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803.第803章 算计的就是你

    “那我喝河水吧。(www.k6uk.com)”阿篱声音诚恳:崖底没人,河水干干净净,清澈清澈的,完全可以直接饮用。

    “河里的水很清凉,吃完热饭就饮用,对身体不好。”慕容雪轻轻说着,走到一棵大树前,伸手摘下几颗奶白色的果子,递给阿篱:“吃果子吧,这种果子味美多汁,差不多能当水喝了。”

    “好。”阿篱点点头,接过奶白色的果子,狠狠咬了一口,刹那间,浓浓的果香味汁水弥漫了整个口腔,阿篱的眼睛再次闪闪发光:“好好……吃……”

    望着他狼吞虎咽的模样,慕容雪美眸里闪过一抹浅笑,轻轻揉了揉阿篱的小脑袋:“慢慢吃,这里有很多果子。”

    “嗯嗯嗯。”阿篱重重点头,吃果子的速度不知不觉得又加快了。

    慕容雪也拿着果子,慢条斯理的食用,一道压抑的痛呼声突如其来的传了过来,慕容雪抬头望去,只见拓跋寒背靠着一棵大树,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面色苍白的毫无血色,额头上青筋直冒……

    阿篱吃果子的动作蓦然一顿,不解的道:“他这是怎么了?”

    慕容雪瞟一眼散落在拓跋寒脚边的奶白色果子,不紧不慢的道:“我刚才忘了说,这种果子性微寒,生病或身体弱的人,如果空腹吃它,有可能会引发肚子疼。”

    阿篱:“……”寒王爷是吃果子吃的肚子疼了。

    “那……那要怎么办?”

    “如果有药,吃副药就好,没有药的话,就忍一忍,疼一阵就没事了。”慕容雪说的漫不经心的。

    阿篱:“……”

    拓跋寒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猛的射向慕容雪,眸底寒意迸射。

    慕容雪毫不示弱,迎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仿佛在说:“我们可没有蛊惑你吃果子,是你自己想吃的,吃的肚子疼了,也是你自己不小心,怪不得我们……”

    拓跋寒一噎,面色瞬间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看慕容雪的目光冷若寒冰。

    慕容雪视若无睹,坐回阿篱旁边,压低声音道:“阿篱,在咱们相遇前,你有没有见过拓跋浩,拓跋寒他们?”

    阿篱摇摇头:“没有。”

    “那你觉得,他们有没有见过你?”慕容雪声音低沉。

    “应该也没有。”阿篱摇摇头:“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爹爹,娘亲一直将我拘在府里,我从小接触的差不多都是身穿铠甲的叔叔们,穿王子服的突厥王子们,阿篱是第一次见到呢……”

    “那就好。”慕容雪暗暗松了口气,她家在青焰,得罪了拓跋浩,拓跋寒可以一走了之,可阿篱是土生土长的突厥人,沈将军府的小少爷,父母长辈,兄弟姐妹都在突厥,他根本避不开拓跋浩,拓跋寒。

    拓跋浩,拓跋寒不认识他,不知道他的身份,她就可以放心的将阿篱送回沈将军府,只要阿篱在将军府多闷几年,等年龄长一长,模样变一变,再出府,估计拓跋浩,拓跋寒也就认不出他了……

    慕容雪心里想着,嘴角弯了弯,心情愉悦的看向阿篱:“阿篱,你家竟然住在哪里?”

    她本打算等她到达安全地后,就给欧阳少宸别院里的下人传书,让他们送阿篱回家,没想到,她竟然掉到了断崖底,短时间内,她走不到安全地,估计她要亲自送阿篱回家了……

    “我也不知道我家具体在什么地方。”阿篱低低的说着,眸子里隐有水光闪烁,那可怜兮兮的模样,看得慕容雪的心软软的,安慰般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别担心,我会找到沈将军府,送你回家的。”

    “谢谢姐姐。”阿篱瞬间喜笑颜开,抱着果子继续啃了起来。

    慕容雪眸底闪过一丝无奈,轻声道:“阿篱,我带你在突厥王城里走过的那些街道,你可有熟悉的?”

    阿篱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

    慕容雪一怔:“一条也没有吗?”她带着阿篱从西城门进入,东城门飞出,差不多将整个突厥王城走了二分之一,阿篱就没看到一条熟悉的街道?

    “没有。”阿篱摇摇头:王城里的街街道道,和他记忆里的回家道路,没有一点儿是相同的……

    “难道沈将军府在突厥王宫的南方,北方。”慕容雪微微皱起眉头:她本打算悄悄进城,不惊动任何人,将阿篱送回沈将军府,可现在看来,她还是得去向人打探一下沈将军府的具体位置……

    阿篱将吃剩的果子核扔到了边,揉揉自己吃的圆滚滚的肚子,心情很是不错:“姐姐,我吃饱了,咱们什么时候去找出去的路啊?”

    慕容雪望望天空里高悬的太阳,轻声道:“现在就去吧。”已经中午了,他们确实应该尽快去寻找出去的路。

    “那咱们走吧。”阿篱站起身,拉着慕容雪的衣袖,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倒在大树干上闭目养神的拓跋寒,被他们彻底忽略了……

    拓跋寒面色阴沉,望着渐渐走远的阿篱,慕容雪,眸子里寒意迸射……

    断崖底很大,四面都是山,崖底就像是个盆地,被四面的断崖高高的包围着,慕容雪和阿篱走遍了断崖底,仔仔细细的寻找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没找到一条出去的小道……

    站在断崖底,望着高的一眼望不到顶的断崖们,阿篱低低的道:“姐姐,咱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当然不是。”慕容雪摇摇头。

    “可断崖将崖底围的紧紧的,半点缝隙都没有,咱们要怎么出去?”阿篱看着慕容雪,脆生生的声音里透着点点沮丧,点点有气无力。

    “没缝隙咱们制造缝隙,没路,咱们制造路不就行了。”慕容雪说的轻飘飘的。

    阿篱脑海里灵光一闪:“姐姐的意思是,从崖底爬上去?”

    “没错。”慕容雪轻轻点头,断崖上的石壁很坚硬,且不知道有多厚,断崖后面通哪里,所以,他们是不能直接打缝隙出去,只能用最原始,也最有效的办法,爬上断崖。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