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03章 中毒(2)

    “嗷嗷。(www.k6uk.com) ”小狐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瞬间绽放出璀璨的光亮,头埋在瓷碗里,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直吃的嘴巴油汪汪,点点排骨汁染到了它嘴巴周围的毛上……

    慕容雪微笑,狐狸是肉食动物,所以,她做长寿面时,多放了排骨,少放了面,果然很合小狐的口味……

    鸦鸦满眼鄙夷:“喝长寿面,竟然喝的满嘴都是,真是粗俗……”

    “嗷嗷。”小狐挑衅的看着鸦鸦,本狐狸愿意,关你屁事。

    鸦鸦不屑轻哼:“如果你的吃相,不是这么粗俗,丢尽了动物们的脸,本神鸟才懒得理会你……”

    “嗷嗷!”小狐狸身上的毛瞬间乍了起来,你才丢脸,你全家都丢脸……

    “啧啧,恼羞成怒了,看来,本神鸟说的都是事实啊。”鸦鸦雪白的翅膀交叠在一起,下巴高抬着,满眼高傲。

    “嗷嗷。”小狐怒气冲冲,挥着爪子朝鸦鸦冲了过去,跑出几步后,它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下了动作,似笑非笑的看着鸦鸦。

    “嗷嗷。”你是在羡慕,嫉妒本狐狸吧,本狐狸吃到了这种人间美味,你没吃到……“

    鸦鸦不屑轻哼:“一碗面而已,有什么好忌妒的?本神鸟吃过许多山珍海味,比面好吃千百倍……”

    小狐不屑轻哼,山珍海味本狐狸也经常吃啊,但慕容大小姐煮的面,本狐狸是第一次吃,估计你这只臭鸟一次也没吃过吧……

    鸦鸦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毫不示弱的道:“慕容大小姐对本神鸟最好了,等本神鸟生辰时,她肯定也会为本神鸟煮长寿面……”

    “真的?”小狐斜睨着它,明显不相信它的话。

    “当然是真的!”鸦鸦高声说道,底气却有些不足,悄悄望向慕容雪,却见慕容雪所站的位置空荡荡的……

    咦,刚才还在这里,一眨眼的功夫,她去哪里了?

    鸦鸦心中正疑惑,只见慕容雪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只瓷碗,放到了鸦鸦面前:“这是云吞面,鸦鸦尝尝看。”

    鸦鸦和小狐差不多大,也喜欢喝面条,今天不是鸦鸦的生辰,不太方便喝长寿面,她便做了碗云吞面给它。

    青色的菜,白色的面,鸡肉的云吞混在一起,香气扑鼻,鸦鸦不由自主的吞了吞险些流出的口水,得意的看向小狐:“看看,看看,本神鸟也是有面喝的。”

    小狐不屑轻哼,又不是长寿面,有什么好得意?

    “这云吞面的味道,比你的排骨长寿面还要好……”鸦鸦傲气的说着,头埋到碗里吃云吞面,那风卷残云般的速度,那微眯的眼睛,那享受的表情,看得小狐满眼鄙夷:有什么好得瑟的?你能喝到云吞面,还不是沾了本狐狸的光……

    “你少来,慕容大小姐是看本神鸟可爱,才会给本神鸟做了云吞面,与你这只臭狐狸无关……”鸦鸦毫不客气的回它一句。

    “哈,你可爱?你有本狐狸这么金灿灿的毛吗?有本狐狸这么可爱的小耳朵,这么毛绒绒的小爪子吗?你那一身白色的扁毛,还可爱?是可怜没人爱吧?”小狐狸尽情的展现着自己的优点,眼角眉梢尽是高傲。

    鸦鸦不屑轻哼:“你那毛金灿灿的又如何?能飞吗?能冲上半空,和云彩比飘逸吗?你那耳朵再可爱又如何?能听到风传来的讯息吗?你那爪子再毛茸茸又怎样?能抓住树上刚长出来的枝条吗?这些事情,本神鸟都能轻而易举的做到,这样的本神鸟还叫不可爱?那什么才叫可爱?”

    慕容雪:“……”

    这一鸟一狐狸,竟然在这里晒自己的优点,数落起对方的缺点来了,真是两只与众不同的小动物。

    “我说怎么没在神宫看到小狐狸,原来它在这里啊。”一道动听的声音突如其来的响了起来。

    慕容雪目光一凛:“什么人?”

    “是朕。”一名年轻男子在六名侍卫的保护下,从天而降,他穿一袭明黄色绣龙纹的常服,头上戴着紫金冠,清俊的容颜,精明的眼瞳,正是南诏国皇帝萧东。

    慕容雪微微皱起眉头:“南皇,没人教过您,进别人家里时,应该先敲门问过别人的意思?”

    萧东直接带着侍卫从半空落了下来,速度快的别院侍卫们根本来不及阻止。

    “报歉,朕为了看小狐狸,才会擅闯别院,失礼之处,还请见谅。”萧东礼貌道歉。

    “是吗?”慕容雪瞟一眼小狐狸,没有说话。

    萧东微微笑道:“小狐每年都会在神宫过个生辰,再去皇宫里过一次,朕为了陪它过生辰,特意推了今天的早朝,从天不亮就开始等,没想到,左等右等,都没等到它,只好亲自过来寻它了……”

    慕容雪了解的点点头,小狐是神宫守护兽,守护神宫,也守护着萧家的锦绣江山,神宫,皇宫都给它过生辰,也不算过:“皇上来别院,是要带小狐去皇宫过生辰吗?”

    “本来是有这个意思的,可看小狐现在的样子,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不需要再进宫喝长寿面,既然它喜欢这里,就让它在这里玩吧。”

    “皇上英明!”慕容雪的声音清清的,冷冷的,隐隐透着点点逐客的意思。

    萧东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装没听懂,没有离开,还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小狐,鸦鸦都在埋头吃瓷碗里的面,都没理会他,淡淡的面香在空气里弥漫开来,萧东深吸一口,满眼赞叹:“这是姑娘做的面?”

    慕容雪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萧东也不介意,目光闪闪的道:“面的味道真不错,只是闻着,朕都有些饿了,朕为了找小狐,来的匆忙,还未用膳,不知姑娘能否为朕煮碗面?”

    慕容雪瞟他一眼,漫不经心的道:“今天小狐生辰,我的心情也很好,只准备给禽和兽做面。”

    她的意思是,今天喝了她的面的,不是禽就是兽,如果他硬要喝她做的面,就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