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5章 恶整纨绔(2)

    笼子里趴着一只小狗,脏兮兮的毛拧成一缕缕,看不出是白色还是灰色,小脑袋枕着前爪,闭目养神,体积比旁边的狗小了一半,两只耳朵也耷拉着,显得无精打采。(www.goalkeeping-museum.com)

    慕容雪目光微闪,手指着小狗道:“就它了!”

    慕容烨满怀希冀的心瞬间沉到谷底,他就知道,他家妹妹是个心地善良,怜悯弱小的好姑娘,可是:“这里是斗兽场,你挑这么一只病得快死的狗来决斗,肯定会输的,再重选一只吧!”

    “不必重选了,这只狗就很不错。”慕容雪轻轻说着,亲自打开了铁笼。

    小狗听到声响,慢慢睁开了眼睛,望着慕容雪温暖的笑容,它乌黑眼珠绽放出一丝极亮的光芒,慢腾腾的站起身,出了铁笼,优哉优哉的走向斗场,瘦弱的小身躯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慕容烨无语望天,这叫不错?进了斗场,根本用不着决斗,那凶神恶煞狗不怒自威的气势都能把它吓死,这么差劲的狗,绝对是斗兽场抓来充数的,有眼睛的人都不会选它!

    许天安斜倚着栅栏,看自己的‘黄将军’大摇大摆的进了场,傲气的走到小狗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它,庞大身躯投射的影子将小狗紧紧笼罩,就像是严厉的长辈高傲的俯视不听话的小孩。

    心中不屑嗤笑,一般人斗狗,就算再不识货,也会选高大威猛的狗,慕容雪竟然买了这么一只瘦弱小狗上场,真是蠢的不可救药,最多几个回合,这狗就会被他的‘黄将军’撕的稀巴烂,到时,他会狠狠的‘教训教训’慕容雪,看她还敢不敢在他面前嚣张。

    ‘当’决斗的铃声响起,‘黄将军’周身的气势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对天狂吼一声,恶狠狠的扑向小狗!

    反观那小狗,静静的站着,乌黑眼珠看着越来越近的‘黄将军’,一动也不动,不知是没反应过来,还是被吓傻了,这么鲜明的对比,想也知道小狗会落得非常凄惨的下场,慕容烨有些不忍的闭上了眼睛。

    ‘卡’沉闷的声响传入耳中,狂怒的狗叫声戛然而止,慕容烨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这才一招,小狗就被咬死了,真是太没用了。

    他早说过不能买那只病狗的,妹妹还不信,现在好了,狗死了,妹妹输的凄凄惨惨,他的一根手指也马上就要被砍……

    “这怎么可能?死的怎么是‘黄将军’?”许天安难以置信的惊叫声传入耳中,慕容烨一怔,什么?‘黄将军’死了?

    抬头望向斗场,只见高大威猛的‘黄将军’倒在地上,喉咙被咬断,汩汩向外流着鲜血,它凶狠的眼瞳黯淡无光,胸腹也没了起伏,明显已经死亡。

    瘦弱小狗站在它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它,挺直的脊背,冷锐的目光宛若高傲的帝王。

    慕容烨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真的是‘黄将军’死了,这么瘦瘦小小的狗,只用一招就咬死了强壮凶悍的‘黄将军’,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许天安,你输了!请奉上赌注吧!”慕容雪淡淡说着,声音平静无波。

    一名斗兽场下人端着早就准备好的托盘,快步走到了许天安面前,托盘里的红绒上放着一把没套鞘的匕首,锋利的刃在阳光下折射出冰冷寒芒,刺得许天安眼睛生疼。

    他输了,他要被砍掉手指了,这怎么可以?他是高高在上,受尽宠爱的尚书府嫡幼子,怎么能成为缺根手指的残废!

    目光一寒,许天安急步走到买来的铁笼前,扯开铁笼,一条条大狗窜了出来,恶狠狠的扑向斗场里的小狗。

    “咬死它,咬死它!”许天安看着混乱的斗场,疯狂大叫着,双目赤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他的狗咬死了慕容雪的狗,就是他赢了,就不必砍手指了。

    “许天安,你干什么?输了不认账,想耍赖吗?”慕容烨怒气冲冲,正准备让斗兽场的人将狗赶开,却见瘦弱小狗一跃而起,灰色身影宛若流光般在狗群里来回窜动,只听‘卡卡卡’的四声闷响,凶神恶煞的大狗们全被咬断了脖颈,狼狈的栽倒在地,双目圆睁,了无生气。

    瘦弱小狗则是毫发无损,昂首挺胸,傲立于斗场最中央。

    慕容烨看得目瞪口呆,以一敌四,还赢得这么漂亮,这只小狗实在是太强悍了,看来,长相凶悍的狗,对敌时未必强悍,外表病弱的狗,遇敌时也未必再弱不禁风。

    许天安挑了那么多狗,都折在了这只小狗手里,输的彻彻底底,完全没理由不交赌注,自己以往受了他那么多嘲讽,今天终于扳回一局,可以扬眉吐气了,哈哈哈,在斗兽场里切他一根手指,看他还怎么嚣张!

    幸灾乐祸的看向许天安,只见他正望着鲜血满地的斗场,满眼惊慌,他买的狗全死了,他输给慕容雪了,他要被砍手指……这怎么行?他绝不能变残废!

    目光一凛,许天安抓起托盘里的匕首,恶狠狠的冲向慕容雪:她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下嚣张的逼迫他,真是不识抬举,她想要手指是吗?自己就把她的手指砍下来送给她。

    “许天安,你卑鄙无耻!”

    慕容烨面色大变,厉声怒喝着,正准备上前抢夺匕首,却见慕容雪轻轻侧身,避开了狠毒一击,手腕一翻,许天安手里的匕首瞬间到了她手上,素手轻扬,锋利匕首刃划过他的左手,将他五根手指齐根砍断,猩红血线飞溅,翩然泼洒在土黄色的地面上,鲜红刺目。

    许天安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啊!”

    “少爷!”站在不远处的小厮惊呼一声,急步跑到许天安面前,撕下自己的一片衣摆,抓着他的伤手,快速包扎。

    许天安摇摇晃晃的站着,面色惨白的毫无血色,看着慕容雪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咱们的赌注是一根手指,你凭什么砍了我五根?”他的左手完全废掉了,从今以后,他就是个真真正正的废人。

    “当初说的是赌一局,一根手指,你放了五条狗,就是赌了五局,五局皆输,自然要砍五根手指。”慕容雪慢悠悠的说着,将染血匕首扔回了托盘上。

    她本来打算只砍许天安一根手指的,可许天安竟然卑鄙无耻的想砍伤她,那就休怪她手下不留情了。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