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932章 偏向天山行

    这倒也是!

    可如果不叫人,让萧熙独自一人去天山吗?当然,她也可以随萧熙一起去,可天山距离这里最少也有七八百里远,她带着萧熙这个受了重伤,中了剧毒,不能用术法,也不能用轻功的人赶路,就算骑日行千里的宝马,也不可能在天亮前赶到天山,更妄谈找紫藤果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望着慕容雪紧皱的眉头,萧熙目光沉了沉,道:“咱们坐机关船去,机关船的速度很快,绝对能在天亮前赶到天山……”

    慕容雪微微一怔:“机关船那么大,又停在那么显眼的城门广场上,如果咱们把它开走了,肯定会惊动守城的侍卫,到时,潜在暗中的那个人岂不是也被惊动了……”

    萧熙不以为然:“机关船上还有艘小机关船,咱们坐那艘小机关船去天山,小心一些就不会惊动任何人……”

    慕容雪:“……”

    南疆人很会做生意啊,买了机关大船,赠送救生的机关小船。

    “事不宜迟,咱们走吧。”萧熙低低的说着,忍着疼痛下了床,拿过放在床尾的浅青色长袍穿上,施施然向外走去。

    慕容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慢腾腾的跟了上去,有了小机关船,就不必担心速度问题了,尽快起程,就能尽早到天山。

    外室里亮着一颗夜明珠,那两名神宫侍女依旧一左一右的站在内室门外,轻靠着墙壁睡着了,萧熙,慕容雪从她们身边走过,她们竟然一点儿都没察觉到。

    夜幕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萧熙,慕容雪巧妙的避开府里以及街道上的明岗暗哨,来到了城门广场上,豪华的机关船正停在广场中央,占据了大半个广场,身穿白袍的神宫侍卫,以及身穿铠甲的守城士兵在机关船附近来来回回的巡视着,戒备很是森严。

    萧熙、慕容雪视若无睹,如入无人之境一般越过了他们的警戒线,悄无声息的走到了机关船上,机关船上空无一人,精致阁楼的最顶端放着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淡淡的四下照射,豪华的机关船显得十分空荡。

    冷冷的夜风吹了过来,萧熙手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俊美容颜越发苍白。

    “大祭祀,你还好吗?”慕容雪关切的看着萧熙,漆黑的眼瞳里闪着点点担忧。

    “我没事。”萧熙低低的说着,缓缓走到了阁楼前,伸手按到了阁楼柱子的某个图案上,一道几不可闻的声响响起,平整的甲板从中间裂开,快速分向两边,一艘小机关船从甲板下缓缓升了起来。

    小机关船并不小,而是占据了整个甲板,它的造型和大机关船非常相似,只是船上没有阁楼等等多余的建筑装饰,而是清一色的甲板,站**十个人完全不成问题。

    萧熙沿着木梯一步一步走到了小机关船上,一个精致的白色柱子从甲板下冒出,缓缓升了起来,柱子呈圆柱形,萧熙走到柱子前,看着那根白色柱子,沉默不语,慕容雪走上小机关船后,等了很长时间,他还是在盯着那根柱子看,慕容雪心中不解,不由得问道:“大祭祀,怎么了?”

    萧熙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没什么,小机关船有些复杂,咱们需要找一名神宫侍卫来开船了……”

    慕容雪走上前,只见那柱子的最上方排列着很多形状不同的按钮,虽然整齐有序,但也有些让人眼花缭乱……

    原来萧熙不懂这些按钮的用处,不会驾驭机关船:“我来开船吧。”找名神宫侍卫来驾船容易,可如果因此暴露了行踪,就得不偿失了。

    萧熙惊讶的看着慕容雪:“你会驾驭机关船?”

    慕容雪含糊不清的嗯了一声,伸手按到了一个檀色按钮上,机关小船缓缓的升了起来:机关船和机关老虎,机关蛇同出一宗,虽然机关船的原理复杂了些,但也没有变化太多,她已经驾驭过很多次机关老虎,机关蛇,驾驭个机关船也是轻车驾熟。

    望着笑意盈盈,轻松驾驭机关船的慕容雪,萧熙眸底闪过一抹莫名的神色,夜风冷冷的吹过,他剧烈的咳嗽起来,面色也更加苍白。

    慕容雪伸手点了一个按钮,两张舒适的躺椅从甲板下升了起来,一张在慕容雪身边,另一张则在三米外,躺椅上还十分体贴的放了折叠整齐的柔软新毯:“大祭祀,你伤势严重,先躺到躺椅上休息一下吧,等到了天山,我再叫你。”

    伤口尖锐的疼,稍有剧烈动作,就会开裂,胸口的气血也隐隐有翻腾的征兆,萧熙需要仔仔细细的休养,不宜再做其他事情了:“好!”

    目送萧熙坐到三米外的躺椅上,闭目休养,慕容雪也坐了下来,还拿起那条新毯子盖在了身上,淡淡看着正前方。

    神秘的机关小船缓缓升到了高空里,朝着天山的方向飞了过去……

    与此同时,欧阳少宸带着三四名暗卫回到了他和慕容雪居住的客房里,房间里亮着夜明珠,床上的薄被也铺开了,可应该在床上休息的慕容雪却不见踪影。

    他微微皱起眉头,沉声呼唤:“雪儿……雪儿……”

    回答他的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欧阳少宸眉头皱的更紧了,深更半夜,她不在房间休息,跑去哪里了?

    “世子,世子妃去天山了。”无痕低沉的禀报声突然从屋外传来。

    欧阳少宸目光一凛:“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她跑去天山做什么?

    “回世子,大祭祀萧熙身中剧毒,需要去天山找解药,世子妃不忍见他独自一人重伤奔波,便随他一起去了……”望着欧阳少宸越来越黑的面容,无痕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说到最后,都低的几不可闻了,心中暗暗叹气:世子妃要随萧熙去天山,荀风都不知道拦一拦?还暗中随着他们一起去了,真是胡闹,不知道世子不喜欢别的男子接近世子妃吗?

    一道白影自眼前闪过,是欧阳少宸越过了他,阔步向外走去,那修长,冷酷的背影,看得无痕怔了怔,急声询问:“世子,您去哪里?”

    风中传来欧阳少宸冰冷的回答:“去天山。”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