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44章 再见魏督公

    无痕快步走上前,试了试黑衣人的呼吸,脖颈,低低的道:“他服毒自尽了!”

    慕容雪目光一凛:“被人擒拿,服毒自尽,是暗卫,死士最常用的方法吧。(www.goalkeeping-museum.com)79小說.79小說m”

    能养得起暗卫,死士的都是富贵之人,他们做事也一向小心,谨慎,每次暗卫,死士们出任务前,都会让他们在牙槽里放一枚毒囊,如果任务失败,或被人擒获,他们就会立刻咬碎毒囊自尽,如此一来,主子的身份,目的,半点儿都不会泄露……

    “是的。”无痕点点头,这两名黑衣人武功不弱,他们的主子,肯定也不简单,不过:“亲兵死了,黑衣人也死了,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也不是全无收获,至少知道,我爹的死是真的不寻常。”慕容雪目光幽冷:不然,亲兵临死前,不会一再说对不起,也不会流露出那么深的愧疚与懊悔……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数十名身穿暗色披风的东厂侍卫冲了进来,手持长剑,将慕容雪,欧阳少宸,无痕三人团团围住。

    一名身穿黑紫色朝服的年轻男子随后走进小院,白皙如玉的手里拿着一方鸦青色的丝帕,轻捂着口鼻,淡淡看着欧阳少宸,慕容雪道:“偌大的村庄,几百口人,都被你们屠戮怠尽,你们可真是心狠手辣……”

    低沉的声音尖尖的,细细的,属太监特有,淡淡冷香扑面而来,慕容雪目光一凛,他是魏督公,真是冤家路窄:“人不是我们杀的!”

    “你们三个外人,气势汹汹的站在死尸前,手里又拿着滴血的剑,人不是你们杀的,又是谁杀的?”魏督公挑眉看着慕容雪,缓缓放下了手里的丝帕。

    只见他三十岁左右,面容俊朗,五官精致,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阴柔,漆黑的眼瞳里闪烁的点点凌厉,让人望而生畏。

    慕容雪视若无睹,飞起一脚,将那两名死亡的黑衣人踢到了魏督公面前:“村民是他们杀的,地上还掉落着他们的杀人凶器,魏督公拿着剑,比照比照村民们身上的伤口,就知我所言非虚!”

    魏督公漫不经心的瞟了黑衣人一眼,悠悠的道:“本督怎知,他们是不是你们的同伙?你们为了自保,方才将他们杀死,推出来做替罪羊……”

    “我们和杨村的村民无冤无仇的,杀他们做什么?”慕容雪冷冷说着,好看的柳眉微微蹙了蹙。

    “在这世上,有很多亡命之徒,他们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魏督公漫不经心的说着,眼角眉梢尽是冷傲。

    慕容雪明媚小脸微微阴黑:“魏督公觉得我们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可如果人真是我们杀的,我们早就逃走了,哪还会站在这里,等你带人来抓?”

    “或许,你们不是不想逃,只是本督来的太快,你们没来得及逃……”魏督公悠悠的说着,睨了慕容雪一眼,漆黑的眼瞳里透着说不出的森寒。

    慕容雪:“……”

    这个魏进贤,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想将杀人罪名栽到他们身上,人不是他们杀的,想定他们的罪,可没那么容易。

    慕容雪挑眉看向魏督公,冷冷的道:“据我所知,东厂是负责监控京城,收集消息,情报的吧。”

    “没错!”魏督公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语气傲然。

    慕容雪不以为然,冷冷的道:“那魏督公怎么带着人,跑来距离京城二三十里的杨村了?”

    “京城无大事,本督便带人出了京,准备在附近走一走,看一看,顺便视察视察民情,为皇上分忧……”魏督公慢悠悠的回答着,眼角眉梢尽是倨傲。

    “是吗?东厂久不出京,一出京就来了杨村,一来杨村,杨村就被人屠了村,魏督公的视察还真是……与众不同……”最后几字,慕容雪放缓了声音,毫不掩饰的淡淡嘲讽,听得魏督公面色阴沉,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猛的射到了她身上:“你怀疑村民们是本督杀的?”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而已,从不出京的东厂,一出京就遇到歹人屠村,怎么看都不太正常……”慕容雪悠悠的说着,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看得魏督公面色阴沉,一字一顿的道:“本督公是碰巧路过杨村,察觉村里有异常,就进来看看……”

    “我们也是出来游玩,闻到了血腥味,方才走了进来……”慕容雪淡淡看着魏督公,漆黑的眼瞳如夜明珠一样,闪着幽冷,璀璨的光,仿佛在说:“咱们同为路过杨村的人,都有嫌疑,如果,你敢说杨村的人是我们杀的,我们就敢说,杨村的人是你杀的……”

    魏督公微微眯起眼眸,锐利的视线里,看到欧阳少宸沐浴在阳光里,长身玉立,那云淡风轻的模样,仿佛完全没将他们放在心上……

    魏督公眸底闪过一抹锐利寒芒,瞬间又消失无踪,冷冷的道:“人真的不是你们杀的?”

    “当然不是!”慕容雪想也不想,一口否决。

    “那本督暂且相信你们一次!”魏督公低低的说着,冷冷的道:“放他们走!”

    “是!”东厂侍卫们沉声应下,收剑回鞘,悄然让出了一条小道。

    “多谢了。”慕容雪笑盈盈的说着,拉着欧阳少宸,款款向前走去,风中传来她清冷的提醒声:“魏督公仔细搜搜那两名黑衣人吧,说不定能查到蛛丝马迹……”

    魏督公面色阴沉,冷冷瞟一眼黑衣死尸:两名死士,身上肯定没带任何表明他们身份的东西,能查得到什么线索……

    望着三人渐渐走远的身影,一名侍卫走上前来,不解的道:“督公,真的就这么放他们走了?”

    “不然怎么办?和他们鱼死网破?”魏督公目光冷锐:自他们来到后,欧阳少宸一句话都没说,他就那么轻轻的站在那里,却让人无法忽视,他名扬各国,武功深不可测,如果真动起手来,谁输谁赢,犹未可知……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