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77章 初次交锋

    免费提供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妃,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慕容健锐利目光如利箭一般,猛的射向慕容雪:“雪儿,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祖母闹过很多矛盾,她生气,就在睡梦里咒骂我了。(Www.goalkeeping-museum.com)”慕容雪说得轻描淡写,一副无奈的模样。

    围观的行人看她的目光满是同情,同住一个屋檐下,哪能不磕磕碰碰的,有矛盾当面说清不就行了,竟然在睡梦里咒骂,这杜老夫人的心胸真是有够狭隘。

    慕容健面色阴沉的可怕,一字一顿的道:“你祖母是不是你打伤的?”

    “我说不是,二叔会相信吗?”慕容雪斜睨着慕容健,眼角眉梢尽是轻嘲:“既然不信,二叔干嘛还要多此一问,等祖母醒来,二叔亲自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慕容雪光明磊落的神情,看得慕容健眸底神色晦暗不明,袖袍一挥,他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向镇国侯府走去,风中飘来他冰冷的命令声:“你去顺天府,就说镇国侯府老夫人被恶人打成重伤,请林大人缉拿真凶……”

    慕容雪不屑嗤笑,搬出顺天府吓唬她,不知所谓,如果杜氏敢状告她,她立刻将杜氏买凶杀人一事捅出去,看看最后谁倒霉

    杜氏清晨受伤,傍晚就被周氏现,估计是死不了了,贱命可真大,祸害遗千年这句话用在她身上,最最合适……

    “妹妹!”慕容烨如梦方醒,看慕容雪的目光满是担忧与惊讶:祖母一直都看妹妹不顺眼,频频找妹妹的麻烦,妹妹不是软柿,一气之下痛打祖母,完全有可能……

    慕容雪不以为然:“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你们真的是龙凤胎?怎么长得一点儿都不像啊?”慕容霁傲气看看慕容雪,再看看慕容烨,,煞有介事的对比着,似笑非笑的神情似嘲讽,又似意有所指……

    慕容雪明媚小脸微微阴沉,她没心情理会慕容霁,可慕容霁就像牛皮膏药一样,紧粘着恶心他们,甩都甩不掉,既然如此,休怪她不客气了:“我们一个长得像爹,一个长得像娘,我们两人的相貌当然不会相像,反倒是你慕容霁,长得既不像爹,也不像娘啊……”

    慕容霁一噎,一张俊颜微微涨红,一字一顿的道:“我像我舅舅,外甥像舅,没听说过吗?”

    “是吗?可众所周知,大理寺少卿的嫡在五岁那年溺毙了,你十四岁的模样和他五岁时相似,真是让人惊叹……”慕容雪漫不经心的瞟他一眼,眼角眉梢尽是轻嘲。kxs7.com

    慕容霁怒气冲冲,语无伦次的道:“我的相貌偏向外祖父……舅舅是外祖父的儿……肯定和外祖父长得也像……所以,我也是肖似舅舅……”

    “咳咳!”柴进不自然的轻咳几声,打断了他越说越乱的话:“少爷,老夫人重伤了,您也去看看吧!”

    “好,咱们走,不理会这两个无聊的人!”慕容霁傲气的转过身,大步流星的走向镇国侯府。

    “哥,咱们也回去吧。”慕容雪目光幽幽:魑魅魍魉都进了侯府,他们这两位侯府主人自然也要回去。

    “好!”慕容烨点点头,施施然走向侯府。

    “辉伯呢?”慕容雪四下望望,不见辉伯的踪影,他是和慕容烨一起去的军营,慕容烨在这里,他也应该回来了。

    “他去帮我置办进军营所需的物品了。”慕容烨轻轻说道。

    慕容雪点点头,辉伯是从军营里出来的,最知道军营里的士兵们需要用什么……

    慢九九的走进侯府,慕容雪看到十多名家丁,抬着六七只大箱走向书房,柳眉紧紧皱了起来:“你们在干什么?”

    柴进走上前来,笑眯眯的道:“回大小姐,箱里装的都是书籍,二老爷吩咐卑职,将书放到大书房,方便小侯爷翻阅……”

    “多谢二叔好意,书房里的藏书已经够多了,我哥哥看上十年都未必看得完,这些书是二叔的私藏,肯定十分珍贵,就放到二叔自己的书房里吧。”慕容雪声音清冷。

    慕容烨进了军营,三、五年内都极少回侯府,哪还会再进书房看书,慕容健将书籍放到书房,是想借着这个借口频繁的出入这间书房,时间一长,众人都会觉得,这间书房是他的。

    悄无声息的夺走书房,潜移默化的改变他在众人心里的身份,地位,慕容健真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

    柴进不以为然:“都是侯府的书房,书籍放到哪里,还不是一样……”

    “大大的不一样!”慕容雪毫不客气的道:“这间书房是镇国侯的专用书房,只能镇国侯使用,闲杂人一律不准入内,现任镇国侯是慕容烨,这间书房只能慕容烨用,二叔虽是长辈,却不是镇国侯,他不能随意进出这间书房,他的东西,也没资格放进这里。”

    慕容雪斜睨着柴进,一字一顿:“我记得,我祖父在世时,你就进了侯府,算得上是侯府的老人了,这个规距还是我祖父亲自定下的,你不会不清楚吧?”

    柴进一张老脸微微涨红,这位大小姐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三言两语,就驳得他哑口无言了:“二老爷书房的柜都装满了书,放不下了……”

    “那就扩大书房,增添书柜,慕容家不会亏待自己的孙,但孙们也要切记,长幼有序,不要胡乱的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最后几字,慕容雪加重了语气,清冷如冰的声音听得柴进心尖一颤,额头冒出一层虚汗:“卑职谨记大小姐的教诲!”

    慕容雪淡淡嗯了一声:“把书籍都抬到二叔的书房里去吧,这里是镇国侯的书房,你们没事少在这里乱晃,如果见到二叔,我不介意你将我刚才说的话带给他!”

    柴进不自然的干笑几声,眸底满是凝重:这位大小姐,真的很不简单,二老爷想要抢夺侯位,有些麻烦

    望着柴进等人落荒而逃的身影,慕容烨看慕容雪的目光满是敬佩:“妹妹,你好厉害!”

    他看到书籍,也猜到了二叔的目的,还没想到对策呢,妹妹已经将人赶走了。

    慕容雪轻轻笑笑:“小事一桩,别夸赞了,天色已晚,你快去用膳、休息,明天一早就要去军营,千万别迟到。”

    “我知道,那我先回房了,你也早些休息!”慕容烨重重的点点头,沿着青石路,快步走向自己的小院。

    慕容雪望着玉堂院的方向,嘴角弯起一抹冷笑:杜氏得到大夫诊治,应该就快醒了吧,若自己没有猜错,她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添油加醋的向慕容健告状,痛斥自己的罪行,让慕容健为她报仇……

    呵呵,随她怎么做吧,自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