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07章 处置

    免费提供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妃,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天……天问……”慕容柔只觉轰的一声,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天问怎么会在这里?她被许文强占,失了女贞节一事,他已经全部知道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慕容柔,你太让本侯失望了!”宋天问冷冷扔下这句话,毫不留恋的转身向外走去。(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慕容柔愕然,天问这是嫌弃她了?她身为武安侯夫人,却被贼人玷污了高贵的身躯,天问自然会厌恶她,嫌弃她,如果她任由他就这么走出镇国侯府,他们之间也就走到了尽头,再也没有将来了

    “天问,别走!”慕容柔裹紧身上的薄被,三两下扑到了宋天问脚边,紧扯着他的衣袖,哭的凄凄惨惨:“天问,我是被人陷害的,真的是被人陷害的……你相信我……相信我……”

    宋天问顿下脚步,却没有看她,冷冷的道:“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你是被人陷害的?”

    “证据……证据……”慕容柔焦急的在房间里四下扫视,不经意,看到了床边的许文,眼睛猛然一亮:“许文被下了媚药,你让大夫来给他诊诊脉,肯定能诊出来……”

    “就算许文真的服了媚药,也不能证明是别人下的吧,也有可能是他自己服的啊!”慕容雪小声嘀咕着,意有所指的话,听得丫鬟,嬷嬷们全都捂嘴偷笑:

    许典史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偷情时力不从心,服点药助助兴什么的,确实很正常。kxs7.com

    慕容柔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狠狠射向慕容雪:“慕容雪,你少血口喷人,我看你是做贼心虚了!”

    慕容雪不屑的瞟她一眼:“偷情的又不是我,我心虚什么?”

    “如果你不心虚,就让我们搜搜落雪阁……”周氏接过了话,一瞬不瞬的凝望着慕容雪,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随便,你们想怎么搜,就怎么搜吧!”慕容雪非常大方的同意了,没有丝毫勉强。

    香炉里的香她已经换过了,查不出任何问题,她喂许文吃的媚药,也是从许文衣袖里顺出来的,落雪阁里没有任何乌七八糟的东西,她不介意他们搜查。

    “如果你们从落雪阁里搜出了媚药,我任你们处置,可如果你们像许典史那样,故意将媚药放到落雪阁害我,我可绝不会轻饶……”

    众人一怔,纷纷看向坐在床边的许文,只见他正半捏着一枚黑色药丸,借着衣袖的遮掩,准备放进床头桌里……

    丫鬟,嬷嬷们瞬间瞪大了眼睛:许典史和武安侯夫人还真是在偷情啊

    她们刚才不过是胡乱的猜测而已,没想到现在竟然亲眼看到了证据

    宋天问面色铁青,猛然低头看向慕容柔,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慕容柔没料到会出现这种变故,满目错愕,慌乱的解释:“天问,这是误会,误会啊……”

    “误会?”宋天问怒极反笑,狠狠推开了她:“你当我是瞎的,看不出事情真相吗?”

    慕容柔猝不及防,被推倒在地,胳膊,肩膀都被坚硬的地面蹭破了皮,火辣辣的疼,她顾不得理会,急急的解释:“天问,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

    宋天问满眼嘲讽,不为所动。

    慕容柔眸底盈满了泪水,委屈的咬了咬下唇,扑到许文身边,狠狠的捶打他:“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快解释清楚,你想找死,你去死,别连累我……”

    许文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媚药是他从回春堂拿来的,如果从他身上搜出来,岂不是坐实了他和慕容柔偷情的罪名?

    他只是一名小的没品的工部典史,得罪不起武安侯,所以,他准备悄悄将媚药放进床头桌里,让慕容雪坐实算计他们的罪名,如此一来,他就是受害者,武安侯会恨死慕容雪,绝不会再找他的麻烦。

    可他怎么都没想到,慕容雪的眼睛那么尖,他放药丸的动作做的很隐蔽,还是被她看到了,并让他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下,他就是再能言善辩,别人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了……

    靖王爷的未婚妻,果然与众不同

    许文抬头看向慕容雪,只见她微微笑着,清新自然,眼瞳却幽深到了极致,隐约中带着魔性,摄人心魄的气势让人的呼吸为之一窒……

    许文只觉轰的一声,头脑顿时一片空白……

    “身为武安侯夫人,你背夫偷汉,不守妇道,理应浸猪笼,本侯念你为武安侯府操持多年,又生养了清妍,可免你一死,给你休书一封,从此男婚女嫁再不相干!”宋天问冷冷说着,阔步走到书桌前,拿起狼毫笔,快在纸上挥洒

    天问要休了她?这怎么可以

    慕容柔大惊,急忙扑到宋天问面前,扯着他的衣袖,压低声音,急急的劝解:“天问,天问……慕容雪和我的仇恨有多深,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话,你怎么能相信……”

    宋天问动作顿了顿,继续提笔书写。

    “天问,咱们婚前就认识,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我对你的心意,你一清二楚,我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慕容柔低低的说着,眼瞳里泪光闪烁。

    宋天问停笔看向她,一字一顿的道:“武安侯夫人必须是清清白白的女,而你,已经不清白了……”不清白的女,是不配做武安侯夫人的

    慕容柔心中酸涩,晶莹的泪珠溢出眼眶,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我知道,只是,我还有些事情要做,等做完了,我会自请下堂,不会让你为难的,请你看在咱们多年夫妻的情份上,给我留最后的一份体面……”

    宋天问看着她泪水朦胧的眼睛,眼前浮现两人曾经的恩爱缠绵,重重叹息一声,撕掉了书写大半的休书:“本侯最多给你一月时间,你好自为之。”

    “多谢。”慕容柔听着他温和的话语,连连道谢,喜极而泣

    宋天问淡淡嗯了一声,起身向外走去,高大、绝决的背影,不带丝毫留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