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9章 密室设诡计(1)

    “好些了吗?”欧阳少宸看着她,轻声询问。(看啦又看)

    “好多了。”慕容雪点点头,苍白的小脸恢复了些许血色。

    “那你要不要吃点东西?”欧阳少宸轻轻说着,揽着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他怀里,如玉的手依旧源源不断的输送内力。

    淡淡墨竹香萦绕鼻尖,慕容雪一阵心神安宁,头枕着他的胸口,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我没味口……不知道山坳里那些私兵,宫千羽处理的怎么样了。”

    “放心,以宫千羽的能力,肯定会处理的妥妥当当。”欧阳少宸淡淡说着,漆黑的眼瞳深沉如墨。

    慕容雪轻轻笑笑,南疆明文规定,无论是文武大臣,还是皇室之人,都不许圈养私兵,苍丞相不但悄悄养了,还一养就是三四万!

    山坳里那些精良弓箭,精良床弩,精品刀剑,以及那绝无仅有的机关术,都是苍丞相为那三四万私兵配备的,可见他对他们的看重!

    可惜,那三四万私兵养了多年,还没派上任何用场,就被宫千羽全部剿灭了,苍丞相花费的无数心血,也全都白费了,他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气的七窍生烟吧……

    宫千羽能力非凡,只用一夜时间,就将四万私兵杀的杀,抓的抓,天色放亮后,身穿铠甲的侍卫们,押着成千上万的私兵,阔步走进了京城,走进皇宫。

    那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私兵队伍,看得百姓咂舌,满朝哗然,文武百官痛骂养兵之人没安好心的同时,对宫千羽大加称赞,宫千羽在朝堂,民间的威望再次提升。

    炙热的阳光照在地面上,险些将地面烤焦,浓烈的热气扑面而来,热得人全身冒汗。

    而建在相府地下的密室阴暗潮湿,一名年轻男子正跪在冰冷的地面上,他身上横一道,竖一道的布满了伤痕,华贵的衣衫被划的破破烂烂的,鲜血遍布,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浓浓的寒气自地底冒出,透过他的膝盖渗入身体,在四肢百骇里来回飞窜,冻得他高大身躯微微发抖,低低的道:“属下办事不利,还请相爷责罚……”

    苍丞相目光一寒,抓起面前的茶杯,劈头盖脸的朝男子砸了过去,男子不闪不避,任由茶杯砸在了额头上,殷红的鲜血瞬间渗了出来。kxs7.com

    苍丞相愤怒的咆哮穿透云层,响彻云霄:“三四万人马就这么毁在你手里了,你准备让本相怎么责罚?”

    “属下该死!”年轻男子低垂着头,急急的说道。

    “你确实该死!本相将四万私兵交给你,是信任你,可你不但没能将他们训练强大,还让他们被人剿灭了,你不以死谢罪,还活着回来干什么?”苍丞相厉声训斥着,眸底燃烧着熊熊怒火,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他耗费无数心血,才悄悄筹到四万人马,倾尽心力,花费无数金银为他们打造装备,是想让他们成为一支幕后奇兵,没想到,他们刚刚达到他的期望,还没来得及试用一次,就被人无情的剿灭了……

    “回相爷,属下自知做错大事,死不足惜,属下拼死跑回来,不是想苟且偷生,只是想将实情告诉丞相……”年轻男子一字一顿的说着,目光坚定。

    “什么实情?”苍丞相厉声询问着,眸底寒芒闪掠。

    “剿灭山坳私兵的,不止是宫千羽,还有一个慕容雪……”年轻男子低低的说着,略带沙哑的声音里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慕容雪?”苍丞相目光一凛:“就是和宫千羽走得很近的那名女子?”素素和她有矛盾,他便让人调查了那名女子,得知她的名字叫慕容雪,她的身份,暂时还没查出来……

    “正是!”年轻男子点点头,目光幽深:慕容雪潜进山坳,毁了他们的刀剑,机关术,还打伤了他们不少私兵,以致他们的战斗力大大下降,才会那么轻而易举的败给了宫千羽带来的军营将士……

    可以说,慕容雪是害他们惨败的罪魁祸首!

    苍丞相锐利眼眸微微眯了起来:不过是一名小小的丫头片子,竟然敢伙同宫千羽,毁他多年心血,真是好大的胆子……

    “相爷,睿王求见。”侍卫低沉的禀报声突然自门外传来。

    苍丞相目光一凛:“他来做什么?”

    “自然是有事和苍丞相相商。”清朗的笑音响过,暗室门被人大力踹开,宫千泽掐着一名侍卫的脖颈,缓缓走了进来,微笑着看向苍丞相!

    苍丞相的面色瞬间阴沉的可怕,冷冷看着宫千泽道:“睿王爷有事,可到客厅商谈,跑来本相的密室做什么?”

    “因为密室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本王要亲自闯一闯,才能证实……”宫千泽笑眯眯的说着,锐利目光轻扫过满身鲜血的年轻男子。

    男子目光一寒,倾身挡在了苍丞相面前,手中长剑横在眼前,戒备的看着宫千泽。

    宫千泽视若无睹,淡淡看着苍丞相道:“丞相不必紧张,本王不是宫千羽,不会带兵剿灭丞相的私兵,更不会带人来抓苍丞相……”

    苍丞相心里蓦然翻起了惊涛骇浪,面上却是一副平静的模样:“本相听不明白王爷在说什么……”

    “那本王就说的再明白一点儿,摩天崖下的私兵,是苍丞相养的吧!”宫千泽看着苍丞相,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苍丞相瞳孔剧烈的缩了缩,他在山坳里,未留下任何与相府有关的东西,宫千泽不可能抓到他什么把柄,宫千泽这么说,应该只是在试探自己,自己绝不能承认:“呵呵,睿王爷说笑了……”

    “苍丞相不必否认,宫千羽带兵剿灭山坳私兵时,本王正扶着三舅舅在白雾阵里,不知是哪个士兵碰到了阵眼,白雾阵消散无踪,本王亲眼看到,苍丞相面前这个人,在军营将士里,杀出了一条血路。”

    宫千泽笑眯眯的说着,淡淡望着年轻男子道:“本王悄悄跟着他,一路来到了丞相府……”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