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40章 抓贱

    慕容健面色铁青,厉声怒喝:“你胡说!”

    “我才没有胡说,我是亲眼看到事情真相的……”慕容雪一字一顿,目光清冷。(www.k6uk.com)【无弹窗小说网】

    “你看到的真相,我能信?”慕容健挑眉看着慕容雪,眼角眉梢尽是轻嘲:他们一家都是慕容雪的仇敌,慕容雪算计不了他们,就用这么幼稚的小计谋离间他们,真是愚蠢至极。

    “不信也无所谓,那二叔就尽心尽力的去帮别人养儿子吧,等到某天,真相揭晓时,二叔可千万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慕容雪笑微微的说着,轻轻摆了摆手。

    荀风收回长剑,退到了慕容雪身边。

    慕容健一怔,慕容雪竟然就这么放过他了?他要强抢她的暖玉,她竟然没有戳他几个血窟窿出气,这可不像她的行事作风!

    慕容健抬头看向慕容雪,只见她也正看着他,清冷眼瞳里闪烁的点点怜悯与嘲讽,看得慕容健怒火中烧:“慕容雪,你不要露出这种神情……霁儿就是我的亲生儿子……我证明给你看……让你死心……”

    慕容健厉声怒喝着,袖袍一挥,转过身,阔步向前走去。

    慕容雪不屑轻哼,让她死心?最后死心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理理微褶的衣袖,慕容雪优哉游哉的朝着小主院走了过去,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镇国侯府有大热闹可看了……

    慕容健气呼呼的踏进小主院时,慕容雪也来到了小主院外,只见小院里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丫鬟,嬷嬷,空气里传来一缕缕不同寻常的气息,就好似有人蛰伏在了暗处……

    嗖嗖!荀风,无痕飞掠而出,狠狠打向那几道气息,只听噗噗噗的几声闷响,几名身穿黑衣的暗卫被打昏,拖了出来……

    慕容健紧紧皱起眉头,他的卧房前,怎么会有暗卫潜伏?周氏……周氏没出什么事吧?

    慕容健阔步走到房间前,正准备推开房门,周氏刻意压低的声音在屋内响起:“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你……可好?”刻意压低的男声尖尖的,细细的,带着无限的关怀与伤感,慕容健只觉轰的一声,头脑顿时一片空白:这个声音……这个声音他很熟悉,只是,声音的主人,怎么会在这里……

    侧耳倾听,周氏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很好,你不必挂念……”

    “你被刺了十多剑,后背一片血r模样,还叫好?”男子压低的声音里透着点点愤怒。

    周氏不自然的干笑几声:“一时不小心,被袁芳菲伤到了……不过,袁芳菲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她以后再也没有伤我的机会了……”

    “但你还有潜在的敌人……我悄无声息的替你将他们全部解决了,不让任何人伤到你……”男子低沉的声音里透着点点y毒与狠辣。

    周氏急急的道:“不必了……”

    “阿瑛(周氏的名字),这是我想为你做的事,希望你不要阻止……”男子尖细的嗓音里带着点点忧伤。

    周氏沉默片刻,低低的道:“那你小心……”

    “我知道,”男子轻声回答着,声音十分愉悦,又透着几分虚弱。

    周氏关切的道:“你伤势如何?”

    “小伤而已,不妨事……”男子声音含笑,脉脉含情:“阿瑛,只要你和霁儿平安,幸福,我这一生再无所求……”

    “砰!”紧闭的房门被人踢开,慕容健面色铁青的闯了进来,只见魏进贤一袭黑紫色的锦袍,坐在床榻边,轻揽着周瑛,温情脉脉。

    周氏温顺的依偎在他怀里,苍白的小脸上浮现点点安心,点点羞怯……

    剧烈的踹门声将两人惊醒,望着站在房间中央,怒气冲冲的慕容健,魏进贤目光一凛:慕容健怎么突然闯进来了?他明明在外面安排了好几名暗卫,他们竟然没有发出一点信息?

    周瑛满眼惊恐:“老……老爷……”

    “你居然敢背着我偷人。”慕容健恨恨的说着,眸底燃烧的熊熊怒火,似要将两人生吞活剥,随手抓过旁边的j毛掸子,恶狠狠的朝两人打了过去……

    “老爷,这是误会,误会……”周瑛慌乱的解释着,伸手去抓慕容健手中的j毛掸子……

    “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事情,还有什么误会!”慕容健怒气冲天,手中j毛掸子越过周瑛的拦截,狠狠抽到了她胳膊上,只听啪!的一声响,刚刚愈合的伤口被打裂,周氏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啊……”

    慕容健充耳不闻,满眼愤怒的拿着j毛掸子朝着周瑛狠狠抽打:竟然敢背着他偷人,贱人,贱人,贱人……

    “啊啊啊……”周瑛凄惨的尖叫着,在床上来回翻滚,一道道伤口被抽裂,殷红的鲜血渗了出来,染红衣衫……

    魏进贤眸底闪过一抹锐利寒芒,挥掌打到了慕容健胸口上,将他打得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

    魏进贤愤怒的吼声响彻房间:“慕容大人,本督公是太监总管,怎么与你夫人幽会,偷情?”

    慕容健堪堪站稳,锐利目光轻扫过魏进贤斜下方,y测测的笑:“偷情是不可能了,但幽会还是可以的!”

    魏进贤面色铁青,冷冷的望着慕容健,好半晌方才道:“本督公来侯府,是为找慕容大人,慕容大人不在,本督公见慕容夫人身受重伤,才会安慰了几句……”

    “是吗?抱着有夫之妇说甜言蜜语,就是魏督公所谓的安慰?呵呵,魏督公的安慰还真是独特!”慕容健恨恨的瞪着魏进贤,眸底怒火燃烧。

    魏进贤一张俊颜瞬间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冷冷看着慕容健,眸底寒意迸s……

    慕容健毫不退缩,也冷冷望着魏进贤,四周的温度瞬间降了下来,浓浓的杀意在房间里快速漫延……

    周瑛大惊,强忍着身上火辣辣的疼痛,急急的看向慕容健:“老爷……”

    “住口,不要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解释,你们刚才说的话,我全都听到了。”慕容健摆手打断了周瑛的话,冷冷看向周瑛,魏进贤……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