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90章 生辰打脸(1)

    清越声音轻轻的,柔柔的,如春风细雨,轻飘飘的飘进了心里。(www.k6uk.com)

    慕容雪一怔,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双幽深狭长的眼眸,如同暗夜里的魅瞳,散发展着暧昧的信息。

    慕容雪眼皮剧烈的跳了跳,心中腾起很不好的预感,纤细身躯快速向后退去,不想,欧阳少宸揽着她的小腰,将她拽了回来,薄唇重重印在了她粉色唇瓣上。

    水润的触感自唇上传来,淡淡墨竹香在口中弥漫,慕容雪美眸里闪过一丝无奈,用力推搡欧阳少宸:“那个……我突然感觉有些困了……咱们休息……休息吧!”

    欧阳少宸依依不舍得离开她寸许,漆黑眼瞳深沉如墨,深深的凝望着她:“你真的困了?”

    “真的,真的……绝对是真的。”慕容雪重重点头,就差举手发誓了。

    欧阳少宸目光深邃:“可我看你的眼睛晶晶亮亮的,没有半点疲惫犯困的样子啊……”

    慕容雪目光闪了闪:“那个……我已经犯困了,眼睛上还没表现出来……头一沾枕头,我就能睡着。”

    唯恐欧阳少宸不相信,慕容雪疲惫的打了个呵欠,伸臂抱住欧阳少宸的腰,将小脸埋进了他怀里,眼睛紧闭着,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

    故做镇定的小模样,看得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抓着她的肩膀,将她向外拉。

    “困了,困了,别吵了。”慕容雪不满的嘀咕着,双手抱紧欧阳少宸,小脸在他怀里埋的更深,一副我真的很困,你怎么拉,我都不会睁开眼睛,和你多说的模样。

    欧阳少宸眸底闪过一抹清笑,松开了她的肩膀,拉过下滑的薄被,重新盖在了两人身上,弹指打落壁槽里的夜明珠,抱着怀中人儿,微笑入眠:既然困了,就休息吧。

    银色月光从窗口照进房间,照到了相拥的两个人儿身上,说不出的温馨,般配……

    慕容雪醒来时,已经到了卯时(早晨五点到七点),朝云疏散,薄雾消退,点点金光透过格子窗,洒到了房间大床上。

    慕容雪慢条斯理的梳洗,用膳后,和欧阳少宸一起出了别院,坐上了前往六皇子府的马车。

    六皇子是皇室皇子,身份高贵,又曾是先皇最宠爱的儿子,在朝中也有一定的影响,他的生辰,京城文武百官,人尽皆知。

    远远的,慕容雪看到六皇子府前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前来祝贺的官员家眷络绎不绝,各种礼物堆积如山,六皇子府的管家站在门口,礼貌的迎接客人。

    “快看,快看,地宫小少爷来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众人齐齐望向大路。

    慕容雪也抬头望了过去,只见萧飞阳穿着红色小锦袍,坐着四人抬的华丽轿辇,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他嘴唇轻抿着,下巴高抬,眼角眉梢尽是高傲。

    看到六皇子府的管家,他眼睛一亮,笑眯眯的道:“杨管家,今天是六堂兄的生辰,飞阳在这里,祝他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借萧小少爷吉言。”杨管家的声音不咸不淡的,隐隐,透着不易察觉的敷衍。

    萧飞阳也不介意,指挥着轿夫们将轿辇停在了杨管家面前,他从侍从手里接过一只长、宽、高各二十厘米的红木小盒子,递了过去:“这是送给六堂兄的生辰礼,不成敬意。”

    “多谢萧小少爷!”杨管家淡淡说着,伸手去接过小盒子,不想,在他触到小盒子的瞬间,萧飞阳已收回了手,杨管家没接住,小盒子扑通一声,掉落在地,摔碎了,露出了里面盛放的礼物……

    众人的目光纷纷落到了那件礼物上,只见它是一顶浅灰色的帽子,就是大街上的秀才们常戴的那种,没镶任何金银或玉饰,更奇特的是,它是用粗布做成,看上去灰扑扑的,极是寒酸……

    杨管家的面色微微沉了下来,不咸不淡的道:“这就是萧小少爷送的生辰礼物?”

    “嗯!”萧飞阳点点头,下巴高抬着,满眼高傲。

    “萧小少爷的礼物,还真是奇特!”最后两字,杨管家加重了声音,彰显着浓浓的嘲讽。

    众人相互对望一眼,眼观鼻鼻观心:地宫坐拥金山,银山,而地宫小少爷给自己堂兄准备的礼物,竟然是一个只值几个铜板的粗布帽子,真是……呵呵……如果这样的帽子放在他们面前,他们看也不会看,直接踢到一边……

    萧飞阳非常不赞同他的话,扬声道:“常言道,礼轻情意重,我送六堂兄的礼物,代表的是我的心意,你们可不能随便批评……”

    慕容雪勾唇冷笑,礼轻情意重,那也要看时候,如果是贫寒之家的人过生辰,随便送件礼物,即可代表自己的心意。

    可现在的情况是,南诏国六皇子过生辰,地宫的小少爷送礼,送的礼越重,越能代表地宫对六皇子的尊重,送的礼轻则代表了地宫已经不将六皇子放在眼里了,他们在嘲讽他……

    杨管家也知道萧飞阳的意思,冷冷瞟他一眼:“那依萧小少爷的意思,对六皇子是何情意?”

    “礼帽,即为礼貌也,我送这件礼物给六堂兄,是想告诉他,我对他尊重,礼貌……”萧飞阳傲气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高傲。

    “萧小少爷真是用心良苦!”

    慕容雪勾唇冷笑,礼轻情意重,那也要看时候,如果是贫寒之家的人过生辰,随便送件礼物,即可代表自己的心意。

    可现在的情况是,南诏国六皇子过生辰,地宫的小少爷送礼,送的礼越重,越能代表地宫对六皇子的尊重,送的礼轻则代表了地宫已经不将六皇子放在眼里了,他们在嘲讽他……

    杨管家也知道萧飞阳的意思,冷冷瞟他一眼:“那依萧小少爷的意思,对六皇子是何情意?”

    “礼帽,即为礼貌也,我送这件礼物给六堂兄,是想告诉他,我对他尊重,礼貌……”萧飞阳傲气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高傲。

    “萧小少爷真是用心良苦!”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