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6章 挑拨离间

    “住口!”慕容柔厉声打断了慕容雪的话,眸底燃烧着熊熊怒火:“我是你的长辈,你肆意侮辱,就不怕遭天打雷劈?”

    “我可没侮辱你,我不过是转述别人的议论而已,而且,别人议论的,比我说的还要难听成百上千倍……”她天天呆在京城,应该听多了,听麻木了才是,怎么还这么大反应?

    慕容雪狐疑的看了慕容柔一眼:“你不会是天天呆在镇国侯府,自欺欺人的屏蔽了那些流言蜚语,就以为大街小巷都没在人议论了吧……”

    “当然不是……”慕容柔矢口否认,眸底隐有怒火翻腾:她谋害宋天问一事,闹得很大,别人都在指责她,唾骂她,她想翻盘,想清名,可宋天问一直在打压她,她完全没找到合适的机会……

    她一直都在苦恼这件事情,这个臭丫头,还一回来就戳她心里的最痛处,她为什么不干脆死在外面算了……

    “镇国侯府的名声被你连累了不少,我一名女孩子倒是无所谓,反倒是二叔,他在朝堂做官,每天都要上朝,与同僚见面、应酬,别人知道他有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亲生妹妹,对他肯定不怎么亲近……”慕容雪轻轻叹息着,一副无奈的模样。(www.k6uk.com)∠∶尘缘文学网{].//cy .//∵∠√

    慕容柔保养得当的小脸瞬间阴沉,厉声怒喝:“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我才没兴趣挑拨离间,我只是阐述了事实,不信你问问二叔,他在朝堂是不是人缘不好,举步维艰。”慕容雪漫不经心的说着,看向慕容健。

    杜氏,周氏的目光也纷纷落到了慕容健身上,她们是内宅妇人,不懂朝堂之事,也从不过问慕容健的公事,他在朝堂,真的受人排挤、冷落?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你们不必担心。”慕容健目光沉了沉,说得轻描淡写。

    杜氏,周氏却听得大惊:他在朝堂真的举步维艰,难怪他每天回府后,都愁眉不展的!

    周氏冷冷看了慕容柔一眼:夫君初回京城,本就步步艰难,她身为亲生妹妹,帮不上忙也就算了,竟然还来拖后腿……

    杜氏看慕容柔的目光也有几分不悦,但更多的,是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肉,为了这一个,去责备另一个,终是不妥……

    慕容柔面色阴沉,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指甲深深的扎进了肉里:她也不想这样的,二哥初回京城,人缘不好,也不能全怪她……慕容雪为什么要将事情推到她身上?她是在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想让他们内斗吧……

    慕容柔恶狠狠的瞪向慕容雪,慕容雪也毫不示弱的瞪着她:慕容健在官场的艰难,都是慕容柔害的,杜氏,周氏一直被蒙在鼓里,她说出来,是想让她们心中有数,顺便再有点隔阂而已,想联合起来对付她,门都没有!

    “爹,别担心,等我进入朝堂了,咱们父子两人联手,狠狠教训那些给爹使绊子的无耻小人!”慕容霁蓦然开了口,漆黑眼瞳里闪烁的点点坚定,看得慕容健心花怒放,所有阴霾一扫而空,笑眯眯的揉了揉慕容霁的头:“霁儿有心了。”

    慕容雪柳眉挑了挑,漫不经心的道:“霁堂弟准备入朝了?”

    “是啊,等从苏帝师那里学成,就会入朝为官!”周氏笑眯眯的接过了话,眼角眉梢尽是傲气。

    慕容雪目光一凛:“苏帝师?”慕容霁什么时候和苏帝师扯上关系了?

    “忘了告诉你,苏帝师已经破格收下霁儿为学生了。”周氏笑盈盈的说着,眸底满是自豪。

    慕容雪清冷眼眸微微眯了起来,苏帝师久病在床,已经很久都没收过学生了,怎么突然间的收下了慕容霁?

    慕容霁的文采她也见过几次,也没什么出色之处,怎么就得了苏帝师的青睐?苏帝师收学生,可是出了名的苛刻:“霁堂弟真是好福气……”

    “严格来说,是霁儿和苏帝师有缘,苏帝师去相国寺听禅,道路颠簸,马惊了,直冲悬崖,霁儿恰好路过,便救了他,苏帝师看霁儿聪慧,便破格收他为学生了。”周氏笑盈盈的说着,温婉的声音里透着说不出的自豪。

    慕容雪撇撇嘴,原来慕容霁是这么被苏帝师收为弟子的,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苏帝师收他为徒,是为还他的救命之恩:“如此说来,霁堂弟从今往后,要由武转文了……”

    “也不是。”周氏摇摇头:“霁儿爱文,也爱武,便准备半月学文,半月习武。”

    慕容雪眨眨眼睛:这夫妻两个,是准备将慕容霁培养的文武双全。

    苏帝师是皇帝之师,慕容霁拜入他座下,就等于是皇帝的师弟了,他对苏帝师又有救命之恩,入朝后,皇上肯定会给他个不错的官职,如果他文武双全,那文官武官就随便他挑,慕容霁的前途,真是一片光明……

    “雪儿,你外出这么久,是去哪里了?”周氏心情极好,温婉的声音里透着点点炫耀。

    慕容雪目光闪了闪,漫不经心的道:“去找……东西!”

    “京城什么东西没有啊,还劳你跑出京去找?”周氏微微笑笑,对她的话不以为然。

    慕容健却听得眯起了眼眸,悄悄望向慕容雪,只见她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道:“那可是件非常特殊的物件,京城没有。”

    “是吗?那你可找到那件东西了?”周氏挑眉看着她,眸底闪着点点几不可察的轻蔑。

    “已经有些眉目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找到它……”慕容雪笑眯眯的说着,那自信满满的模样,看得慕容健眸底暗芒闪掠:“你一名女孩子,孤身一人跑出京城,还一走就是两三个月,成何体统……”

    慕容雪摆手打断了他的话,一字一顿的道:“我可不是独自一人出的京,是欧阳世子陪我一起去的……”

    慕容健目光一凛:“真的?”

    “二叔不信,可以去问问欧阳世子……”慕容雪漫不经心的说着,转过身,缓缓向前走去:“一路急赶,我有些累了,先回落雪阁休息了,你们自便……”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