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1章 同桌用膳

    欧阳少宸接过软枕放到一边,瞟一眼她的正前方,施施然走出了内室,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慕容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自己的胸口,目光不自然的闪了闪:的确是青涩了那么一点点儿,不过,现在的她只有十四岁,年纪尚小,日后发展空间大啊!

    就像她在现代时的身材,十七八岁后,人人都羡慕的不得了!

    掀开被子下了床,慕容雪穿好里衣、长裙,在屏风后梳洗完毕,慢悠悠的走出了内室。(wWw.goalkeeping-museum.com)

    外室中央的檀木桌上摆着小菜,糕点,春卷,粥等等各种食物,香气四溢,让人垂涎欲滴。

    欧阳少宸正站在盆架前净手,清澈的温水拂过他玉色手背,纤尘不染,见慕容雪走了出来,他拿起棉帕擦干了手上水珠,淡淡道:“时候不早了,用膳吧!”

    慕容雪蹙蹙眉,先是同睡一榻,现在又同桌用膳,俨然是同居一室的小夫妻……等等,她怎么会想到这个词语:“多谢世子好意,我现在还不饿,回镇国侯府再用膳也不迟……”

    一条长臂突然伸出,如玉五指紧紧抓着肩膀,将她按到了檀木桌前:“你昨天寒毒发作,折腾了大半天,七八个时辰未进半点食物,就算不饿,也要吃点东西,不然,身体会越来越虚弱!”

    慕容雪雪眸微眯,暗暗用力想要挣脱钳制,不想,欧阳少宸的手指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只是那么轻轻按着,她却完全不能动了!所有技能都被限制住,半点发挥不出。

    慕容雪银牙暗咬,敌我力量悬殊,她不宜再做无谓的挣扎,抬头瞪向欧阳少宸!

    欧阳少宸视若无睹,见她安静下来,便松了手,优雅落坐在她身侧,帮她盛了碗紫米粥,夹了几样小菜,又夹了几块梅花糕放到了她面前的小碟子里。

    慕容雪望着香甜可口的糕点,满目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梅花糕?”

    “你猜?”欧阳少宸黑曜石般的眼瞳里染了清笑,光华璀璨,闪耀人眼。

    慕容雪瞪他一眼,不说就算了,她也没多大兴趣知道,拿起一块梅花糕塞进口中,香甜软糯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原主毒发清醒后,也不饿,但都会喝碗白粥补充体力,她也要适当吃些东西,补充营养,梅花糕是她最爱吃的,她就多吃几块。

    况且,欧阳少宸正从旁监督,如果她什么都不吃,他绝不会让她离开。

    慕容雪以最快的速度用完梅花糕,站起了身:“欧阳世子,我吃饱了,你慢用!”

    欧阳少宸目光沉了沉,放下了碗筷,拿过托盘里的湿棉帕擦了擦手,明明是普普通通的动作,在他做来,优雅的让人错不开眼!

    “我送你回镇国侯府!”清越声音传入耳中,慕容雪急忙摇头:“多谢世子好意,镇国侯府距离逍遥王府不远,就不麻烦世子了,世子还是快些去向逍遥王爷和王妃请安吧!”

    百善孝为先,欧阳少宸离家十年,刚刚回府,每天都应该向逍遥王和王妃请安,用这个理由支开他,最合适不过。

    “他们不在京城,去游历世间的名山大川了!”欧阳少宸声音淡淡,仿佛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外的大漠斜阳,他们都想亲眼见见!”

    扔下偌大的王府,两人结伴游山玩水,逍遥王和王妃真是淡泊名利的世外高人。

    难怪欧阳少宸八岁就离开王府,在外游历,原来是遗传!

    “时间尚早,我想在城内四处走走,不坐马车,就不劳世子相送了,告辞!”慕容雪笑盈盈的说着,不等欧阳少宸说话,她已转过身,快步向外走去。

    出了院落,她沿着黑石路,一路奔出了逍遥王府,又在巷子里九弯十八拐后,方才停下了脚步,回头望望空荡荡的身后,她暗暗松了口气:她的身法极快,又转了无数弯,欧阳少宸轻功再好,也未必追得上她!欧阳少宸人品不错,可他给她的感觉很危险,她不想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慕容雪缓缓走在京城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各式各样的小贩,熙熙攘攘的叫卖,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

    原主常年居于落雪阁,运动量极少,身体弱的风一吹就会倒,每每寒毒发作,都会痛得生不如死,她要多走走,将身体锻炼好,寒毒发作时,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微风轻轻吹过,扬起慕容雪如瀑的墨发,绝美容颜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耀眼,惹得旁边不少人顿足观看,纷纷感叹:眉如远山黛,肤白犹胜雪,眸如秋水,清清冷冷,真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不知是哪家的千金?

    慕容雪毫不在意众人的目光,慢悠悠的前行,清冷目光四下打量着熙熙攘攘的行人与商铺!

    “表妹!”一道喜悦的惊呼声突然传入耳中,一名身穿月白色锦缎长袍的年轻男子,三两下窜到了慕容雪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贪婪的凝望她的脸:“雪儿表妹,多日未见,别来无恙吧!”

    望着他轻浮的举止,轻挑的眉目,慕容雪紧紧皱起眉头:“你是谁?”他知道她的名字,还叫她表妹,可原主记忆里根本没有这个人。

    男子笑了笑,高昂着下巴,得意的自我介绍:“在下杜承江,雪儿表妹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吧!”

    杜承江!不就是杜氏娘家的那个嫡长孙!

    逢年过节他都会随父母来镇国侯府做客,但原主身体不好,杜氏又不喜欢她,从不叫她去玉堂院拜见客人,所以,她从未见过杜承江,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真是冤家路窄。

    杜氏不屑让她的娘家人认识自己,自己还懒得理会他们呢!

    慕容雪轻哼一声,径直向前走去,浅青色的衣袂轻轻飘飞,带起一股淡淡的女子幽香。

    杜承江深深的吸了一口,香入肺腑,眸底绽放出璀璨的色芒,见慕容雪越过他径直前行,他急忙追了上去,拦在慕容雪面前,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形,眸底色光闪闪:“雪儿表妹,别急着走啊,咱们表兄妹难得见面,多说说话嘛!”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