯的佣兵小队来立威,毕竟这是对自己等人的实力充满信心的菜鸟们初初出道后,最为省时省力的扬威方法了。

    有了名气,才能够承接到更多更好的任务。

    自认为看穿了沃夫大湿他们意图的德肯怒不可遏,什么时候他德肯是任谁都能够踩着上的雇佣兵了,难道要到这里讨生活就没有听过自己的名头,看不到自己雄壮的身姿,感受不到自己身为剑师的雄厚气息和压迫力吗?!

    当即连争讨都免了,先是给了高瘦剑师级弓箭手一个眼神,之后便直接抄起了桌上自己的长剑拔剑出鞘,一个斜劈劈向了藐视地等着自己反应的沃夫大湿。

    而伴随着德肯的出手,跟他同一桌的雇佣兵同伴们也纷纷握紧了身边的wǔ qì一并站起了身来,警惕地对峙着沃夫大湿“小队的队员们”。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