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10章 苏南湘设诡计

    欧阳少宸低头,只见盒子里装着一只羊脂玉雕刻的玉狐狸,玉狐狸是冰蓝色的,纤合有度的小身体缩成一团,就像是在趴着休息,眼睛半眯着,玉雪可爱里又透着说不出的奸诈,狡猾……

    “勉强凑和吧。(wWw.goalkeeping-museum.com)”欧阳少宸漫不经心的说着,慢悠悠的下了床,拿起一件雪色长袍,慢条斯理的穿戴。

    “这只玉狐狸,是我特意为你定做的,看看,多配你!”慕容雪拿出玉狐狸,朝着欧阳少宸比了比,盈盈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诡计得逞。

    欧阳少宸:“……”

    她是想告诉他,在她心里,他腹黑的像狐狸?

    慕容雪无视欧阳少宸微微阴沉的面色,拿着玉狐狸,戴到了欧阳少宸腰间,一字一顿的威胁:“没有我的允许,不许摘下来!”

    羊脂玉是极品美玉,冰蓝的一点儿点缀在雪色的腰间,将欧阳少宸与生俱来的高贵与清华渲染的越发卓然,只是这玉佩的形态……

    欧阳少宸蹙蹙眉,抬头看向慕容雪,只见她也正看着他,清冷眼瞳里暗芒点点,仿佛只要他敢说一个不字,她就会立刻开口教育他。

    她欣长的颈项间缠绕着一条细细的红绳,红绳的下端缀着一只羊脂暖玉,雕工精致,色泽温润……

    欧阳少宸眸底闪过一抹几不可见的笑,轻轻点了点头:“好!”

    她戴羊脂暖玉,他佩羊脂蓝玉,倒也蛮般配!

    欧阳少宸竟然同意一直佩戴这块玉佩了?她没听错吧?

    慕容雪一瞬不瞬的望着欧阳少宸,只见他慢条斯理的理好长袍,将蓝玉狐狸拉到了合适的位置,嘴角还弯起一抹浅浅的笑,似是对蓝玉狐狸很满意,没有半分勉强。

    慕容雪眸底闪过一丝挫败,这只狐狸雕刻的有些萌,名门贵族的年轻公子们都以沉着,稳重示人,绝不会佩戴萌物玉佩。

    她送玉狐狸给欧阳少宸,也是让他闲暇之余把玩的,要求他佩戴,不过是想为难为难他,出出气,没想到,他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同意了,她的满盘计划,全打了水漂了!

    这个腹黑欧阳少宸,果然不好算计!

    一阵清风吹进房间,慕容雪凝脂般的肌肤泛出了点点寒栗!

    欧阳少宸目光微凝,拿过衣架上的长裙,披到了慕容雪身上:“小心着凉。”

    慕容雪蓦然回神,这才发现,她刚才穿着很少的衣服,和欧阳少宸理论了半天,明媚的小脸上浮现两抹不自然的胭脂色:“那个……时候不早了,我回镇国侯府了。”

    “用过早膳再回去。”欧阳少宸淡淡说道。

    慕容雪摇摇头:“我不饿!”

    “不饿也要吃一些,你昨天喝醉了酒,不用早膳对身体不好……”欧阳少宸一字一顿的说着,帮慕容雪穿上了长裙,慢条斯理的扣着她衣襟上的珊瑚扣。

    如玉手指上的温度,透过薄薄的长裙渗到肌肤,慕容雪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不着痕迹的推搡欧阳少宸的手:“几颗扣子而已,我自己扣吧。”

    “珊瑚扣有些难扣,还是我来吧。”欧阳少宸避开慕容雪伸来的手,轻巧的扣完了她长裙上的衣扣,两手轻轻一扯,腰间雪青色的丝带,瞬间被打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仔细打量,确认无不妥之处,欧阳少宸伸臂轻揽住了慕容雪的小腰,轻声道:“屏风后的水已经全部换过了,你梳洗一下,就可以用膳了……”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小脸上,慕容雪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轻轻点了点头:“好!”掰开欧阳少宸环在她腰间的胳膊,她急急忙忙的奔向屏风后,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欧阳少宸黑曜石般的眼瞳里浮现一抹清笑……

    苏南湘站在一座阁楼的窗前,透过大开的窗子,深深的凝望着欧阳少宸诗画般俊美的容颜,他清浅的笑容,就如初冬的暖阳,可以融化百川,却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

    他从未对她这么笑过,也从未主动请她进逍遥王府,更不曾请她进昭宁殿……

    可如今,他不但让慕容雪进了昭宁殿,还让她宿在了他身边,更亲自为她穿衣,梳发,对她真是宠爱……

    “砰!”昭宁殿的窗子突然关闭,隔绝了苏南湘的视线。

    苏南湘怔了怔,美眸里瞬间盈满了泪水:欧阳世子肯定是发现了她在看他,才会将窗子关上,他就这么讨厌她?是了,他的心里驻进了慕容雪,哪里还会有她的位置……

    苏南湘面色阴沉,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慕容雪,又是慕容雪……

    “师姐,师姐……”清脆的男声突如其来的传入耳中,苏南湘抬头一望,只见慕容霁快步走了过来,清秀的脸上洋溢着璀璨的笑。

    苏南湘眸底闪过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这个慕容霁,身份一般,文采平平,资质也庸庸,若非因为他的救命之恩,祖父绝不会收这么个蠢人为徒!

    还见了她就叫师姐,那巴结,讨好,阿谀奉承的样子,真是谄媚的让人讨厌!

    不过,他姓慕容,是慕容雪的堂弟,和慕容雪同住一个屋檐下呢……

    苏南湘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笑,轻轻拭了拭眼角,抬头望向慕容霁,笑微微的道:“师弟怎么来了这里?”

    “我有事路过这里,看到师姐在阁楼上,就上来看看……”慕容霁笑眯眯的走上前来,望着苏南湘微红的眼角,不解的道:“师姐怎么了?”

    “没什么,有沙子进到了眼睛里……”苏南湘轻轻笑笑,拿着丝帕拭了拭眼角,眼睛红的更厉害了。

    贴身丫鬟甜儿目光闪了闪,上前一步,义愤填膺的道:“小姐,您明明是被人欺负了,干嘛说得这么轻描淡写……”

    “甜儿,不得胡说。”苏南湘面色微沉,厉声打断了甜儿的话。

    甜儿满眼委屈,不服气的嘀咕:“奴婢才没有胡说,明明是那个慕容雪仗势欺负您,您干嘛还要替她隐瞒……”

    慕容霁目光一凛:“你们说的慕容雪,可是我那个堂姐?”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