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82章 睿王的打算

    这……这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察觉到宋世仁的目光,居高临下的瞟了他一眼,骑着快马,如风一般,径直越过了他和侍卫们,马蹄踏起的滚滚烟尘,呛得几人连连咳嗽。(wwW.goalkeeping-museum.com)→◎←尘缘文学网w. .m→←

    宋世仁扯起衣袖,轻轻遮住了口鼻,望着中年男子渐渐远去的身影,精明的眸子里闪着浓浓的震惊与难以置信:“那是……镇南王!”

    “是镇南王……就是镇南王……”铠甲侍卫们连连点头,眸底也满是震惊。

    “他不是中了火毒,快死了吗?怎么突然间安然无恙了?”宋世仁低低的说着,目光幽冷。

    镇南王中火毒一事虽然隐秘,但人脉广了,还是能打探的到的,火毒毒性极强,镇南王撑了四年,已是强弩之末,根本没多少时日可活,他原以为再见镇南王,会是在镇南王的葬礼上,没想到,镇南王竟然神采奕奕的骑马出现在大街上,不见半点要死的模样。

    “有人为镇南王解掉了火毒么?”

    一名侍卫挑挑眉:“卑职昨天路过镇南王别院时,看到一名下人出来倒药渣,如果他的火毒解了,那也应该是今天解的!”

    宋世仁精明的眸子猛的眯了起来:“今天都有谁去过镇南王别院?”

    “镇南王身中剧毒后,一直都是闭门谢客的,只有皇室里的晚辈们去了,才会给几分薄面,见一见……”说到这里,侍卫眼睛一亮:“刚才,太子殿下,和他身边的那名女子,似乎就是从镇南王别院的方向走过来的……”

    宋世仁目光一凛,抬头望向正前方,宫千羽,那女子和镇南王可不正是从同一个方向走来的,镇南王所中的火毒,定是被他们解去的无疑。kxs7.com

    宫千羽虽然武功高强,内力深厚,却是不懂解毒的,为镇南王解去火毒的,应该是他身边的那名女子!

    刚才他还奇怪,性子傲漫,不可一世的太子殿下怎么对身边的女子照顾有加,原来那女子是宫千羽请来的解毒圣手啊。

    呵呵,镇南王权倾朝野,宫千羽请人解了他的毒,他肯定会对宫千羽心生感激,自然而然的就会协助宫千羽登基为帝……

    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宋世仁目光沉了沉,四下望望无人,快速朝睿王府的方向奔去……

    睿王府书房

    宫千泽穿一袭水绿色的长袍,站在书桌后,长身玉立,听着宋世仁讲述的消息,英挺的剑眉蹙了蹙:“镇南王火毒已解,三舅舅确定没有看错?”

    “绝对错不了!”宋世仁目光凝重,一字一顿:那人的相貌和镇南王一模一样,身上又穿着亲王朝服,绝对就是镇南王:“现在的镇南王,虽然还没有表态,但他差不多已经算是太子一派,如果他出手对付王爷……后果不堪设想……王爷一定要早做防范……”

    “皇叔的手段,以及在朝中的势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他出手对付本王,本王落败的可能性极大,要怎么防?”宫千泽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眸底暗芒闪掠。

    从小到大,这位皇叔一直都不怎么喜欢他,皇叔权倾朝野,却保持中立,是因为他不喜皇室内斗,也不想插手皇子争储,如今,宫千羽救了他一命,他感念着宫千羽的人情,一定会站到宫千羽那边,协助宫千羽对付他……

    “那要怎么办?”宋世仁紧紧皱起眉头:他们筹划了那么多年,为的就是让睿王登基为帝,怎能因为镇南王火毒的解去而功亏一篑……

    宫千泽的眉头也紧皱着,沉思片刻,蓦然开口:“大舅舅……如何了?”

    “还是老样子……”宋世仁漫不经心的回答着,眼睛突然一亮:“殿下的意思是……医好大哥,让他对付镇南王!”

    “没错。”宫千泽点点头,目光幽冷:他的大舅舅宋世忠曾是南疆大将,武功高强,手握兵权,战功赫赫,能与镇南王比肩,也是在四年前,他和镇南王一样,中了无药可解的剧毒,整天躺在床上,苟延残喘。

    那名女子,能解掉毒性霸道,连他们这最擅制毒,解毒的南疆人都解不掉的火毒,应该也能解掉舅舅所中的魔毒!

    只要舅舅恢复了武功,内力,就可重回军营,号令几十万精兵,他们自然也就不必再忌惮镇南王!

    “不过,那女子是宫千羽请来的,会帮大哥解毒吗?”宋世仁挑挑眉,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宫千泽轻轻笑笑,目光幽深:“天下熙熙皆来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那名女子只是宫千羽请来的客人,又不是宫千羽的势力,只要咱们给出足够的条件,她一定会答应的。”

    “这倒也是!”宋世仁点点头,一字一顿的道:“那我亲自走一趟,去请那名女子帮忙!”

    太阳渐渐西斜,慕容雪,宫千羽走到了欧阳少宸别院所在的小湖边,远远的,看到别院的大门了,慕容雪顿下脚步,侧目看向宫千羽:“天色不早了,就送到这里吧,别院里还没完全整理完,有些乱,就不留你用晚膳了!”

    宫千羽望望不远处的大门,清澈的眼瞳微微黯淡:“那你明天还有空吗?”

    “我明天要彻底整理别院,估计没什么空闲,等我忙完,有空了,就去太子府看你!”慕容雪笑盈盈的说道。

    “真的?”宫千羽眼睛一亮,漆黑的眼瞳里闪烁着点点光芒。

    “当然是真的,我骗你做什么。”慕容雪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看得宫千羽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那好,我先回去了,你记得来看我!”

    “好!”慕容雪点点头,目送宫千羽依依不舍得走到街道尽头,转过弯,消失不见。

    她长长的松了口气,终于将宫千羽劝走了,真是不容易,她可以回别院,好好休息休息了……

    擦擦额头渗出的点点汗珠,慕容雪转过身,缓缓朝别院走去。

    一名男子迎面走了过来,身体摇摇晃晃的,仿佛随时都会摔倒……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