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89章 宋府的打算

    剧毒并没有因为银针的扎入而慢下,还越来越快了,一块块血肉以人眼看得到的速度被剧毒吞噬,森森白骨越来越多,越来越长,宋世孝满眼惊恐,厉声怒喝:“老匹夫……我是让你救我,不是让你害我……”

    “老朽……的确是在解毒啊……”府医磕磕巴巴的解释着,满眼焦急:他也不明白,这毒怎么越解,漫延的越快……

    血肉一片接一片的快速消逝,露出了血肉下的森森胳膊肘儿,还在继续向上漫延,宋世孝满目惊恐:“啊啊啊……老匹夫……你倒是快点解毒啊……”

    府医额头渗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他能说他已经将毕生所学全都用上了么?他能说宋世孝所中的剧毒,他完全摸不清头绪么……

    “啊……救命……救命啊……我不想死……不想死啊……”剧毒腐蚀的越来越快,眼看着就要将他的整条胳膊腐蚀干净,宋世孝满目恐慌,疯狂的尖叫:“府医……你想想办法……快想想办法……”

    尖锐,绝望的叫声吵的府医心烦,脑子里乱蓬蓬的,不耐烦的安抚道:“二老爷,您冷静点儿,冷静点儿……”

    “本大爷都要没命了……还怎么冷静……”宋世孝厉声怒喝,赤红的眼眸恶狠狠的瞪着府医:“你这庸医,自己配的毒,自己竟然解不掉,害了本大爷,本大爷杀了你……”

    宋世孝怒气冲冲的说着,凶神恶煞的朝府医扑了过来,两截长长的白骨垂在身体两侧,映着他愤怒的眼眸,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府医大惊,想要后退,已然来不及,眼看着宋世孝的胳膊就要砸到他身上了,眼前突然闪过一道寒光,宋世孝的两条胳膊瞬间被砍了下来,微黑的血溅了府医一身一脸……

    剧毒停止了漫延,剧烈的疼痛自断裂处传来,宋世孝呆呆的,怔怔的,高大的身躯踉跄几下,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昏死了过去。(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浓浓血腥味萦绕鼻尖,府医蓦然回神,一点一点的转身望去,只见宋世忠正手持长剑站在他旁边,面色苍白,容颜憔悴,眼瞳里却闪烁着沙场之人特有的锐利:“将……将军!”

    “如果不砍掉他的双臂,他整个人都会被剧毒腐蚀的只剩白骨!”宋世忠淡淡说着,清朗的声音微微暗哑。

    “老朽知道。”府医点点头:砍掉双臂,舍小保大,是最好的选择,若他是宋世忠,也会这么做。

    “二弟究竟中了什么毒?”宋世忠侧目看向府医。

    府医目光微凝:“就是老朽配制的那种毒,不过,毒里似乎被人另外放了东西,所以,老朽的解药才会对二老爷完全没有作用了……”

    宋世忠了解的点点头,问题出现算计二弟的那人身上了,二弟重伤,昏迷不醒,他们也不知道算计他的人是谁,想帮他也无处着手:“你先扶二弟回房休息,帮他抹抹药,包扎包扎伤口,等他醒来后,问清了原由,再做打算。”

    “是!”府医点点头,俯身扶起宋世孝,缓缓向外走去。

    望着脚步踉跄,昏迷不醒的宋世孝,宋世忠锐利的眼瞳里闪烁着森冷寒芒:他不过是中毒多年,还没死呢,竟然就有人敢明目张胆的毒害他宋家的人,真是不知死活……

    宋世忠大手猛然用力,只听卡的一声响,他手里的精致瓷杯眨眼间成了粉沫……

    明媚的阳光暖暖的照射,慕容雪一袭浅蓝色长裙,坐在水塘边的凉亭里,慢条斯理的用着午膳。

    贝贝趴在她旁边的地面上,前爪捧着一根大骨头,兀自吃的欢快。

    欧阳少宸浅浅吃了几口菜,就放下了筷子。

    慕容雪不解的看着他道:“怎么吃这么少?饭菜不合你味口吗?”

    “不是。”欧阳少宸摇摇头:“天太热了,没什么食欲……”

    “那你吃的也太少了,再多吃几口吧。”慕容雪夹了几筷子菜到欧阳少宸碗里:欧阳少宸已经十八岁了,一顿饭只吃几口菜可不行……

    欧阳少宸望着碗里红红绿绿的青菜,轻轻摇头:“我真的没什么食欲,看到饭菜,觉得很腻……”

    慕容雪眨眨眼睛,夏天天热,人确实提不起什么食欲,只要是用油炒出来的饭菜,基本都会觉得腻,不过,她有个让人吃饭不觉得腻的方法!

    慕容雪从旁边的小筐里拿起一张巴掌大的薄薄小干饼,抹了些花生酱,又夹了蔬菜,红烧肉在上面,轻轻卷上,递到了欧阳少宸面前:“尝尝这个,这个保证不腻!”

    “真的?”欧阳少宸将信将疑。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快尝尝看!”慕容雪笑盈盈的说着,径直将饼卷放到了欧阳少宸嘴巴前。

    欧阳少宸无奈,轻轻尝了一口,菜香,饼香,肉香萦绕一起,味道鲜美的让人忍不住赞叹:“确实不腻了……味道也很不错……”

    “喜欢就多吃点儿。”慕容雪笑眯眯的说着,将饼卷放进欧阳少宸手里,她则拿起小干饼,娴熟的为自己也卷了个饼卷。

    面食为皮,内放肉、菜,就像是现代的汉堡,味道自然不错……

    “你是怎么想到这种食用方法的?”欧阳少宸看着她,轻声询问。

    “偶然间想到的……”慕容雪漫不经心的敷衍着,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在现代,这种食用方法基本是人人皆知……

    “是吗?那你可真是聪明!”欧阳少宸轻声夸赞着,嘴角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还好。”慕容雪轻轻松笑笑,唯恐欧阳少宸再问些什么,急忙道:“快用膳吧,饭菜都要凉了……”

    一阵激烈的喧哗突然传了过来,打断了慕容雪的话,她蹙蹙眉,不解的道:“出什么事了?”

    “回慕容姑娘,是宋府来人了,正在别院外,叫嚣着要见慕容姑娘,怕是来者不善!”荀风低沉的禀报声自风中传来。

    慕容雪挑挑眉,竟然这么快就来找她了……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