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说网(www.goalkeeping-museum.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六十九章灵阜陷阱

    齿风吓得大气都不敢喘,眼睛直勾勾的。(m.goalkeeping-museum.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吃了?他把毒吃了!天哪!这怎么可能?

    白涓脸上有了红晕,昏沉沉的倒在温暖的怀里睡着了。

    齿风抱着昏睡的美人,手微微的抖着,单膝下拜。“多谢灵祖,大恩永世不忘”。

    莫邪眼里凝着忧伤,他的心哪!早就碎成了七八片。承影、钝钧一连串的打击,彻底对从前的感情失去信心。淡淡的笑笑。“好好的照顾她”。

    齿魔尊老远远的看着,它的心比莫邪更碎,完全吓破了胆。它奉族主之命,带回齿风少主,灭杀灵女。遇到这么个奇葩,竟然把毒解了,不是解,是吃了。

    伸着脖子看了半天,吓得一步步的退去,转身逃向远域。

    莫邪扫眼空域。冷笑了两声,胆了不小,还敢逃。

    “再会,我去解开尊祖的毒”。

    齿风不敢犹豫,它必须带着白涓离开是非之地。不能再耽误下去,族内定有其它尊祖来截杀。谢过后,抱着白涓飞上灵兽,急速逃遁。

    莫邪怎能放走齿魔尊老,拿出“幽冥神镜”追踪而去。

    遁出十几万里后,莫邪停了下来。侧头看向山谷间细小的亮线。

    身影一闪,莫邪站在水溪边。“尊友,逃的不慢呀”!

    齿魔尊老靠着水边的石头,半个身浸在水里,半眯着眼睛,牙齿不停的打着寒战,许久才说道:“你想怎样”?

    莫邪对这个老家伙有几分敬佩,中了毒,还能逃这么远。“我们作笔交易”。

    齿魔尊老抬起头。“什么交易?说”。

    “爽快!只要尊友告诉我异族灭杀了几座灵阜,毒必解”。

    齿魔尊老诧异的看着莫邪,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不错,异族是灭杀了不少的灵阜,难道他想去救?沉思会儿,从虫袋中拿出晶轴。“不多,有五处”。

    莫邪接过晶轴,慢慢的拉开。五个灵阜闪在域内,有两个灵阜去过了。这三个?心里阵阵荒跳。异族即然找到了剑灵宫分舵,十有已经知道灵阜与剑灵宫的关系。

    莫邪收了晶轴,捻出一缕黑丝。“灵尊,毒已经解了大半,余下的看你了”。

    说完,莫邪拿着晶轴遁向远空。

    齿魔尊老坐起身,抖落凝重的水汽。“灵友,满意了吧”!

    蒙面灵士走出石壁,慢慢的来到溪水边。“尊祖这是你要的东西”。

    齿魔尊老看到晶珠,激动的手都哆嗦了。“多谢灵友”。

    “哈哈哈!谢什么,我们各得所需”。蒙面灵士哈哈的大笑。“小子,这次你死定了”。

    莫邪站在雾海中,收了“幽冥神镜”,眉头紧紧的锁着。这就是冰石阜?为何这么热闹?

    “灵祖,要进灵阜吗”?数位灵者遁到近前。

    莫邪点点头,上下打量着灵士。“几位从何处来”?

    “无量城弟子”。

    “望天城”。

    “哦!听说望天城内讧了,灵祖可有此事”?灵士惊愕的问道。

    莫邪一愣,这事没听说过。苦笑道:“我已经出来千余载,不知道此事”。

    灵士眼神微变,嘴角挑了挑。二话不说,带着众人遁向灵阜。

    莫邪心里怪异,没说错话,灵士怎么吓跑了。

    来到灵阜前,突然发现灵者少了,看到他如同见到鬼一般躲进了阜门里。

    莫邪心里诧异,一位老灵士走出阜门。“灵友可是莫邪”?

    莫邪吓了一跳,这个老灵士不认识,他怎么能认识我。“正是在下,灵友是”?

    老灵士退了步,脸色黑了下来。“你这个叛逆,敢来害我冰石阜”。

    老灵士的喊呵声就是号令,呼啦!阜门中遁出数十位宗级灵者,抡起战尊向莫邪砸去。

    好在莫邪早有防备,不敢硬接,转身就逃。身后术法气浪轰到一起,将逃遁的莫邪震了个跟头。

    莫邪那还顾得狡辩,起身再逃。身后响起叫骂声。“别让他跑了”。

    别看后面叫的欢,却没人敢追上前。莫邪逃出万里,汗淋淋的停了下来。看眼身后,喘着粗气坐在山崖边上,眺望着灵阜方向。

    “有人害我?能是谁”?愣了半天,莫邪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灵者们听到莫邪这个名字就打杀过来。

    “不行,一定查个水落石出”。莫邪拿出“幽冥神镜”,窥视着冰石阜方向。

    等了一日,莫邪眼睛都瞪直了,灵阜没有灵者出来,进去的灵者道不少。“奇了”?

