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3章 贬妻为妾(3)

    皇帝眸底浮上一抹意味深长,犀利目光轻扫过夜逸尘,落到了慕容雪身上:“你和靖王的婚约是两家长辈定下的,不是朕赐婚,朕下旨解除婚约,于理有些不和,你们还是让两家长辈出面退婚吧。(看啦又看小说)”

    皇帝不想插手臣子的家事!

    慕容雪雪眸微眯,她有办法说服镇国侯府的长辈同意退婚,可夜逸尘的直系长辈们都远在千里之外的封地,诺大的靖王府只有夜逸尘一名主子,如果他隐瞒此事,不请长辈前来京城,她这亲事要到哪年哪月才退得掉……

    仿佛看出了她的顾虑,皇帝淡淡道:“朕立刻命人传书给老靖王,请他火速进京!”

    “多谢皇上!”慕容雪微悬的心瞬间放了下来,皇帝亲召老靖王回京,夜逸尘再胆大包天,也不敢做手脚,她只需在京城安心等待,老靖王一到,就可以商议退婚了。

    看着她上扬的嘴角,以及眉宇间难掩的淡淡喜色,夜逸尘眸底浮上一抹阴霾,和他退婚,她就这么高兴!

    “散宴!”皇帝锐利目光轻扫过神色各异的文武百官,起身走下了黄金龙椅。

    “恭送皇上!”百官跪地恭送!

    目送皇帝明黄色的身影消失在大殿外,慕容雪站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下施施然向外走去,看都没看夜逸尘一眼。

    望着她绝决的纤细身影,夜逸尘锐利眼瞳微微眯了起来,三年不见,慕容雪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身体虚弱,笑容羞涩,小心翼翼的讨好着他的慕容雪了……

    “王爷,您和慕容雪的婚事绝不能退!”谋士许天佑急步来到夜逸尘身侧,低低的提醒着,眼瞳里闪着只有他们才懂的凝重之色。

    “本王知道!”夜逸尘收回目光,墨色眼瞳深不见底:“你去靖王府,吩咐王管家,让他代本王到镇国侯府下聘,本王要在三日后,迎娶慕容雪为侧妃!”

    “是!”许天佑点点头,阔步走出了大殿!

    夜逸尘再次看向慕容雪消失的方向,目光幽深,他是手握兵权的靖王,而慕容雪身患重病,又没有什么高绝的才华,让她为靖王侧妃,已是抬举她,正妃之位,他已许给玉烟,慕容雪休想染指半分!

    慕容雪不知夜逸尘心中所想,出宫后便在丫鬟的接引下,坐上了回镇国侯府的马车。

    马车是沉香木打造,车厢里衣柜,玉桌,茶水,棋盘,书架等等一应俱全,就像小型的起居室,桌上器物十分精致,每一样皆是价值不菲的上品,角落里的紫金炉里燃着名贵的兰香,低调的奢华看的慕容雪沉下了眼睑。

    她记得,她应闺蜜宁卿卿之邀前往夏威夷游玩,不想,专机行至半路遇到了超强风暴,经验丰富的机长拼尽全力也没能避开风暴,新型飞机被风暴绞的粉碎,至于她那血肉之躯,肯定是被毁的连渣都不剩了。

    黑暗袭来的瞬间,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再睁眼,她竟然重生了,还重生在这么一个古色古香的世界里,真是不可思议……

    “咦,那名小厮可是双喜?”少女不确定的嘀咕声传入耳中,慕容雪抬眸一望,只见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一座宅院的大门里,年轻的脸庞愁云遍布,确是双喜无疑。

    慕容雪目光闪了闪,轻声道:“停车!”待马车停稳后,她扶着丫鬟红袖的手下了马车,缓缓走向那名少年。

    察觉到有人靠近,少年急忙转身,正对上慕容雪明媚的容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磕磕巴巴道:“大……大小姐!”她怎么会来这里?

    慕容雪淡淡嗯了一声,问道:“大少爷在里面?”双喜是她双胞胎哥哥慕容烨的贴身小厮,双喜在这里,慕容烨肯定也在。

    “呵呵……”双喜不自然的干笑两声,目光闪烁:“那个……那个……”

    见他吱唔半天说不出所以然,慕容雪挑挑眉,径直越过他,走进了大院:在原主的记忆里,慕容烨是个惯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经常玩的忘记时间,夜不归宿是家常便饭,一个月里有二十多天住在外面,难得今天遇到了他,自然要去见一见。

    踏进大门,慕容雪看到演武场那么大的一片空地,边上摆着数十只铁笼子,里面关着黑色,白色,灰色的狗,最中间用漆了红漆的栅栏围出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圆形空地,一黑一灰两只大狗正在里面恶斗。

    它们身上横一道,竖一道的皮肉外翻,鲜红的血打湿皮毛,洒得东一片,西一片,矫健的身躯血迹斑斑,可它们就像毫无知觉一样,紧紧纠缠在一起疯狂厮咬。

    一名青衣少年站在栅栏外,紧盯着恶斗的两狗,兴奋的大叫:“咬啊,咬啊,使劲咬啊……黑将军,咬死它,咬死它……”

    “咔!”黑狗似是听懂了他的话,凶狠的咬到了灰狗脖子上,将灰狗咬断了气。

    青衣少年看着灰狗残破的尸体放声大笑:“慕容烨你又输了,哈哈哈……斗狗斗了大半天,你是买一只,死一只,你那挑东西的眼光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慕容烨俊颜微黑,不服气的道:“不就是连赢了几场,有什么可得意的,小爷马上买一只厉害狗,杀得你片甲不留。”

    “这话你已经说了几十遍,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也没见你赢过一次。”青衣少年撇撇嘴,手指上下翻飞,欢快的数着赢来的银票。

    慕容烨被戳中痛脚,面色涨红,恶狠狠的道:“以前是小爷大意了才会屡战屡败,这次小心仔细些,肯定能赢你,双喜,拿银子来,小爷要挑狗。”

    双喜捏捏瘪瘪的荷包,苦着脸走上前:“少爷,咱们没银子了。”

    慕容烨眉头一皱:“小爷不是让你带了五、六千两银子吗?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

    双喜苦笑:“少爷,您买了四只狗,每只五百两,再加上每次一千两的赌注……”

    “行了行了,别细禀了,快回府拿银子!”慕容烨不耐烦的打断了双喜的话,许天安敢嘲笑自己没眼光,自己就砸银子多买强悍狗,让他输的身无分文,看他还怎么嚣张。

    ...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