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59章 解香药(2)

    冰水池居然比他得慕容雪青睐!

    欧阳少宸墨眉蹙了蹙,双臂猛然一抛,慕容雪纤细身躯瞬间被甩飞出去,扑通一声,落进水中,溅起无数水花。(看啦又看小說)79小說.79小說m

    “欧阳少宸!”慕容雪从水中冒出头,恶狠狠的瞪着欧阳少宸,美眸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她头发湿漉漉的,衣衫也全都湿透了,紧贴在身上,窈窕的身形一览无余。

    欧阳少宸视若无睹,漫不经心的道:“你不是要泡冰水池吗?这就是水池。”

    慕容雪一怔,低头望去,只见她正站在水池中央,清澈见底的池水冰冰凉凉的,将她重重包围,淡淡凉气透过肌肤渗入身体,将她体内的热力快速逼退。

    慕容雪暗暗松了口气,身体不热了,但媚香的药力还没有完全消退,她暂时不能离开水池。

    漫不经心的四下打量,只见房间地面上铺着汉白玉的大理石,亮的能够照出人影,墙壁上镶嵌着镂空的金色灯槽,灯槽里的夜明珠将整个房间照的亮如白昼。

    “这是哪里啊?”慕容雪不解的看着欧阳少宸。

    “咱们居住的那座客院的浴室。”欧阳少宸漫不经心的说着,拿着一只青玉酒杯,坐在了不远处的小圆桌上!

    慕容雪了解的点点头,望着占据了大半个房间的大浴池,心中连连赞叹:想不到客院里竟然也有这么大的浴池,南疆人倒是挺喜欢享受……

    “水池里的水原是新换的,温温热热,可供沐浴,你在外面耽搁了那么长时间,水凉了,刚好给你解媚香。”欧阳少宸淡淡说着,慢条斯理的轻品杯中美酒。

    慕容雪明媚小脸瞬间阴沉,她又不是有意要在外面逗留的,她是被人暗算,出了意外……

    没好气的瞪了欧阳少宸一眼,她正准备反驳,小腹突然腾起一股火热,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强烈的酥麻和燥热,就像烈火猛然腾起,快速席卷全身……

    “凉水压制不住媚香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慕容雪一惊,急急忙忙的抬头看向欧阳少宸,纤细的身躯绵软无力,明媚的小脸上浮现不自然的晕红,清冷的眼瞳也变得迷迷离离。

    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想要完全克制媚香,只泡冰水可不行:“可能是你中媚香太深,冰水才会压制不住媚香了……”

    “是吗?那要怎么办?”慕容雪紧紧皱起眉头,强烈的药力就像一条恶龙,在她体内狂舞肆虐着,疯狂的反扑,将所有清凉都,赶出了领地,她明明泡在冰冷的水里,却热的非常难受……

    “你要不要用另外一种方法解媚香?”欧阳少宸淡淡看着她,轻柔的声音里带着蛊惑的味道。

    “不要。”慕容雪想也不想,一口回绝,狠狠瞪着欧阳少宸,他竟然拐弯抹角的想着用那种方法帮她解媚香,真是可恶……

    “媚香药效极强,冰水已经压制不住它了,如果你再不用其他方法解,后果不堪设想……”欧阳少宸低低的说着,黑曜石般的眼瞳里浮现一抹意味深长……

    “一定还有其他办法可以压制媚香……”慕容雪一字一顿的说着,清冷的眼瞳里闪过一抹坚定,深吸一口气,猛然沉进了清水里。

    “雪儿!”欧阳少宸目光一凛,修长身形如一片白雪,瞬间落进水池里,落到了慕容雪身边,揽着她的小腰,将她捞了起来:“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我在想办法解媚香。”慕容雪不自然的笑笑,娇小的身躯湿淋洒的,被冰凉的水冰的轻轻颤抖,但体内的火热却丝毫都没有减少,苍白的小脸染着不自然的晕红……

    欧阳少宸无奈的轻叹一声,淡淡看着她道:“我帮你解媚香吧!”

    “我不要用那种方法!”慕容雪厉声怒喝着,怒气冲冲的看着他,眸底闪烁的点点戒备,看得他重重一叹:“放心,不是那种方法!”

    话落的瞬间,欧阳少宸如玉的手掌放在了慕容雪后心上,快速输送内力,深厚的内力涌入身体,瞬间到达四肢百骇,将她体内肆虐的恶龙生生压了下去。

    冰冷的水渗进肌肤,与那股内力结合,一寸一寸,快速清扫着恼人的媚香,媚香的药力越来越弱,越来越弱,一点一点儿的被内力和冰冷的清水蚕吞的干干净净。

    媚香消失无踪,冰冷的寒意也渐渐退了出来,后心灌入的内力转为阵阵暖意,在慕容雪四肢百骇里来回流淌,说不出的舒适,惬意。

    媚药清除,她的心情瞬间放松,阵阵疲惫袭卷而来,她轻靠着欧阳少宸闭上了眼睛,淡淡的墨竹香萦绕鼻尖,心情莫名的感觉安宁,意识也渐渐模糊……

    怀中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欧阳少宸低头,看到了慕容雪安然恬静的睡颜,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轻轻放下了按在她后心上的手,横抱着她,缓缓走向水池边,漆黑的眼瞳深不见底。

    雪儿吸入的媚香较少,可以用内力和冰水一起清除掉,但给她下媚香的那名幕后主谋,可没安什么好心。

    那名太守府下人,他留给段无洛了,聪明如段无洛,应该会在明天天亮前,审出事情真相……

    朝云疏散,薄雾消退,点点金光透过格子窗,一点一点的驱散了室内的昏暗,浅青色的帐幔后,雕花的大床上,慕容雪从睡梦中苏醒,慢慢睁开了眼睛。

    正对上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瞳,瞳仁里清析的照出她的身影:“醒了,睡得好吗?”清越声音里带着淡淡的笑意。

    “还好!”昨夜的画面,像放电影一般,一幕一幕的展现在眼前,慕容雪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是欧阳少宸帮她解去了媚香……

    不经意望到了自己身上的白色里衣,她蓦然一怔:她睡着前,衣服明明都湿透了,现在怎么会穿着干爽衣服……

    她一点一点的抬头看向欧阳少宸,眼瞳里闪烁的恼怒,看得欧阳少宸无奈轻叹:“我直接用内力帮你烘干了衣服……”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