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4章 恶整纨绔(1)

    “镇国侯府和这里隔着好几条街,等你们拿来银子,天都黑了,还怎么斗狗。(看啦又看)”许天安漫不经心的说着,一派懒散。

    慕容烨面色阴沉:“小爷的银子已经用完,斗兽场的狗和赌注又不许赊欠,不回府拿银子,怎么和你比试?”

    “你可以用你身后的美人儿做抵押嘛!”许天安看着慕容烨的斜后方,笑的不怀好意。

    美人儿?什么美人儿?

    慕容烨不明所以,满头雾水的转身望去,只见慕容雪正站在两米外,淡淡看着他,心中蓦然一惊:“妹妹,你怎么在这里?”

    妹妹!许天安一怔,刚才双喜恭恭敬敬的跟在她身后,他还以为她是慕容烨的知心小情人,没想到她竟是慕容烨的妹妹,那个和靖王夜逸尘定有婚约的慕容雪。

    传言她身患重病,身体赢弱,久居后院养病,极少露面,没想到竟是个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

    “路过,见你在这里,就进来看看。”

    慕容雪清冷声音透过耳膜直击心脏,许天安一阵心神荡漾,哥哥许天佑时常跟在靖王身边,据他透露,靖王并不喜欢这位未婚妻,甚至有将她贬为低贱妾室的打算,如果自己羞辱了她,岂不是刚好给了靖王贬她为妾的理由!到时,靖王一高兴,说不定会给自己极好的奖励!

    自己既得美人,又得靖王赞誉,绝对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许天安的眼睛闪闪发光,邪恶的上下打量慕容雪,她娇娇美美的,身躯肯定又香又软,真想抱在怀里,狠狠蹂躏:“慕容烨,别诉兄妹情了,你快点给句准话,到底要不要拿她做抵押……”

    “许天安,你嘴巴放干净点,这是小爷的亲妹妹,不是物件,怎么能做抵押?”慕容烨厉声打断了他的话,面色黑的快要滴出墨汁来。

    许天安不以为然:“什么亲妹妹不亲妹妹的,不就是一丫头片子,赔钱货,有什么可宝贝的?如果我是你,立刻将她押在这里换几千两银子,挑只好狗,赢回面子,等下人拿回银子,再将她赎回来不就行了……”

    “我没你那么没人性,为了斗只狗,牺牲自己亲妹妹的名声。”慕容烨满面怒容,堂堂镇国侯府大小姐,像物件一样被抵押在斗兽场,众人的冷嘲热讽能把她淹没了,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嘲笑的抬不起头来。

    “少说的这么冠冕堂皇,我看你是怕输吧!”许天安靠着栅栏斜睨慕容烨,眼瞳里尽是傲然:“你怕自己眼光太差,挑一百只狗也没能赢我一回,到时,真是赔了妹妹又丢面子……”

    “许天安,你闭嘴!”慕容烨被奚落,胸口满是怒气,怒喝着准备扑过去和许天安厮打。

    慕容雪伸手拉住了他,上前几步,冷冷直视许天安:“我哥哥今天运气差些,你就不要再对他用激将法了,你想斗狗,我奉陪。”

    慕容烨虽纨绔不化,却很维护她,她自然不会坐视慕容烨被人嘲讽。

    许天安惊奇的瞪大了眼睛:“你跟我斗狗?”慕容雪是养在深闺的娇弱千金,估计连斗鸡,斗蟋蟀都没见过,现在竟然要和他斗狗,他是不是幻听了?

    “不可以吗?”慕容雪声音清冷。

    “可以!”许天安看着她坚定的目光,确认她不是说笑,而是真的想和他斗狗,坏坏的弯弯嘴角,只要她不怕被那飞溅的鲜血吓晕,他是无所谓:“你交五百两银子去选狗吧……赌注是多少?”

    “这一局不赌银子,赌手指!”慕容雪清冷声音传入耳中,许天安拿银票的动作一顿,惊讶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输掉的一方,要切掉一根手指?”

    “没错!”慕容雪点点头:“你敢不敢赌?”

    “当然敢!”许天安傲气的昂昂头,放肆的打量着慕容雪,那色眯眯的眼瞳里闪着毫不掩饰的猥琐与邪恶:“我最懂怜香惜玉了,就算你输了,我也不会断你手指,只要你好好伺候我一晚,咱们之间的账就……”

    “啪!”一记耳光狠狠甩到了许天安脸上,将他的话打断,将他的头打偏,半边侧脸瞬间浮现一座鲜红的五指山,火辣辣的疼。

    “慕容雪,你居然敢打我!”许天安怒气冲天,吐掉嘴角的血沫,凶神恶煞的扑向慕容雪。

    教训她?不自量力!

    慕容雪冷冷一笑,抬脚踹向许天安。

    许天安猝不及防,被踹中肚子,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疼的呲牙咧嘴,眉头皱成一团,恨恨的瞪着慕容雪。

    “斗狗的赌注,你同意就点头,不同意就摇头,唧唧歪歪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慕容雪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眉目里尽是鄙视与不屑。

    许天安气噎,没见过世面的臭丫头,竟然敢打他,踹他,嘲讽他,让他丢尽脸面,不知死活,既然她想找死,他就成全她!

    恨恨的想着,许天安站起身,急步走到铁笼前,手指着里面的狗道:“我要这只,这只……还有这只狗,都给我抬过来……”

    慕容烨看着慕容雪,神色复杂,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妹妹是个温柔美丽的闺阁千金,听到她要斗狗,他震惊万分,回过神时,她已和许天安谈完所有条件,斗狗已成定局,他无法再阻止,心中哀叹:

    妹妹冲动的定下赌局,是他这做哥哥的没照顾好,如果妹妹输了,他就替妹妹还根手指吧,十根手指他用了十四年,砍哪根他都有点舍不得……

    目光看到许天安一口气买了四五只狗,他怒声高喊:“许天安,你和我妹妹只赌一局,挑一只狗就行了,你挑这么多只干什么?”

    许天安瞟他一眼:“我乐意,你管得着?”

    慕容烨面色阴沉:“你把凶悍的厉害狗都挑走,留给我妹妹一群没用的病狗,分明是想让她输……”

    “是又如何?”许天安下巴高抬,毫不犹豫的承认了:“有本事她从病狗中挑只将军狗出来,把我的狗咬的落花流水啊!”

    “你……”慕容烨瞪许天安的目光愤怒的快要喷出火来:“卑鄙无耻的小人!”

    许天安冷哼一声,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不耐烦的催促:“时候不早了,你们到底要不要斗狗,不斗的话,小爷就回府了。”

    不过是卑鄙,龌龊又不入流的小手段,她懒得理会。

    慕容雪冷冷笑笑,缓缓走上前,清冷目光轻扫过一只只铁笼,停在了最边角的一只铁笼上。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