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66章 对战

    免费提供小说邪王宠妻:腹黑世妃,喜欢本书的话请按ctr1d收藏本站“你们干什么?”慕容雪蹙蹙眉,冷冷看着阿一,阿二。(www.k6uk.com)

    “荒山野岭,慕容姑娘独自一人恐有危险,王爷想请慕容姑娘一起同行!”阿一眼睑微沉,平静声音里带着无需置疑的命令口吻。

    “如果我说不呢?”慕容雪柳眉轻挑,似笑非笑:一起同行?说得好听,其实还不是变相看押她,不是拿她当人质,就是准备等秦玉烟醒了,直接找她报仇,她才不会任他们摆布。

    “那卑职们只好得罪了!”阿一手腕一翻,锋利长剑径直横向慕容雪的脖颈。

    慕容雪勾唇冷笑,素手猛然一挥,软剑轻擦着阿一、阿二的手腕划过,割出一道长长的血痕,殷红的血珠渗了出来,两人手中的长剑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手软软的,再也提不起半分力气……

    慕容雪干脆利落的收剑回鞘,在阿一、阿二震惊的目光中,傲气的越过他们,径直向前走去:威胁她,不自量力!每人断一条筋脉,让他们再也无法挥剑,看他们还怎么阻拦她

    堂堂靖王府侍卫,竟然连一名弱女都拦不住,真是一群蠢货

    夜逸尘面色阴沉,身形一动,如一片紫云,刹那间到了慕容雪面前,伸手抓向她的肩膀。kxs7.com

    慕容雪紧紧皱起眉头,夜逸尘还真是阴魂不散

    侧身避开夜逸尘的攻袭,慕容雪反手一掌,狠狠朝他打了过去

    夜逸尘嘴角弯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微微侧身,避开了她的手掌,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向自己……

    慕容雪猝不及防,皱着眉头看她离夜逸尘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撞进他怀里了,一只手掌凭空伸出,狠狠打开了夜逸尘的手。

    一条手臂揽着她的肩膀,将她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淡淡墨竹香萦绕鼻尖,让人莫名的心安!抬头,果然看到了那张画卷般俊美的容颜。

    “你怎么样?”欧阳少宸低头望着她,漆黑的眼瞳里闪着不易察觉的关切。

    慕容雪摇摇头,嘴角弯起一抹浅笑:“你来的及时,我没事!”

    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目光深若幽潭,他跳下断崖后,没有看到慕容雪的踪影,便以最快的度在附近寻找,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

    慢慢抬头看向罪魁祸,欧阳少宸深邃的眼瞳里闪着点点寒芒:“夜逸尘,我说过,不许你再对雪儿出手!”

    白玉手指张张合合,一道道凌厉劲风自宽大的袖袍中挥出,毫不留情的从四面八方攻向夜逸尘,优雅、飘逸,又不失男特有的阳刚与霸气。

    欧阳少宸这是准备教训自己?

    上次在断崖边,是他轻了敌,大了意,才会被欧阳少宸打进山涧,这次,他会小心仔细的应付,欧阳少宸休想再赢他

    夜逸尘利眸微眯,衣袖下的手指也开始张张合合,强势内力倾出,迎着欧阳少宸的内力打了过去……

    “砰砰砰!”两股强势内力在半空相撞,反弹出无形的劲风,刮的人面颊生疼

    慕容雪站在欧阳少宸,夜逸尘旁边,却看不清他们是怎么出招的,只看到欧阳少宸的雪色衣袖飘荡翻滚着,就像一朵傲然绽放的雪莲,一道道凌厉劲风自花瓣上暴射而出,狠狠攻向夜逸尘……

    夜逸尘也是目光冰冷,招招凌厉,掌中内力毫不留情的攻向欧阳少宸

    两人皆是绝世高手,武功高强,内力深厚,激烈的对决险象环生,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突然,一道焦急的禀报声传了过来:“王爷,秦公主……不好了……”

    夜逸尘闻言,手微微一颤,内力滞了滞。

    欧阳少宸的内力瞬间突破了他的防线,径直打到了他肩膀上,只听刷刷刷的几声响,他肩膀被划出三四道大口,一道道腥红血线翩然飞溅……

    夜逸尘闷哼一声,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内力微微有些散乱,瞟一眼毫无损的欧阳少宸,他目光沉了沉,慢慢收回了内力,转身走向秦玉烟:

    和欧阳少宸较量的机会有很多,但玉烟的命只有一条,玉烟出事了,他不能再继续打斗……

    欧阳少宸望着他的背影,悄然收回了内力,一袭雪色衣袖流泻而下,长身玉立,俊逸非凡

    慕容雪挑挑眉,抬头看向秦玉烟,只见她裹着夜逸尘的紫色披风缩成一团,嘴唇苍白的毫无血色,面容却浮现不正常的嫣红,眼睛紧闭着,哆哆嗦嗦的低喃:“……冷……好冷……”

    她的肌肤被树枝、石头划出了无数道伤痕,深深浅浅的伤口没有及时清理、上药,所以感染,烧了么

    夜逸尘走到秦玉烟面前,俯身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着手掌传来的不正常高温,他蹙蹙眉,俯身将她抱了起来,阔步向前走去:“出山,回京!”玉烟伤的极重,必须尽快医治。

    “是!”阿一,阿二领命,捡起掉落在地的长剑,紧跟在夜逸尘身后,快步前行。

    荀风,无痕迎面跑了过来,和夜逸尘擦肩而过,望着他怀里的秦玉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那是秦玉烟?小脸红红肿肿,头凌乱不堪,嘴角还染着未擦的血迹,如果她没有躺在夜逸尘怀里,他们肯定认不出她。

    秦玉烟是和慕容大小姐一起坠落断崖的,她那副模样,十有**是慕容大小姐的杰作

    两人看慕容雪的目光瞬间满是钦佩,敢将漠北公主重伤成这副模样的,她是世间第一人

    “世,慕容姑娘!”两人恭敬行礼。

    欧阳少宸淡淡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世,卑职们找到地阳草了,就在前面那座山峰上!”无痕笑眯眯的说着,一指正前方的高峰:落到崖底后,他们东奔西走的寻人,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找到了地阳草。

    “真的?”慕容雪抬头望去,只见山峰上隐有药草随风晃动,仔细望望,可不正是地阳草

    “走走走,咱们去采地阳草!”慕容雪清冷眼瞳里染着丝丝喜悦,拉起欧阳少宸,快朝山峰跑去。

    荀风、无痕对望一眼,慢九九的跟在了两人身后。

    夜逸尘闻言,蓦然顿下了脚步,转身看向慕容雪,眸底闪着复杂的神色:她来虞山,竟然是为了采地阳草

    地阳草是至阳之药,药效远不及火莲一事,她肯定都知道,尽管如此,她还是选择了地阳草,是想摆脱他,彻底和他划清界线吗?

    其实,他是舍不得她死的,只要她服服软,向他认个错,按他的要求嫁他为侧妃,他会给她用之不尽的火莲,让她性命无忧,可她为什么这么倔强呢?宁愿吃苦受罪,也不肯向他妥协!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