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29章 情敌对峙

    一道紫色身影自漆黑的夜幕里飞来,优雅的飘落在水池边,挺拔的身形,俊美的容颜,正是靖王夜逸尘,他犀利目光直视温泉池里的欧阳少宸和慕容雪,眼瞳里燃烧着熊熊怒火,恨不得将他们焚烧怠尽!

    欧阳少宸眸底闪掠一抹暗芒,抓起水中湿透的长裙,披在慕容雪身上,遮住了她裸露的肌肤,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靖王爷,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

    “不劳欧阳世子费心,本王已经找到了想找的人,马上就离开。(www.k6uk.com)”夜逸尘早见识过欧阳少宸的武功、手段,这里又是逍遥王府的别院,他不宜和欧阳少宸起冲突,也懒得和他冲突,他只准备带走他前来寻找的人:“慕容雪,过来!”

    他怕她毒发痛死,连夜给她送来火莲子,可她竟然和欧阳少宸泡在温泉里,卿卿我我的依偎在一起,真是可恶至极。

    强势的命令声直击耳膜,慕容雪紧紧皱起眉头,准备回击他几句,不想,她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气,无论她怎么努力,眼皮都沉重的睁不开,心中无奈轻叹着,放弃了反击。

    她偎在欧阳少宸怀里一动不动,连眼皮都没睁开的举动,看在夜逸尘眼里,是不屑理会他,他的眸底瞬间怒火翻涌:“慕容雪!”

    “别叫了,她的寒毒正在发作,没空理会你!”欧阳少宸冷冷回他一句。

    夜逸尘一怔,蓦然发现已经到了子时,手中的白色瓷瓶在夜色里盈着淡淡的光:这里面装着能救慕容雪性命的火莲子,他不想让她死,自然会给她火莲子,不过,在给她火莲子前,他会让她知道,这世间只有他能救她,她想活命,就必须依附于他。

    抬头看向慕容雪,却见欧阳少宸也正看着她,她刚刚恢复了些许血色的小脸突然惨白,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纤细身躯也轻轻颤抖起来。

    欧阳少宸目光微凝,她这是……寒毒又发作了,看来,他的内力结合温泉只能暂时驱除她体内寒毒,想平安熬过今晚,还需服用火莲子!

    手掌轻挥,岸边的白色锦袍瞬间飞到了他手里,他将锦袍裹在慕容雪身上,抱着她腾空而起,如一道惊鸿,轻飘飘的落到了岸上,手指轻弹,两人周身瞬间萦绕了一层白雾,白雾消退,两人身上的水迹已然全干!

    如玉手指伸进衣袖,拿出一只青色瓷瓶,拔下盖子,倒出一颗药丸,喂进了慕容雪口中。

    慕容雪全身疼痛间,感觉到又苦又涩的东西塞进了自己口中,潜意识的就要吐出。

    欧阳少宸紧紧捂住她的嘴巴,柔声道:“别吐,吃下去你就没事了。”

    “欧阳少宸,你给她吃了什么?”夜逸尘面色阴沉,厉声质问:寒毒发作时,如果胡乱吃药,她会没命的。

    “火莲子!”欧阳少宸说的云淡风轻。

    夜逸尘犀利眼眸猛的眯了起来:“你怎么会有火莲子?”火莲子只长在火云山,成熟后,大部分都收进了靖王府,少量流落在外的,是被镇国侯府收走了……

    “你能有,本世子为什么不能有?”欧阳少宸瞟他一眼,高高在上的姿态,看得夜逸尘面色阴沉:“只是一颗火莲子而已,有什么可得意的?”

    “本世子那一颗火莲子,救下了慕容雪的性命,靖王爷坐拥无数火莲子,却没救到人……”欧阳少宸清越声音里透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怀中响起均匀的呼吸声,他无心再和夜逸尘多言:“雪儿的寒毒已经被压下,本世子要带她回去休息了,告辞!”

    夜逸尘面色铁青:雪儿?叫的真亲热!

    眼看着欧阳少宸抱起慕容雪,转身欲走,欧阳少宸目光一寒,衣袖下的手指张张合合,一道道强势内力飞射而出,从四面八方攻向欧阳少宸。

    “你走可以,把慕容雪留下!”

    强势、冷漠的命令声传入耳中,欧阳少宸嘴角弯起一抹轻嘲,手指轻弹,无数内力迎着四百八方的攻击撞了过去,只听‘砰砰砰’的一阵巨响,强势内力在半空迸射开来,扬起漫天灰尘……

    烟尘散尽后,四周空荡荡的,不见了欧阳少宸和慕容雪的身影,偌大的温泉池边,只剩下夜逸尘一人。

    望着两人离开的方向,夜逸尘面色阴沉的可怕,衣袖下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只听‘咔嚓’一声响,手中的白色瓷瓶被捏的粉碎,瓷沫,莲子沫,混合着一缕鲜血自他指缝里蜿蜒流淌下来,他全然无知,冷冷凝望着正前方,眸底寒芒闪烁:欧阳少宸,本王绝不会放过你!

    夜色渐浓,欧阳少宸抱着慕容雪越过重重房屋,街道,轻飘飘的落进了逍遥王府里,雪色衣袂翩翩飘飞,虽然只是白色里衣,他依旧风华绝代。

    守在院落里的荀风急步走上前来,恭声道:“世子!”

    目光看到他怀中的人儿,微微一怔,那人盖着欧阳少宸的雪色外袍,小脸完全埋在他胸前,看不清容颜,不过,她的头发顺滑如瀑,身形纤细、柔软,玲珑有致,明显是名女子。

    世子不是一向不近女色的吗?怎么带了名女子回来了?

    欧阳少宸淡淡嗯了一声,低头望望怀中睡得无比乖巧的少女,嘴角弯起一抹优美弧度,无心理会他的疑惑不解,抱着慕容雪,脚步如风的走进了房间,弹指关上房门,隔绝了荀风紧跟的视线。

    走进内室,欧阳少宸小心翼翼的将慕容雪放在了雕花大床上,扯下她身上紧裹的长裙,长袍,拉过一侧的薄被轻轻盖在了她身上。

    慕容雪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蝶翼一般,在眼睑上投下两道浓浓的阴影,嘴唇轻抿着,温润粉嫩,安然恬静的睡颜让人不忍亵渎,一块羊脂玉从她衣服里滑了出来,落在了枕头边,玉上系着的那条红绳,正挂在她脖颈上。

    欧阳少宸坐在床边,拿起了玉佩,只见玉佩雕琢精致,色泽温润细腻,油润亮泽,入手微温,握的久了,体内的血液也会跟着循环,是一块上等的暖玉,价值连城!

    她一直贴身佩戴着这块玉佩!

    欧阳少宸眸底闪掠一抹笑意,随即又黯淡下来,小心翼翼的将玉佩塞进慕容雪内衬衣中,熨贴着她的肌肤,如玉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细腻小脸,轻轻一叹:“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可他一直记得她,一记就记了十年!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