    这时,一队灵者从远域遁来,眼看从山峰上遁过去。一道爪影腾空而起,瞬间锁住灵士后胫。

    众灵者惊停在空中,瞬间列出大阵。“何人,敢欺我欲心宫”。

    话没说完,目光落到山峰上的灵士。“啊”!惊呼一声,四处逃散而去。

    莫邪愣了,怎么回事?这些灵者见到他阵法都不要了,逃了。我有这么可怕吗?

    低头看着脚下的灵士。“怎么回事”?

    灵士瞪着恐惧的眼神,直直的与莫邪对视着,任凭怎么问都不出声。莫邪伸手摸了去,立即缩了回来。我晕!灵士睁着眼睛吓晕了。

    莫邪看着昏死的灵士,哭笑不得。他有这么可怕吗?到底怎么回事?

    啪啪啪!连抡三个嘴巴子。打得灵士鼻口喷血,不得不睁开眼睛。

    “说,为什么这些灵者见我就逃”。莫邪温柔的问道。

    灵士看到灵祖的大手,吓得脸都黑了,翻了几下白眼,还好没有晕过去。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大家跑,我也跑”。

    莫邪对这话十分不满意。“想死是吧”!

    嗵!灵士跪在地上。“灵祖,我我”。

    “不要怕,说了,我就放你”。

    灵士哭丧着脸,眼神慌乱。“灵祖,他们说你是杀人狂魔,灵阜终结者”。

    莫邪直了眼,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说过。“说明白些”。

    “他们说你专灭灵族灵阜,哲罗阜和灵隐阜都被你灭杀了,因此请我们来助阵”。

    莫邪听得糊涂,怎么?他成了灭灵阜的凶手。“谁说的”?

    灵士摇着头,吓得面如土色。“我我也不知道,都这么说”。

    好阴险!莫邪心里后怕,如果刚才反应再慢点,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莫邪见问不出什么,只好作罢。“你,走吧”!

    灵士愣愣的跪着,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可是杀人魔王,怎么可能放他哪!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莫邪大声吼道。

    灵士起身就逃,连跌了数个跟头,才逃没了影。

    这事情越来越怪了,谁把屎盆子扣在我头上。莫邪凝出化身,气呼呼的拿出移容术,抹在化身的脸上,耳语几句后,化身向灵阜遁去。

    来到灵阜边,数十位宗祖依旧站在阜门外,阴沉着脸凝视着每一位进入灵阜的灵者。

    莫邪来到阜门前,望天城的腰牌没敢拿,取出剑灵宫令牌晃了下。

    守门宗祖看到令牌,脸色大变。急步走到莫邪身前。“灵友,请跟我来”。

    莫邪嗯了声,跟着宗级灵士进了灵阜。

    “师弟是回宫,还是出宫办事”。灵士边走边问道。

    “回宫,数千年没回去了,突然接到长老令,所以急匆匆的回来”。

    “嗯!如今异族和灵地联合剿灭我宫,所以宫主收拢弟子”。

    莫邪心头暗喜,看来这里就是剑灵宫分舵,没有错。

    “怎么会有这么多灵地弟子”?

    灵士被莫邪突然一问,愣了下。“没有,都是本宫弟子”。

    莫邪眼神微变,看着灵士的侧影,又警觉起来。“路上听说有分舵被灭了”。

    “嗯!所以本阜早就有所准备”。灵士连说连带着莫邪来到客栈前。“宫内弟子都此休息”。

    莫邪谢了声,走入客栈。呼!一股子血气扑面而来。莫邪暗叫不好,战盾凝在身后。

    轰!一声爆响,莫邪冲了个趔趄,一头栽在石地上。灵士狞笑的走上前,踢了两脚。“尊老又抓个活的”。

    域空微动,广济灵尊走出空域。看眼地上灵士。“干的不错,去领赏吧”!

    灵士磕了头,接过令牌,美滋滋的出了客栈。

    广济抓起地上的莫邪。“没用的东西,还敢来灵阜”。

    进了内栈,广济提着莫邪来到院门前,抬脚将其踹入院内。

    莫邪趴在草丛中,意念窥视着院子内的景物。几位灵者跑了过来,在草丛中找了会儿,才找到装死的莫邪。

    “师兄,没事吧”!

    莫邪抬起头,苦笑两声。“离死差不多了”。

    师弟们见他没有事,叹了口气。“走吧!有尊级师兄在林中”。

    莫邪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师弟,冰石阜暴露了”?

    “嗯!如今阜内的都是灵地弟子,你和我都太笨了,明知道折罗、灵隐分舵被灭,还回这里”。师弟苦着脸,不停的叹息着。

    “是够笨的了”。

    进了林中,有数千位弟子聚在这里,中心坐着一位尊级灵女,面色苍白,一看就受了不轻的伤。

    “族源令牌”。两位宗级弟子挡住了他。

    莫邪拿出令牌交到师兄手里。宗级灵士锁起眉头,上下打量过莫邪。“你不是剑灵宫弟子出去吧”!

    莫邪这才想起自己是从天牢出来的,怎么就忘记这事,把自己当成剑灵宫弟子,这脑袋想什么哪?这里没我事。

最新开户送体验金大全