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3章 慕容雪战靖王

    抓她?痴心妄想!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冷笑,足尖轻轻一点,窈窕身影瞬间后移了两步,急风带起的一缕青丝,轻拂过夜逸尘的指尖,堪堪避开了他的魔爪。(www.k6uk.com)

    夜逸尘望着空荡荡的手掌,眸底的神色晦暗不明:习武之后,无论是活物,还是死物,只要他想抓,就能准确无误的将他们(它们)抓在手里,可面前的慕容雪竟然逃离了他的掌控,这是怎么回事?

    “王爷,吉时快过了!”小心翼翼的提醒声自身后传来,夜逸尘疑惑的眼眸瞬间清明,俊美容颜也恢复了以往的冷酷如冰,冷冷回道:“本王知道!”

    抬头看向慕容雪,眸底闪过一抹阴沉:“慕容雪,马上随本王回靖王府,你刚才说错的话,做错的事,本王可以既往不咎!”

    话落的瞬间,两名轿夫抬着一顶小轿走了过来,淡粉淡粉的轿顶、轿帘在阳光下晕染出一层暖暖的光晕,朦朦胧胧,说不出的美感!

    慕容雪却看得满眼嘲讽:粉色小轿,纳妾专用啊!

    三天前她扔了夜逸尘的聘礼,三天后,夜逸尘就不走三书六聘,也不到县衙备案,更没有派遣迎亲的乐队,花轿,直接用这么一顶粉色轿子将她抬进靖王府做姨娘、侍妾,省了聘礼,还将她羞辱,作践的彻彻底底!

    不愧是战神王爷,时刻都不忘狠狠打击忤逆了他的人。

    她堂堂镇国侯府嫡出千金,在文武百官,京城百姓面前,坐着这顶纳妾粉轿,从侧门,甚至后门进入靖王府,会受到他们的鄙视,不屑,嘲讽,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更会被他们指指点点的抬不起头来。

    这就是夜逸尘所说的照顾?是嫌她病的不够重,死的不够快,准备帮她尽快赴黄泉吧!

    慕容雪嘴角弯起一抹弧度,极浅却极尽嘲讽:“如果我说不呢?”

    夜逸尘一直都在注视慕容雪,见她看到粉色小轿后,清冷的眼瞳里变幻万端,瞬间又归于一片平静,毫不客气的驳回了他的提议,心情没来由的一阵烦燥,脱口而出:“那就休怪本王不客气!”

    慕容雪不屑轻哼:“王爷什么时候对我客气过?”夜逸尘回京后,给她的不是羞辱就是作践,连半点尊重都没有,更别说客气了!

    “慕容雪!”夜逸尘面色阴沉,冷冽的声音里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他耐心的和她解释了那么多,她没有满心欢喜,也没有回心转意,只回了他一句无情的反驳!真是不自量力!

    她敬酒不吃吃罚酒,他自然不会再对她客气。

    夜逸尘眸底染了一层阴冷涙气,微握的手指猛然张开,混厚的内力在手掌凝聚,无形的杀伐之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让人心惊胆寒,满心畏惧。

    慕容雪雪眸微眯,原主是个娇弱千金,没有丝毫内力,她虽然有高强的格斗术,却无内力协助,绝不能和夜逸尘硬碰硬!

    急风迎面吹来,是夜逸尘对她出了手,她目光一凛,正准备躲闪,却见慕容烨扑到了夜逸尘面前,紧紧抓住了他的右手腕,高声大喊:“妹妹,快走!”

    杀招被阻,夜逸尘面色阴沉的可怕,反手一掌打到了慕容烨胸口上。

    慕容烨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想也不想的再次伸出胳膊,紧紧抱住了夜逸尘的腿!

    望着他苍白的面容,慕容雪眸底闪着复杂的神色:“哥!”慕容烨虽然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但对自己妹妹,他用了十二分的真心关怀、照顾!

    “我没事!”慕容烨仰头看着慕容雪,努力牵牵嘴角,扬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我是镇国侯,夜逸尘不敢杀我的,你快跑,找个安全的地方藏起来,躲过今天就没事了!”

    夜逸尘得胜归来,备受京城人瞩目,又大张旗鼓的准备纳她为侧妃,肯定没有隐藏自己的行踪,京城应该有不少人知道他来了慕容家的祖坟迎亲!

    如果他在这里杀了慕容烨,那他的靖王也做到头了。

    “哥哥,保重!”慕容雪郑重的叮嘱着,毫不留恋的转身向前跑去:夜逸尘来祖坟是因为她,如果她离开这里,夜逸尘也不会久留,慕容烨就会安全!

    眼看着慕容雪越跑越远,夜逸尘脚下像绑了石头,半点动弹不得,眸底浮上一抹阴冷,狠狠踹了慕容烨一脚:“滚开!”

    尖锐的疼痛透过胸口,瞬间到达四脚百骇,慕容烨痛呼一声,手臂不受控制的一松,整个人咕咕噜噜的滚到了草丛里,俊美容颜惨白惨白的,全身疼的直冒虚汗!

    夜逸尘视若无睹,阔步向慕容雪追去。

    红袖,暗香对望一眼,急步跑上前,准备阻拦!

    夜逸尘面无表情,手指微微一动,两股强势内力挥出,毫不留情的打到了红袖,暗香身上,将两人打飞出六七米远,重重的撞到树干上,又掉落在地,摔得头晕耳鸣,眼冒金星,努力好几次,都没爬起来!

    夜逸尘看都没看两人一眼,径直越过她们,向慕容雪消失的方向追去。

    慕容雪离开墓地,漫无目地的在草丛里奔跑,不知跑了多久,她面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断崖,崖壁十分陡峭,不利攀爬,崖下几十米深处是滚滚的流水,不知流向何处,对岸与断崖隔着十几米远,根本跳不过去!

    慕容雪目光凝了凝,正准备往回跑,却见夜逸尘慢悠悠的从草丛里走了出来,紫金玉冠,大红喜服都丝毫未乱,身处杂草丛,也是一派悠闲,他淡淡看着她,幽深的眼瞳里闪着别人看不懂的光芒,就像是追赶到了自己感兴趣的猎物,心情十分愉悦:“你怎么不跑了?”

    “没路了!”慕容雪没好气的回道,原主体弱多病,祭拜长辈时,也是在祖坟附近打转,根本没往远处走动过,不识路,她急急忙忙的奔跑,就跑到了这条绝路上。

    “前是断崖,后有追兵,你准备如何选择?”夜逸尘低低的询问着,一步一步逼近慕容雪。

    “两个都不选,因为我不想跳崖,更不想做妾!”慕容雪微微一笑,如百花开放。

    明媚、璀璨的笑容看到夜逸尘眼中,说不出的诡异,他心中腾的升起一股很不好的预感。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