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11章 大喜之日去上坟

    靖王府

    许天佑看着堆放在院子里的一只只华贵檀木箱,剑眉微挑:慕容雪竟然将聘礼全部退了回来,半点面子都不给靖王,真是傲气。(www.k6uk.com)

    冷锐目光扫到抬箱下人们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他不解的道:“不过是抬着聘礼到镇国侯府走了一趟,你们怎么都受了伤?”

    “回许公子,慕容大小姐恼恨王爷逼婚,命镇国侯府侍卫驱赶卑职,卑职们避闪不及,就被伤成了这样。”下人低低的说着,态度恭敬。

    许天佑锐利眼眸猛的眯了起来:“是慕容雪亲自下的命令?”

    “是的。”下人点点头,顿了顿小心翼翼的道:“王管家也被慕容雪打落了两颗牙齿。”

    “真的?”许天佑惊奇的看向王管家,只见他嘴唇紧抿着,一言不发,阴沉的面色昭示,下人所言不虚。

    王管家从小照顾靖王,深得靖王信任,靖王的幕僚、下属乃至朋友都对王管家礼遇有加,慕容雪竟然敢将他打伤,真是嚣张又愚蠢,不过:“慕容雪是出了名的性子温和,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势了?难道是欲擒故纵,想引起王爷注意?”

    “应该不是!”夜逸尘走出书房,宽松的绛紫色长袍穿在他身上,欣长优雅,紫金色的发冠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映得他容颜俊美无筹:“如果慕容雪欲擒故纵,只需做针对本王的事情即可,没必要连你弟弟的五根手指都砍掉。”

    “什么?慕容雪砍了天安的手指!”许天佑一惊,面色阴沉的可怕:“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洗尘宴散后不久,慕容雪在斗兽场与你弟弟赌了一局,你弟弟输了。”夜逸尘说的轻描淡写。

    许天佑听得咬牙切齿,在斗兽场斗动物,可赌金银珠宝,绫罗绸缎,古玩字画,慕容雪竟然赌手指,还真的将天安砍成了残废,真是欺人太甚:“王爷,温和善良应该只是慕容雪的伪装,真正的她嚣张跋扈,心狠手辣,这样的人不堪为良配。”

    “本王知道,本王也从未想过让她做正妃。”夜逸尘目光冷冽。

    许天佑闻言,眸底阴霾瞬间消了大半,王爷喜欢的是玉烟公主,他多虑了:“那三天后的婚礼怎么办?”

    “不需要大办,但一定要宣扬的人尽皆知,请朝中大臣及其家眷都来参加婚宴,再准备一顶粉色小轿,迎娶慕容雪进门……”夜逸尘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许天佑越听眼睛越亮,王府侧妃可坐四人抬的花轿入府,王爷竟然给了她一顶粉色小轿,明显是要羞辱她,践踏她,只要慕容雪坐进去,就是真真正正的妾,是靖王府里的低贱姨娘。

    慕容雪骨气高傲,不肯做侧妃,王爷就将她贬成低贱的妾,将她踩进尘埃里,让她在文武百官面前丢尽脸面,受尽世人的指指点点,看她还怎么高傲!

    慕容雪不自量力,三番四次的挑衅靖王,这已经是她最好的下场,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慕容雪低贱如泥,欲哭无泪的悲惨模样了。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

    慕容雪沐浴梳洗,用过早膳后,缓缓走出了落雪阁。

    三天来,她一直闷在主院的库房清点母亲的嫁妆,昨晚戌时方才清点完毕,加上宋清妍送来的三箱半首饰,嫁妆一件不差,她终于可以休息休息,出去透透气了。

    拉开院门,只见慕容烨正在门外来来回回的走动着,俊美稚气的脸上染着浓浓的焦急:“哥,出什么事了?”

    慕容烨顿下脚步,望着她疑惑不解的目光,重重叹了口气:“今天是夜逸尘准备纳你为侧妃的日子,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

    “我又不准备入靖王府给他做妾,有什么可着急的,难不成他还敢强娶?”慕容雪不以为然,越过慕容烨施施然向前走去。

    慕容烨紧跟在她身后,墨玉般的眼瞳里闪着少有的凝重:“夜逸尘立下赫赫战功又手握重兵,皇子们都对他礼让三分,强娶侧妃这种事情,他说不定真能做得出来。”

    慕容雪轻哼:“就算他敢强娶,也要咱们给他机会,他才能成功,如果咱们不在镇国侯府,就算他抬着花轿来了,也会无功而返。”

    慕容烨一怔,仔细凝望慕容雪,只见她穿一袭素白色的湘裙,乌黑的发仅用一只白玉簪松松挽起,耳环,玉镯都没戴,微风吹起素白的裙摆,衬得她好像乘风离去的仙子:“妹妹,你怎么这身打扮?”

    慕容雪轻轻笑笑:“我要去祖坟祭拜爹娘和祖父,自然要穿得素淡一些。”

    “啊!”慕容烨这才发现,红袖、暗香手里各提着一只篮子,里面装满了元宝、香烛等祭祀之物。

    “你要不要一起去?”慕容雪轻声询问。

    “好啊,好啊!”慕容烨重重的点头,夜逸尘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又广发请贴,邀请文武百官及家眷前往参加他的纳妾宴,就算他在镇国侯府娶不到妹妹,也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他年龄小,能力弱,对抗不了夜逸尘,但在天黑前,他会一直陪在妹妹身边,保护她。

    慕容家的祖坟在郊外,有点偏离官道,慕容雪、慕容烨在官道旁下了马车后,徒步走到了祖坟前。

    将香烛点燃,放到慕容越夫妇合葬的墓前,慕容雪开始烧纸钱:生同裘,死同穴,这对夫妻真是恩爱,但愿他们来世投个好胎,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过一世。

    慕容烨提着另一只篮子走到老镇国侯坟墓前,摆上了香烛,供品:以前,他只会在逢年过节时,才会来这里祭拜,像现在这样,闲来无事跑来这里烧纸钱,还真是第一次……

    ‘乒乒乓乓!’轻微的打斗声传入耳中,打断了慕容烨的思绪,他不解的皱起眉头,循声看去:“出什么事了?”

    为了保护妹妹,他出府时带了二十多名侍卫,下车后命他们在附近戒备,刚才明明安安静静的,怎么突然间打起来了?京城附近一直有官兵巡视,没听说有什么打劫的土匪,强盗啊。

    “没事!”伴随着冷冽的回答,一名年轻男子阔步从树林里走了过来,他穿着大红色喜服,身姿挺拔如松,俊美的容颜冷酷如冰,犀利的眼瞳幽若星辰,赫然是靖王夜逸尘!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