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8章 移情别恋

    慕容雪了解的点点头,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成就了一段佳话……

    “说到英雄救美,本王突然想起,逸尘也曾救过你呢……”靖老王爷笑微微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调侃。(www.k6uk.com)

    什么?夜逸尘救过她?

    慕容雪狐疑的看了夜逸尘一眼,夜逸尘一向厌恶她,说他害她,她相信,说他救他……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她可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呢。

    靖老王爷剑眉挑了挑,悠悠的道:“严格算算,应该是十年前的事了吧,那天,是皇宫的赏梅宴,你不知怎么的,跑没影了,你的父母,亲朋好友,皇宫的宫女,太监,侍卫到处寻找,后来,逸尘在一座偏僻宫殿的小角落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你,当时,你的小脸被冻的红扑扑的,全身冷冰冰的,都快被冻僵了……”

    慕容雪努力回想,原主的记忆里仍然没有这段记忆:“我记不起来了。”

    “你当时才四岁,自然是不记事的。”靖老王爷不以为然的笑音听得慕容雪微微眯起眼眸,十年前,四岁,那岂不就是她中寒毒那年:“靖王爷找到我时,我是不是已经中了寒毒?”

    夜逸尘目光沉了沉,轻轻点头:“是!”

    慕容雪目光一凝:“那靖王爷可知道,是谁给我下的寒毒?”

    “不知道。kxs7.com”夜逸尘摇摇头:“本王走到那座偏殿时,那里只有你一个人。”

    慕容雪目光清冷:如此说来,她是在皇宫中的寒毒,皇宫戒备森严,闲杂人根本混不进去,给她下毒的,是皇宫的侍卫?太监?还是前去参宴的大臣?

    “这是西湖龙井,看看合不合你口味!”淡漠的声音响起,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一杯热茶推到了她面前,袅袅热气直冲鼻尖,茶香怡人。

    “多谢!”慕容雪淡淡说着,抬头看向夜逸尘:“多谢靖王爷当年的救命之恩!”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夜逸尘淡淡说着,犀利的眼瞳漆黑如墨。

    慕容雪嘴角弯了弯,正准备开口,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几不可闻的声响!

    “什么人?”夜逸尘手指轻弹,强势内力飞射而出,砰的一声将房门打开,重重打到了门外人身上。

    一道窈窕的身影被打到在地,凄厉的惨呼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啊!”

    慕容雪侧目一望,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正倒在地上,她穿一袭淡紫色的软烟萝,裙摆上绣着清新的海棠花,乌黑的发梳成精致的堕马髻,身姿纤细,扶风若柳,美丽的小脸倾国倾城,赫然是漠北公主秦玉烟。

    夜逸尘看着她,眸底闪过丝丝不悦:“你来这里作什么?”

    “我是来茶楼喝茶的,听到你在这间雅间,就走了过来,没想到……你在会见客人……”秦玉烟在小宫女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

    她哽咽的声音,破破碎碎的,一张小脸惨白的毫无血色,眼泪在毫无焦距的眼瞳里打着转,就像是名媒正娶的正妻,看到了夫君与其他女子有染一般,十分可怜!

    那期期艾艾,楚楚可怜,风一吹就会倒的虚弱模样,看得慕容雪蹙了蹙眉,淡淡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靖老王爷,靖王爷,告辞!”

    秦玉烟和夜逸尘之间的事,他们自己看着办吧,她一名外人,懒得管,也没兴趣管。

    慕容雪越过秦玉烟,走出房间,沿着木梯,一阶一阶的向下走去……

    夜逸尘站在雅间门口,目送她走出茶楼,走进人群里,消失不见,眸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侧目看向秦玉烟:“你眼睛看不见,就不要再在外面乱逛了,来人,送秦公主回府。”

    低低沉沉的声音里透着淡漠与疏离,听得秦玉烟身体一颤,大颗大颗的泪水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流淌下来:“逸尘,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夜逸尘俊逸的面容瞬间阴沉:“你胡说什么?”

    “如果你没有嫌弃我,为什么这么急着谴我回府,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出来一次……”秦玉烟泪水朦胧:她的眼睛看不见了,她平时都不敢出来见人……

    “你身体不好,不适合在外面久留!”夜逸尘不咸不淡的回她一句。

    “真的?你谴走我,不是为了去追慕容雪……”秦玉烟一瞬不瞬的看向夜逸尘的方向,眸底闪着点点希冀。

    夜逸尘紧紧皱起眉头:“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就不要谴玉烟回府了,咱们一家难得团聚,不如,一起去前面的酒楼里用午膳!”伴随着温柔的笑音,靖老王妃扶着丫鬟的手,款款走了过来,一张小脸明艳动人。

    靖老王爷锐利目光轻扫过秦玉烟,落到了靖老王妃身上:“你们来了很久了吧,选在刚才出现,就是为了搞破坏?”

    “那王爷讲述十年前的那一次小小英雄救美,可是想撮合逸尘和慕容雪?”靖老王妃挑眉看向靖老王爷,丝毫都没有做坏事被抓包的不自在。

    “是又如何?”靖老王爷斜睨着靖老王妃,眼角眉梢尽是冷冽。

    靖老王妃怒气冲冲:“慕容雪不是逸尘扔掉不要的吗?干嘛还要捡回来?”

    “你懂什么?本王撮合他们,自然有本王的道理。”靖老王爷面色阴沉,冷冷回道。

    “我不懂,你最懂。”靖老王妃瞪着靖老王爷,一字一顿的道:“但是,逸尘的婚事,我也能做一半主,只要我不同意,慕容雪休想嫁进靖王府!”

    靖老王爷面色阴沉,冷冷的道:“这是你儿子娶妻,又不是你娶妻,你胡乱做主前,为什么不问问你儿子,他喜欢的是哪个女子?”

    靖老王妃不以为然:“逸尘喜欢的,不是玉烟吗?”逸尘为玉烟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心里呢。

    望着她傲气的面容,靖老王爷不屑轻哼:“那你亲口问问他,他现在放在心里的那个,还是不是秦玉烟。”

    靖老王妃一怔,侧目看向夜逸尘:“逸尘,你没有移情别恋吧?”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