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30章 逼宫造反(2)

    不好意思,李宗是个比较忠心的将领,单靠你那些刻薄话,根本不可能激他造反,你是太子殿下派来的,只有杀了你,彻底绝了李宗的退路,才能将李宗和将士们逼进睿王爷的阵营里。(www.k6uk.com)∶尘缘文学网{}.{} {cy} .{}★∶

    睿王爷,宋将军都会非常感激你的牺牲,等睿王爷事成,许诺你的银两,会一分不少的烧给你,你在天有灵,可以安息了!

    京城的街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慕容雪走在人群里,慢悠悠的前行着,漫不经心的观赏着道路两边古色古香的商铺,微醺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微微的清风吹过,夹杂着百花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得得得!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慕容雪循声望去,只见成千上万名身穿铠甲的士兵,骑着快马急速奔了过来,马蹄踏的狼烟四起,地面震动。

    京城百姓们纷纷站到了道路两边,慕容雪也随着人群,站到了不起眼的角落里,将士们如潮水般奔腾而过,踏起漫天烟尘,微微的呛人心肺,慕容雪蹙蹙眉,轻轻捂住了口鼻!

    突然,走在最后的几名士兵停在了慕容雪面前,拿出一幅画像仔细比照片刻,冷声道:“就是她,抓住她!”

    “是!”士兵们目光一寒,长剑出鞘,道道银光带着凌厉的劲风,毫不留情的刺向慕容雪。

    慕容雪挑挑眉,稳稳站着没动,无痕凭空出现,挥剑挡下了士兵们的凌厉攻势,和士兵们战在了一起,刹那间,只见身影交错,剑影连连,道道血线飞溅,整个街道瞬间乱成一团……

    “杀人啦……杀人啦……”百姓们惊恐的尖叫着四下逃窜……

    慕容雪站在原地,目光清冷,这些士兵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抓她?

    得得得!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是近百名身穿铠甲,骑着快马的士兵们去而复返了……

    这么多人,来者不善,她和无痕不宜恋战、硬拼。

    慕容雪雪眸微眯,抬脚踹开最后一名士兵,双足轻点,纤细身躯如离弦之箭一般,快速向前飞去,空中传来她清冷的命令声:“无痕,咱们走!”

    “是!”无痕点点头,紧跟在慕容雪身后快速向前飞跃。

    远远的,慕容雪看到那成千上万的士兵们,越过了一座座官员府邸,朝着守在门外的侍卫们大杀大砍,鲜血,尸体散落一地……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雪紧紧皱起眉头:军营士兵斩杀守门侍卫,是准备造反,叛乱么……

    无痕目光沉了沉:“据卑职所知,附近这些府邸里住的,都是比较欣赏宫千羽的官员……”

    慕容雪目光一凛:“你的意思是,士兵们针对的人是宫千羽?”

    无痕点点头:“十有**!”

    慕容雪清冷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宫千羽最大的敌人非宫千泽莫属,如果这些士兵真是宫千泽派出的,那他的目的,不言而喻……

    “宫千羽现在在什么地方?”

    无痕望望天空,悠悠的道:“如果不出意外,他这个时间应该在尚书房听太傅讲学!”

    “那咱们立刻去皇宫尚书房!”慕容雪目光幽幽:成千上万的铠甲士兵来势汹汹,她一定要尽快通知宫千羽……

    “慕容姑娘,这些士兵们,似乎也是去皇宫的。”无痕蓦然开口。

    “真的?”慕容雪目光一凛,在屋顶上,快速飞跃着,跟着士兵们急速前行,只见他们在半路兵分了两路,一路人马不知去了哪里,另一路只有几百人,踢踢踏踏的来到了皇宫外,坐在快马上,将巍峨,恢宏的皇宫大门重重包围,目光严肃,面容冷峻,远远望去,说不出的诡异!

    他们这是在防止皇宫里的人逃出来么?皇宫里出事了!

    慕容雪目光一凛,七转八转的来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前,四下望望无人,她纵身一跃,纤细身躯如蝴蝶一般,轻飘飘的落进了宫墙内。

    四周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她左右望了望,急急忙忙的奔向皇宫中央……

    外面的血雨腥风丝毫都没有影响到皇宫,皇宫御书房如以往一样祥和,宁静,明媚的阳光透过格子窗照进房间,温暖怡人,皇帝坐在窗前,沐浴着阳光,处理着一本本奏折。

    内室角落的金丝炉里,燃着淡淡的龙涎香,若有似无的烟气自炉中袅袅腾起,说不出的清新,怡人……

    吱!微闭的书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道修长的水色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父皇!”清润的呼唤声温润如玉,皇帝却听得紧紧皱起眉头,抬头看向来人,冷冷的道:“谁允你不经通报就进御书房的?”

    “父皇息怒,儿臣是看父皇看折子看的辛苦,方才端了这碗参汤来给父皇……”宫千泽淡淡说着,端着一只托盘走到了皇帝面前。

    托盘是桐木色的,上面放着一只小瓷盅,淡淡香气隔着瓷盖溢了出来,让人垂涎欲滴,皇帝的面色微微缓和了些,不咸不淡的道:“你有心了。”

    “多谢父皇夸奖,这是儿臣应该做的!”宫千泽微微笑笑,将小盅放到了皇帝面前。

    皇帝淡淡瞟了小盅一眼,拿起折子继续看,无声的向宫千泽下了逐客令。

    宫千泽不以为然,看着皇帝,低低的道:“父皇,儿臣斗胆问一句,您百年之后,是不是准备将皇位传给宫千羽?”

    “当然,他是太子,是继位的最佳人选,朕不将皇位传给他,还要传给谁?”皇帝漫不经心的说着,语气傲然。

    “父皇传位给宫千羽,可是因为他是嫡出太子?”宫千泽目光微凝,一瞬不瞬的看着皇帝,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不全是,他的能力也很不错,完全能够胜任皇帝之位。”皇帝淡淡说着,嘴角弯起的浅浅笑意,看得宫千泽面色阴沉,他对宫千羽就这么满意?

    “难道父皇不觉得,我比宫千羽更能胜任皇帝之位?”

    皇帝利眸微眯,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猛的射向宫千泽:“你什么意思?”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