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65章 刺杀宫千羽

    毕竟,沼泽大小不同,又在陷阱林里毫无规则的遍布着,就算青焰将士们想到了安全度过它的办法,也极难实施……

    而有了这幅地形图,青焰将士们不但能准确的找到沼泽们的位置,还能根据它们的大小,放置长短不一的树干,畅通无阻的横度陷阱林,直捣南疆驻兵……

    青焰大军是南疆大军的死敌,那名南疆将士留下地形图,助青焰将士们度过陷阱林,横扫他自己所在的南疆军营,肯定有着非同寻常的目的……

    慕容雪清冷眼眸微微眯了眯,径直越过慕容烨,快步向前走去,风中传来她清冷的告别声:“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望着她渐渐走远的身影,慕容烨满头雾水:莫明其妙的来找他,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又莫名其妙的走了,妹妹真是莫名其妙……

    宫千羽来到陷阱林外时,青焰士兵们已经冲进了南疆驻地,手持长剑,对着南疆士兵们大杀大砍,南疆士兵们不时的中剑倒地,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里无边漫延……

    宫千羽目光微凝,衣袖下的手微微张开,一道道暗蓝色的火焰自宽大的袖袍里飞射而出,潇洒,飘逸中又透着男子特有的阳刚与霸气,以最精准的手法,最快速的招式,毫不留情的攻向青焰士兵们……

    段无洛站在宫千羽身边,都看不清他是如何出招的,只看到那黑色的衣袖在他面前飘荡翻滚,一道道凌厉的火焰就从衣袖里暴射了出来,嗖嗖嗖的轻划过青焰士兵们,扬起一道道猩红血线。(www.k6uk.com)

    残肢断臂散落一地,黄褐色的土地被染成了红色,浓郁的血腥味直冲鼻尖,熏得观战的南疆副将们紧紧皱起眉头,面色微微泛白。

    他们从小习武,所学的就是直接杀敌,一击毙命,不留多余的动作,多年来,他们的杀招也练的炉火纯青,却远不及面前的宫千羽。

    成百上千的青焰士兵啊,他们还没拔出佩剑呢,宫千羽已经出招将士兵们全部斩杀了,没有一人能幸免……

    宫千羽的武功,真是高的不可思议……

    “段太守,你去明州城内拿些材料过来,本宫要重新布阵。”宫千羽看着陷阱林的方向,冷冷吩咐,漆黑的眼瞳里暗芒闪掠。

    “是!”段无洛沉声应下,转过身,阔步向前走去。

    “王副将,命人将尸体全部清理干净。kxs7.com”宫千羽瞟一眼满地残肢断体,再次吩咐。

    “是!”王副将低低的说着,快步走了过来,越过宫千羽的瞬间,他目光一寒,手中利刃恶狠狠的朝宫千羽刺了过去……

    宫千羽目光一凛,快速闪避,利刃擦着他的胳膊划过,将他的衣袖划出一道长长的大口子,点点血迹渗了出来,宫千羽毫不理会,冷冷看着王副将:“你做什么?”

    “刺杀太子殿下。”王副将一字一顿的说着,目光寒冷如冰。

    “就凭你?”宫千羽挑眉看着王副将,清澈的眼瞳里闪着点点嘲讽与不屑。

    “不,是凭我们。”王副将低低的说着,嘴角微挑,弯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轻轻打了个响指,南疆副将们一个一个的全都聚拢了过来,站在王副将身后,同仇敌忾的看着宫千羽。

    “你们都是来杀本宫的。”宫千羽淡淡看着他们,目光清澈,平静无波,丝毫都没有被副将们背叛的愤恨与恼怒。

    “太子殿下,别怪我们,我们也是奉命行事。”王副将看着宫千羽,眸底闪着少有的凝重。

    “奉谁之命?”宫千羽看着他,冷冷询问。

    “睿王宫千泽!”王副将低低的说着,眸底暗芒闪掠。

    一名副将目光微凝,急声道:“王副将……”

    “太子殿下都已经死到临头了,看在他和咱们也算相识一场的情份上,就让他做个明白鬼吧。”王副将摆手打断了那人的话,一瞬不瞬的看着宫千羽道:“睿王想要皇帝,太子殿下武功高强,还占了太子之位,是他最强有力的劲敌,所以,睿王准备除去太子殿下……”

    宫千羽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笑,连边关将士都收入囊中了,宫千泽的手伸的可真不是一般的长:“你们是什么时候依附宫千泽的?”

    “几年前了。”王副将轻声回道:他镇守边关,很久都没回过京城了,不过,他的家人在京城,父母亲人都投靠了睿王,他们自然也是睿王的人。

    “太子殿下来明州后,睿王就对殿下下了格杀令,可太子殿下武功高强,又独来独往的,不喜欢理睬人,我们一直都没找到刺杀殿下的机会,才会拖到了今天……”

    “青焰大军能破坏掉殿下布的沼泽陷阱,冲进南疆驻地,也是我们故意安排的,一是为降低太子殿下的防备,方便我们动手刺杀,再就是,给太子殿下的死,找个合适的理由……”

    青焰大军冲进南疆驻地,太子殿下不敌,为国损驱,多么光荣的死法,多么名正言顺的理由,消息上报到金銮殿上,谁都不会起疑……

    胳膊突然传来尖锐的疼痛,宫千羽低头一望,只见伤口上流出的血已然变成了黑色……

    宫千羽目光一凝,冷冷看着王副将:“你在利刃上抹毒!”

    王副将呵呵一笑:“太子殿下武功高强,仅凭我们几人的武功,哪是太子殿下的对手,为了完成睿王的命令,我们只好出此下策,还请太子殿下不要谅解……”

    “你们可真够卑鄙无耻。”宫千羽低低的说着,磁性的声音里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太子殿下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真相,可以放心的去死了。”王副将恶狠狠的说着,轻轻打了个手势。

    副将们足尖轻点,拔地而起,手中长剑毫不留情的从四面八方攻向宫千羽……

    宫千羽嘴角弯起一抹冰冷的笑,衣袖下的手指轻轻一弹,暗蓝色的火焰自衣袖里飞射而出,毫不留情的射向副将们……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